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兰

当归路何远,内关到涌泉
博文
早晨,牙医候诊室里空荡荡的,只有我和一个正在墙角处修理地板的工人。 窗外雨雾朦胧,我便把目光收回,去观看那个正在劳作的工人。 只见他正蜷曲着巨大的身躯,把地板与墙壁接缝处的装饰板粘贴上去。螺丝刀在他手里像绣花针一样,小小的钉子仿佛头发丝般地被他的大手“绣”到木板上。 他的工具包在不远处放着,一顶奶油色的牛仔帽放在上面,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美国德州南部小镇的午后,如期而至的骄阳被一阵不期而遇的大雨逼进乌黑的云层里,雨水姿意地追逐着路上的行人把他们浇个透湿。正在高中备考的男孩子乔在窗前伸了个懒腰,突然发现大雨中一个东方面孔的老人正跌跌撞撞地在街上游荡,并挨门逐户地观察街上的各家邻居。看老人的年纪不象是推销员,也不象教会传道的,更不像是在戏雨…“可能是刚来美国的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当我首次读到张爱玲“出名要趁早”的名言时,恰巧过了出名的年纪,所以,就名正言顺地掐灭了想成名的希望火苗,心安理得地要做一默默无闻的人。 可是,风水轮流转,昨天到我家。 我出名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有点晕。 长话短说。今年,我报名参加了美国休斯敦市的中老年棒球队,Seniorsoftball,按规定,五十岁以上棒球爱好者均可报名参加预试。最后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3-19 11:33:05)

嗨,你家有养狗吗?
没有?为什么不养狗?
有?好哇!拉出来遛遛!
我住的小社区差不多家家有狗。
对门的麻醉师家有两只狗,其中一只是YorkshireTerrier,约克夏犬,是那种和猫咪的体型差不多小狗,方脸棕色,两耳与猫耳朵一样竖着,年轻的小狗也长一脸花白胡须,很显老。两只黑眼珠和黑鼻头按在棕色的脸上,越发象假的一样。它的嘴巴经常紧闭成一字,在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告诉签证官,我可有脾气!
LG,来自以盛产暴脾气的大丈夫而闻名中外的某地。不说地名,你也该知道。倘若不知,但家中又有待嫁娇女,劝你立马停下手头的针线活儿,仔细查考那个地方的具体位置,这可是关系到子孙后辈的基因遗传的大事。
话说,80年代末…
Hi,你知道80年代末,去欧美的签证有多难拿吗?倘若你不知,你父母对此也应该有难忘的经历。
8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防火防盗防偏见 女儿的房子要出租一个房间,让我今晚八点半,帮忙去面見一下房客。 提前与房客通了电话,并看了她的Facebook,一个黑人女孩,看面相,人品应该与她的嘴唇一样厚重。 准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车道上,我开门出去迎接。 不好,客座上坐着个黑男孩子。 心里一惊,但随后马上就想,也许是女孩的男朋友。 再向前走一步,惊然发现驾驶坐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面试
如果你不是太年轻,一定会记得在九十年代末和二零零几年初的美国就业大萧条。 我先生所在的公司,就裁掉他工作的整个部门,只选了部分员工,合并到公司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分部.善良的芝加哥同事力劝我们不要去凤凰城,说那地方夏季长且酷,不留神就会热昏过去.我先生是从中国北方来的汉子,习惯被冻得鼻青脸肿,所以,很听话,就另外在费城找了份工作先去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9-01-10 17:24:13)
走出围城3 熊哥目送着羊嫂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羊肠小路的另一端,心里忽地怅怅然。 环顾四周,屋里收拾地井井有序还留有羊气息的清香。 “哼,别看你今天欢欢喜喜往外跑,过不几天,准会哭着鼻子回来的,到时候...“大熊用力脑补了一下她落荒逃回的惨景,继续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说“你呀,你既不读金庸,也不炼拳经。整天清风啊,明月啊,康桥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8 21:34:52)
走出围城2 羊嫂兴冲冲地在山间的羊肠小道上跳跃着下山去。 忽然、她若有所思地停下脚步、转身望回去,見熊老大仍然魁武地立在那里。她心头一热,眼睛发酸、便转身奔了回去。 到了门口、便假装回房间去找什么忘记的东西。然后、又拉着熊哥看冰箱里的冻水饺和蒸好的馒头包子。并且告诉他到哪里去找眼药水及脚气膏之类的小东西… 熊哥差一点点就要烦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8 20:13:10)
走出围城(1) 大熊和小羊被逼婚的狂风卷进同一山洞、才知道,被-成-家-了。 于是乎,将错就错,搞起了油盐酱醋茶。 为了表达善意,大熊剪了指甲、戴上牙套,收起了熊脾气。 尽管性格不一,三观不合,五行相克相生,八纲有统有争,但洞中的黎明还算悄悄地静。 羊嫂整天变着法儿给熊老大cook青草去填那深渊一样的食欲。在老大面露凶相时,则悄悄地忍痛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