佩兰

当归路何远,内关到涌泉
博文
(散文)及锋而试,看小女手段如何作者刘秀平父亲去世后,哥哥托人捎来一个小包,说是父亲留给我的遗物。打开一看,几本发黄的线装书,一把缺了几个齿的理发推子,和一柄生了锈的剃头刀。小时候,为了讨父亲的喜悦,我就去读他那些发了黄又有严重霉味的线装书。可除了《百家姓》和《三字经》外,其他的书像《道德经》、《四书五经》等各种的“经”书则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云中谁寄锦书来(一)陌生人(微小说)大姐,见字如面。我今天终于下决心抜电、断网、藏起手机,安静地坐下来给您手写一封信。记得在微信中已经答应过你多次,要写一封信介绍一下我在抗疫期间躲在家里是怎样渡过的。好,就从昨天说起吧。早上五点半,狗准时叨着狗绳扔在床上把我砸醒,我就立即飞身下床去遛狗。否则,它就会在地毯上不停地吐口水。平时,在小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小镇的黄昏被晚霞染成桔红,微风怀抱着栀子花的香味,悄悄地撒满了门前的小径。梅正踩着芬芳的节奏散步,不料却被一只呼啸着的野猫截住。这个小区的野猫有热心人士定时送饭,所以,它们一般不在光天化日之下胡作非为,只是在夜深人静时才开猫咪舞会。梅小时候看过一个关于猫的动画片:在梦幻迷人的夜色中,消遥自在的野猫们狂欢时,总是唱着同一首摇滚歌谣:&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3-07 04:50:50)
抬望眼:毒“冠”横行,战“疫”正酣。叹无能为力,献“闪小说”一篇。600字,献武汉,祝平安! .......................... 妈妈别哭(闪小说)

情人节的傍晚,中雨,微风。
一个黑人男孩子怀抱着一盆兰花疾行。
芳见男孩头戴高中棒球队的帽子,便追上去让他上车。
他不肯。但当他看到车上掛着个听诊器时,就上来。
男孩谢过芳,并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少年小红与三十六计 小红是我大姐家的老大,她有了弟弟以后就常住我家。那时候,小伙伴住姥姥家是常态,不住才奇怪。 小红虽然比我的小狗还大一岁,但我爱小红更多一些。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她四岁。 每天早晨我上学的时候,最大的难处是小红哭小狗闹,因为她们都想跟着我去学校。 那时,她们逼得我几乎每天早上都要复习一遍《三十六计》和《孙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早安,芝加哥! 在美国,车辆几乎和人口一样多,所以车祸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 每当说起这事儿,许多人都会抢着说:有一次,我差一点就.... 可是,那一次,我却一点不差地把车开进了芝加哥冰凉的湖水里,成功地登上了ChicagoTribune和ChicagoSun-Times报纸的头条。 那是十年前一个标准的芝加哥冬天,天气稍暖骤寒,把头一天溶花的雪水趁天高夜黑悄悄地凝成了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12-23 17:57:56)

才女三妺 才女是天生的不是培养的,这是从我三妹身上得出的结论。 三妹尚在吃奶的年纪就懵懵地做了小姐姐。她虽年幼,但仍然知道不能与刚出生的小妹妹抢奶喝,因为母亲体弱,奶水不足。三妹眼泪汪汪地望着小妹妹在母亲怀里吃奶,不哭也不闹,乖得让人心疼,所以,家里特意养了一只山羊以保证她有奶喝。当然,味道不好,她不想喝。 有一天,二姐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从青藏高原赶来的母亲河,一手牵着水,一手拎着土,欢快地奔腾着。在路过山东境内时,她突然转身九十度,与水泊梁山对望了一眼,便昂首向东,绝然奔向渤海的怀抱。 黄河母亲的这温情一瞥,便在鲁西南地区画出一个雅致的小湾,成就了一群依山傍水的村庄。我的家乡就是其中最美的那个。 我的故乡“子路村”,又名“读书村”,依山坐落在黄河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当归路何远,內关到涌泉 我一出生就注定与中药脱不了干系,因为我乳名小草,大号远志,是父亲从上搬下来给母亲安神补心用的。所以我认字的时候是从桑叶菊花女贞子,合谷內关足三里开始的。 小时候,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身体不太好,又要照顾我们兄妹六人,每晚做鞋缝衣服到很晚,所以经常会生病。那时的我,虽然上有四个姐姐和哥哥,但并不因年幼而无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聪明老爹二三事(短篇小说) 在我们山东鲁西南老家,孩子们必须称父親为爹。这称呼既严肃,又拗口,出口时多伴有胆颤心惊。因为,对于调皮的男孩子来说,说不定“爹”字还未说完,爹那威严的大巴掌已经临到了屁股或者头上。 “爹”这个字,既不像“爸”字那样亲切甜美,又不像“父亲”二字承担着威严与壮重。“爹”这个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