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兰

当归路何远,内关到涌泉
博文
(2021-07-05 08:29:09)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杂文随笔)美国德州南方的天气就和当地的人民一样,脾气大性格爽,一言不合就暴风倾盆。不像一些小气的地方,先乌云密布,后狂风大作,再雷声滚滚,最后却像淋香油似的撒几滴雨,路面未湿,雨已远去。而且,这里的暴雨来的快,去得也急。当土地喝饱之后,大街小巷上,雨水奔腾着向下水道奔涌时,朗朗晴空下,一抹彩虹便浮现在天边,让人们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03-13 04:55:34)
散文《听哭》
母亲九十岁大寿的时候,在切蛋糕前我们让她许一个心愿。她沉默了片刻,怯怯地说:“我想回老家去哭一场。”
大家都惊讶又无奈地望着她。
大姐说:娘啊,能听懂你哭声的邻居们大都进乐园里安息了。
小妹说:你若去哭,孩子们会用手机录成视频,让全世界看见你的裹小脚了。
母亲无奈地叹了口气,她眼里那一丝的亮光便与生日蜡烛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她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明年初,寂静的美国白宫,将时常会在阵阵的笑声中出现一位穿高跟鞋的副总统。
看着电视中女副总统候选人那莫明的笑容,佩兰蓦然想起了几年前那个细雨濛濛的夜晚,与另一个“女副总统候选人”擦肩而过的趣事。
记得那年的总统大选是民主党傀奥巴马和拜登对阵共和党人麦凯恩与佩林。
那时,佩兰刚好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你若来休斯顿,我一定要领你去看NASA航天中心,火箭队的球赛,每年必来的飓风,和旷野里杨鞭策马的牛仔。
你会说,飓风有什么好看的?
我说,要看!
飓风诚然可怕,因为它每年必来,当地人也就見怪不怪,把它当成一道风景了。
可是,今年,明天要来的飓风可不是一般的怪。
其一,它们是一对夫妻档,男飓名为Marco马可,女风名叫Laura劳拉,而且预定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8-22 19:13:06)
叮咚!微信来电:“草船借箭”前来问安。 “请问,是诸葛先生在穿越?” 姐,别闹,我是大学时睡在你上铺的小乔。 乔,真的是你吗?这么多年都不见你的微信冒泡,你在哪里潜游呀? 姐,我在地球的另一端。就是,当你喝着凉茶低吟冰岛的诗时,我则在火炉旁高唱燃烧吧火鸟。 乔,你一定在澳大利亚。 姐,是的。刚听说你在美国德州,送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7-12 04:38:08)
云中谁寄锦书来(三)虞美人大姐,见字如面,很高兴你喜欢我写的前两封信,并且还传給邻居们看,你说他们都要求我再多写几封信,我就再加写这一封。咱以后还是靠微信联系吧,写信太累。现在我刚吃完晚饭,对门邻居家的二小子John就把我的狗领走了。因为每当我们出门渡假时,就让他来照顾狗,并给他可观的小費,所以,他也不把我的狗當外人。其實,他家裡也領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06-27 21:03:16)
云中谁寄锦书来(二) 行路人 大姐,見字如面! 我给您手写的第一封信已经在路上了。今天,接着写第二封信。 今天一早遛狗回来,先吃早饭。一般来说,都是吃鸡蛋面条或者面条鸡蛋。饭后再处理一些公司里的邮件就没事了。 现在,我正在二楼的阳台上喝茶,坐看后院篱笆外面的湖边小路上的动静,然后遂一向您介绍。 现在,正在穿过小路步向湖边的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散文)及锋而试,看小女手段如何作者刘秀平父亲去世后,哥哥托人捎来一个小包,说是父亲留给我的遗物。打开一看,几本发黄的线装书,一把缺了几个齿的理发推子,和一柄生了锈的剃头刀。小时候,为了讨父亲的喜悦,我就去读他那些发了黄又有严重霉味的线装书。可除了《百家姓》和《三字经》外,其他的书像《道德经》、《四书五经》等各种的“经”书则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云中谁寄锦书来(一)陌生人(微小说)大姐,见字如面。我今天终于下决心抜电、断网、藏起手机,安静地坐下来给您手写一封信。记得在微信中已经答应过你多次,要写一封信介绍一下我在抗疫期间躲在家里是怎样渡过的。好,就从昨天说起吧。早上五点半,狗准时叨着狗绳扔在床上把我砸醒,我就立即飞身下床去遛狗。否则,它就会在地毯上不停地吐口水。平时,在小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小镇的黄昏被晚霞染成桔红,微风怀抱着栀子花的香味,悄悄地撒满了门前的小径。梅正踩着芬芳的节奏散步,不料却被一只呼啸着的野猫截住。这个小区的野猫有热心人士定时送饭,所以,它们一般不在光天化日之下胡作非为,只是在夜深人静时才开猫咪舞会。梅小时候看过一个关于猫的动画片:在梦幻迷人的夜色中,消遥自在的野猫们狂欢时,总是唱着同一首摇滚歌谣:&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