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旧馆

斑骓只系垂杨岸
何处西南任好风
个人资料
博文
关于库切,和他没说出来的话 近二十年来,诺贝尔文学奖最为诡异的一次授奖,是2003年给予了南非作家约翰·马克斯韦尔·库切的长篇小说‘耻’。说‘诡异’是因为诺贝尔评选委员会如西方的大众媒体一样,一直被左倾文人所把持,进入诺贝尔的筛选范围必定是‘政治正确’,普世价值,提倡人权,同情底层。如果没有入眼的,矮子里勉强拔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中欧行记布拉格之春一三月下旬,加里福尼亚已经春意盈然,杏花盛开。同纬度的布拉格却还是一片萧瑟。天色铁青,终日下着濛濛细雨。街上,老式电车拖着辫子,叮叮噹噹地穿过碎石路面,给人予四十年代黑白电影的恍惚之感。这个城市的人内心肯定极为压抑,每一条街道墙面上布满了涂鸦,以此宣泄在现实生活中的无力感。城市坡道起伏,老楼危立,上了年纪的市民,坐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10-06 20:19:35)

希拉里在高盛的秘密演讲GYPro托业帮9月20日【本文据称是维基解密获取的演讲记录。这是一场付费演讲,希拉里的出场费是20万美元(一说22.5万美元)。这是一篇令人感到脊背发凉的演讲。什么是资本主义社会政商勾结?希拉里在这个不对外的演讲里毫无掩饰的展现了出来。政治服务于资本,政治力量服务于资本的意愿。她称普通民众是“littlepeople”,“theunwashedmass&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怎么样,拉只场子,来场内战?民主其实是件非常脆弱的器具,它被搁在人类理智的祭台上,只容膜拜,不容动手。这是美国的立国之本,是所有标榜‘民主’政体者的共识。就如旧时上海白相人的赌台一样,在骰子摇缸开出来之前,赌徒们纷纷押上自己的赌注,三五枚小钱或大额庄票。看看台面上差不多了,荷官一声吆喝;银钱看清爽了啊,落手无悔啊。众人摒息,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2-03 14:34:01)
少年如花又如刀嚴歌苓的長篇小說‘老師好美’,緣於幾年前在貴陽十五中發生的真實事件,一個女教師,二個少年人,一把刀。就這點材料,嚴歌苓寫出一場驚心動魄的孽戀。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幾十年間,國內風氣大變。十七歲的男孩早戀,乱交,已經是令人搖頭,而且愛上四十五歲的女老師,更為荒謬的是两個男生同時愛上一個女老師,爭風吃醋,你死我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29 22:06:49)
水浒新编——杨志夺刀昆山依山傍水,乃一江南小镇,原本地方朴实,夜不闭户。乡民事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本是寂寂无闻之地,只因徬靠了上海道府,也日渐繁华,饭庄酒肆,歌楼舞榭一一开张。百姓沉糜,竟夜夜笙歌,直如醉生梦死。也引来江湖人物聚集,于是龙蛇混杂,良莠不齐。杨志,昆山当地人氏,原为江南骠骑营百夫长,骁勇善战,常年戎兵西北,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8-28 12:28:27)

天长地久?话说两年多前,一天晚上大概十点多,我在后院溜狗,正当我低头点烟之际,听见一声呼啸,枝叶乱响,我正在诧异,只见有个高尔夫球大小的物体正向我滚来,一脚踩住。弯腰去捡,却不防被烫了一下,待了一阵,捡起回屋一看,一块褐色的石头,呈菱形,又有些像陀螺,握在手里还带点温度,感觉是又粗糙又光滑,说粗糙是表面凹凸不平,说光滑是整块石头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山中一夜(完)我手脚冰凉地摸回房子,猛一眼看见房子里有灯光,而金龟车停在房子前面。在那一刻我起了个幻觉,这一切是个梦,太荒诞的一个梦,时空都不对了。淡淡的月亮在西边天际浮动,山廓的轮廓线清晰起来,一颗很大的星星悬在上面,一闪一闪地,像是有人在打手电筒。四下毕静,如果一恍神,还以为是在水底。我脚步轻缓地踏上台阶,一手毯子一手钢杆,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山中一夜之三我们坐进车里,急急地离开这个不祥的地方,月亮已经升到头顶,惨白的幽光照着我们前面的道路,周围锯齿形的大山狰狞,路边的枯树像一个个蓬头散发的鬼,路面坑坑洼洼地高低不平,甲壳虫开在上面像是马上要散架。娜佳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我回头看了看,小妖精蜷缩在后座上昏昏欲睡。我已经开了一整天车,又经过那场惊扰,此时倦意也袭来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妖精不见了,我们像疯子似的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桌子底下,床后面都找遍了,五分钟之后,绝望笼罩了我们。我和娜佳不约而同地一屁股坐在肮脏的地板上,话都讲不出来,只会你看我,我看你,看到后来幻觉都出来了,在杂草茫茫的荒地上面,小妖精那柔嫩的小身子正被几十条巨犬撕扯着,鞋子东一只西一只,绝望地舞手扎脚呼救,可惜咽喉被几条恶犬咬住,发不出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