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少年小红 与三十六计

(2020-01-17 21:24:59) 下一个

        少年小红与三十六计

 

小红是我大姐家的老大,她有了弟弟以后就常住我家。那时候,小伙伴住姥姥家是常态,不住才奇怪。

 

小红虽然比我的小狗还大一岁,但我爱小红更多一些。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她四岁。

每天早晨我上学的时候,最大的难处是小红哭小狗闹,因为她们都想跟着我去学校。

 

那时,她们逼得我几乎每天早上都要复习一遍《三十六计》和 《孙子兵法》,因为声东击西” 金蝉脱壳计” 已经用过N遍了,瞒天过海计暗渡陈仓计也早就被她们识破了。

 

每天早饭后,小红就坐在大门口守着,小狗则蹲在我的脚前看着。她们执意要跟我去上学,因为如果我不在家,漫漫白昼她们不知道如何渡过。

 

为了让我脱身,母亲常用调虎离山计,如果不成功,再用围魏救赵计。

经常一手抱着小红,一手拉着小狗,把她们连哄带骗地拖到屋里,关起门来喂她们好吃的。

我则躲在窗外隔岸观火” ,直听到小红的哭声和小狗的叫声由高走低,才放心地去上学。 

 

如果她们坚持哭闹不休,母亲才会用苦肉计” ,当着小红和小狗的面,拿着小棍子,敲打喂猪的盆子,把老实又听话的小猪崽们痛斥一番。

小红和小狗见状会立刻安静下来,他们就乖乖地,一个拉姥姥的手,一个舔姥姥的脚。

 

无辜的猪崽们则见怪不怪,半闭着眼窃窃私语:哈哈,又来施 “指桑骂槐” 计。但它们仍然配合姥姥,表演假痴不颠 ” 计。谁说小猪智商低?只是过度善良罢了。

 

但是,在母亲无计可施时,我也会心生一计。装病不去上学,在家陪她们玩一天。只因母亲爱我过甚,所以,并不揭穿我这无中生有计。

话说有一天,我略施小计便脱身上学去了,因为我告诉小红,让她仔细看着钟表,当时针和分针在数字3那个地方相遇时,我必回来。

 

可怜的孩子,午饭后便乖乖地坐在小凳上看钟表,等到3点一刻,差点就熬成斗鸡眼了,我还没回家。

小红急得马上就要出门去找我。姥姥则指着钟表对小红说:你看,从数字4不过一小指头远的距离,你再等到时针和分针在数字4相聚时,你三姨一定回来了

 

善良的小红,揉了揉斗鸡眼继续跟着秒针转圈,快到了4点二十分时,便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姥姥掐着人中穴把她叫醒后,就把她放在床上,用各种被子枕头挡住,然后踩着小脚到赤脚医生那儿去买牛黃解毒散给孩子泻火。

 

可是,当满头大汗的姥姥奔回家时,孩子却不见了。原来,四岁的小红和三岁的小狗商量着去学校找我去了。是的,书香人家的小狗也懂人事。

 

就在母亲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我回来了。当母亲告诉我小红和小狗都不见了时,我二话没说,就口吐白沫昏倒在地。

 

这不是由于我娇情脆弱,而且因为有一个可怕的传说。

 

那时,在我们当地正在盛传一个恐怖的故事,说是某某家的小孩被恶人拐跑了,卖到马戏团,被强迫披上羊皮表演小羊。有一次该马戏团到了这个小孩子的家乡表演,当孩子看到人群中的妈妈时,就跑过去跪下来抱头痛哭,恶人就过来抓小羊,一下子揪掉了羊皮,母子相见,众人悲怒地泪流成河...

 

这故事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搞得我们附近几个村庄人心慌慌,草木皆兵。

有小孩子的家庭更是过度反应,如若一时找不到自己的孩子,就疯了一般地去追羊群。

 

在那种没有电灯电话电视的纯朴年代里,善良的人们轻信传言不足为奇。

 

试想,在这风声鹤唳的日子里,一个四岁的孩子消失在黄昏后,岂不是让坏蛋再增加一个披着羊皮的小孩?再说,还捎带着一条小狗给坏人当晚餐。

 

想像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披着羊的样子,心软的人都会哭昏过去的。

 

母亲往我脸上喷了一口冷水,我便激灵爬起来,来不及哭就奔学校去,因为,我曾经领她们俩个去过学校几次。

 

我箭一般地向学校窜去。惹得沿途的小狗们追着我跑,汪汪地问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上学路上遇到的小狗们都是我的朋友。

 

等我冲进学校,校园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小红和小狗还在认真地挨个教室叫三姨,清脆悦耳的童声在寂静的暮色苍茫中迴荡,像电影中一幕凄美的慢镜头在回放。

 

看见她们平安,我激动地先是蹲在墙角偷偷地哭了一会,又站起来傻傻地笑了一会,然后,才背着小红抱着小狗回家去。

 

从此以后,我被批准带着小红去上学,因为,如若不然,我也坚决不上学了。好在我是求之不得的好学生,学校就网开一面,于是,我们班就有了一位旁听小童。

 

小红喜欢唱歌,所以,我就经常把她送到正在上音乐课的教室里。

渐渐地,她会唱许多当时的流行歌曲。

 

小红五岁的时候,就回到她自己的家,帮助妈妈照顾弟弟,因为她妈是一位小学老师,很忙。

 

有一天,我突然很想去看看小红,于是,下午就从学校溜出来,去几里路以外的另一个村庄去看她。

 

到了大姐家,她正在照顾感冒发烧的弟弟。我问小红呢?大姐说在替她上课呢!

一个5岁的孩子怎么会上课?

没等大姐说完,我就向她的学校跑去。

刚进校门,就听见一个教室有童声在歌唱: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

走近一看,小红正站在讲台上的椅子里,椅子的把手环靠在前面的一張桌子上,免得她掉出来。

 

小红就站在椅子上教学生们唱歌,她唱一句,学生们学一句,尽管学生都比她大一些,可是,他们都很认真地跟她学。

 

孩子们细软的童声,认真地唱着不知所云的歌曲,一幅有趣又美妙的画面。

 

这时下课铃响了,从后排跑出来两个大一点的学生,把小红从椅子和桌子的夹缝中间抽出来,放在讲台上。孩子们就都背着书包跑走了。

 

小红看到我,高兴地跑来抱住我的腿说:三姨,你来晚了,这里都唱空城计了。

 

我蹲下来让她爬到我背上,背着她回家。她告诉我,妈妈的学校小,没有专职的音乐老师。现在她每天来替妈妈上最后一课音乐课。妈妈就可以早点回家照顾弟弟,做晚饭。

 

我把积赚许多天的糖果都递给她,她边吃边说:我会唱的歌都快教完了,要跟你回去学一些新歌才行。

 

我说:好,咱现在就去给你妈再见。

 

小红想了一下说 三姨,咱们得用一计,要不然,我弟也会闹着去姥姥家的,他还在发烧

 

我说:你已经长大了,今天,你选一计吧。

 

她认真地掰着手指头数了半天,说,走为上计。

 

真不愧是我辅导出来的孩子。

 

但是,我还是又给她解释了一下,:走为上” ,并不是上计,而是下计,是败战计中的一计。你懂了吗?

 

小红没有吱一声,已经在我背上睡着了。

 

只有那个让人怀念的朴素的年代,才能造就出这样懂事的孩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Pearland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芬' 的评论 : 如果喜欢,去看我上篇 《才女三妹》 是一个系列
清芬 回复 悄悄话 真心喜欢这样生动有趣的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