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旧馆

斑骓只系垂杨岸
何处西南任好风
博文
(2018-08-28 12:28:27)

天长地久?话说两年多前,一天晚上大概十点多,我在后院溜狗,正当我低头点烟之际,听见一声呼啸,枝叶乱响,我正在诧异,只见有个高尔夫球大小的物体正向我滚来,一脚踩住。弯腰去捡,却不防被烫了一下,待了一阵,捡起回屋一看,一块褐色的石头,呈菱形,又有些像陀螺,握在手里还带点温度,感觉是又粗糙又光滑,说粗糙是表面凹凸不平,说光滑是整块石头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山中一夜(完)我手脚冰凉地摸回房子,猛一眼看见房子里有灯光,而金龟车停在房子前面。在那一刻我起了个幻觉,这一切是个梦,太荒诞的一个梦,时空都不对了。淡淡的月亮在西边天际浮动,山廓的轮廓线清晰起来,一颗很大的星星悬在上面,一闪一闪地,像是有人在打手电筒。四下毕静,如果一恍神,还以为是在水底。我脚步轻缓地踏上台阶,一手毯子一手钢杆,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山中一夜之三我们坐进车里,急急地离开这个不祥的地方,月亮已经升到头顶,惨白的幽光照着我们前面的道路,周围锯齿形的大山狰狞,路边的枯树像一个个蓬头散发的鬼,路面坑坑洼洼地高低不平,甲壳虫开在上面像是马上要散架。娜佳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我回头看了看,小妖精蜷缩在后座上昏昏欲睡。我已经开了一整天车,又经过那场惊扰,此时倦意也袭来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妖精不见了,我们像疯子似的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桌子底下,床后面都找遍了,五分钟之后,绝望笼罩了我们。我和娜佳不约而同地一屁股坐在肮脏的地板上,话都讲不出来,只会你看我,我看你,看到后来幻觉都出来了,在杂草茫茫的荒地上面,小妖精那柔嫩的小身子正被几十条巨犬撕扯着,鞋子东一只西一只,绝望地舞手扎脚呼救,可惜咽喉被几条恶犬咬住,发不出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山中一夜那是我来美之后第一个暑假,我,我女友娜佳,和她的小外甥女——海菲兹,开了一辆七六年份的金龟车,沿着五号公路北上。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治游,探亲,避暑,顺带挣几个小钱。娜佳的表哥歪鼻子杰米说他的公司可以雇两个短工,日薪六十大元,付现金,再包吃住。六十块钱的诱惑真是太大了,我俩都是穷学生,我是真穷,娜佳是假的穷,我真穷是因为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阅读 ()评论 (2)
阅读 ()评论 (3)
天生厨娘她守寡七年,熬到一儿一女结婚成家。儿子买了房子搬出去住。女儿结婚两年多,跟老公合不来,离婚官司僵在那儿。倒好像也不着急,下了班回娘家吃饭,周末,把一岁多的小囡扔给老娘,自己出门轧朋友去。她的确有点想不落;女儿当初结婚也是一头火热,听不进老娘和弟弟半句劝说。一年不到两人就闹矛盾,吵得不可开交。照例说,吃一亏要长一智,下次再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寂寞从书房的窗口极目远眺,可以看到一片海湾,天水一线。夜晚,有轮船的汽笛声潜入他半睡半醒的梦中。这片海湾随着天色而变化,时而浅蓝,时而深灰,时而光影无限。他突然就有了归隐的想法。人生急转弯,在两个月后真的辞了职,从硅谷搬来库斯湾这个人口不足一万六千的奥勒冈海滨小城。生活在硅谷二十年,天天是早九晚五,痛苦不堪地陷在高速公路的车阵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男人的厨房-参加感恩节美食活动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