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旧馆

斑骓只系垂杨岸
何处西南任好风
正文

深渊

(2020-11-15 15:58:42) 下一个

 深渊

 

 

都说历史就是当代史,我们常看历史剧,觉得荒诞糊涂滑稽可笑,但我们身处的社会,天天上演着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荒谬大戏,由于我们自身是其中的一个角色,正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常说;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你打扮。想不到历史也可以是个力大无穷的泼妇,反手给你一记耳光,打得你分不清东南西北。

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左派阵营,一贯高举‘政治正确’的大王旗,在外交政策、移民、国内经济、民权、福利、意识形态方面为所欲为。不容许有不同声音,否则一顶‘政治不正确’的大帽子扣在头上,跟中国文革的四类分子类似。洛杉矶一个球队老板,在卧室里跟女友说了些关于黑人的评论,被非法录音传到新闻界,引起悍然大波,直接被剥夺了球队的经营权。这是杀鸡儆猴的现代版,理由就跟中世纪的黑暗裁判所一样——思想犯罪。我们经历过文革的一代很清楚;思想钳制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人性摧残。本想已经逃离了那个语境体系,万万没想到来美国后,还要再趟一次这潭‘政治正确’的浑水,本来就不太长的舌头又被剪去了一截,全拜民主党左派所赐。

人的世界观是经过现实的反馈而形成的,当民众看到犯罪分子都是某个族裔之际,自然会在心里得出结论。看到恐怖袭击都是由某个宗教教徒发动时,也会在心中产生警惕。这是人自保的本能,最直接的善恶观,就像小孩子手指被烫到了会缩回来一样。

算起来‘政治正确’的鼻祖应该是中国古代的奸臣赵高,他发明了‘指鹿为马’,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和权势可以颠倒黑白。接盘的是共产党,折腾生灵百年之久。随着苏联垮台,我们正庆幸噩梦已经过去。进入二十一世纪,再也想不到的,善恶观再一次地被颠倒,美国民众被奥巴马按着头吃屎。好在一大部分人开始反思,抗争,所以我们有了川普。

 

历史诡谲,我不敢告诉你们当前的善恶相争的结果。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旦左派黑暗势力占了上风,我们将会面临什么样的一个局面。首先是言论被扼杀,第一修正案将沦为鸡肋。再下去,你必须违心地表达对邪恶势力的服从和拥护,像奥威尔所描绘的一九八四那样,否则你的工作,家庭,以及人身安全都会受到剥夺。你将被归为反社会分子,就像当年的四类分子一样。历史上的左派没有一个不是专政的拥护者,暴民政治的操纵者。

再下去,政府权力将无限制地扩大,政府将决定你的生活方式,决定你子女的前景,决定你的生老病死。你手里的选票将是废票一张,因为政府凭了高科技,可以操纵最后的结果。不许反抗,第二修正案一定会被政府想方设法地取缔,这样他们才可以高枕无忧。中产阶级将被针对,这个阶级是油水最足的,不盘剥你盘剥谁。就算经济垮了,与政府何涉?反正他们一样可以过得滋润。

你们如敢反抗,记住列宁讲过的那句话,国家是暴力机器。在美国本土,夹皮沟会重现,古格拉群岛会建立起来,不是关押恐怖分子。而是关押像你我一样不满当下的民众。所有我们见过残酷的伎俩,人性的泯灭,同事们互相揭发,子女们告父母的密将会重演,让你们再把噩梦回味一遍,好叫你长点记性。

经济方面(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撒切尔夫人说过,社会主义,就是流氓花光勤劳者的钱,然后大家一起承受痛苦。我觉得撒切尔夫人还是天真了些,新的左派更贪婪,也更凶恶,局面可能像苏维埃一样地从肉体上消灭富农,以最后的终结来掠夺财富。

 

这个结局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就可让人不寒而栗。但是不开玩笑,目前的可能性占到了百分之五十。一条钢索历史的左右两端,下面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记住,历史是以百年来计算的。

不懂得防微杜渐的美国佬,现在,你必须在这条钢索上走过去。

 

                                                11,15,202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charlie_us 回复 悄悄话 Good article.
智者不惑 回复 悄悄话 本想已经逃离了那个语境体系,万万没想到来美国后,还要再趟一次这潭‘政治正确’的浑水,本来就不太长的舌头又被剪去了一截,全拜民主党左派所赐。
——————————————
精辟,再赞!
智者不惑 回复 悄悄话 深刻好文,令人深思,必须大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