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四海

旅行应该是每次只走一两公尺,同一个物件,同一个景色,从不同的角度去观察她,欣赏她。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印度风情,恒河边上庆祝生命
------借此缅怀我的父亲! 下个星期是我父亲的忌日。这件事之所以牢牢记住是因为:就在参加他追悼会后的两个星期,我又一次跨过大洋去了印度旅行。当时,机票旅馆都订好了,我没有听从我亲戚朋友的意见,我知道在天之灵,父亲一定会说,“惦记这个干什么?去啊!”。我的父母很潇洒,走以前都给我们交待好了,“别弄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巴尔干风情:一个来自科索沃(Kosovo)的图章 走访铁托的故乡是我和一个塞尔维亚的朋友多年前的约定。在他回家探亲的计划定下来之后,我的行程也基本确定,和我以前的旅行一样:定下几个一定要去的地方:贝尔格莱德(Belgrade),波黑(Bosnia&Herzegovina)的萨拉热窝(Sarajevo),尽管不顺路,但有空的话,去一下克罗地亚(Croatia)的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其它的就让心(或许是骰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穿越东非:埃塞俄比亚篇(下) 上集第一张照片里很多都没有地名,这里整理了一下:Addis到Aksum坐的是飞机,其余的都是其它交通工具完成的:经过的主要城镇是:AddisAbaba->Aksum->Adigrat->Mekelle->Woldia->Gashema->Lalibela->Mekelle->Dallol(DanakilDepression)->Mekelle->AddisAbaba->ArbaMinch->Jinka(OmoValley)->Turmi->Konso->Yabela->Moyale。
去Aksum以前,我已经在AddisAbaba呆了三天了。由于去南部的LowerOm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穿越东非:埃塞俄比亚篇(上)
“穿越”这个词在国内的户外网站上流行了很久了,也是冒险精神的代名词。而我自认为设计了一条富有冒险精神的汽车穿越的线路,在埃塞俄比亚南部的OmoValley遇见Nicolas和Julia的时候,我的信念完全被击垮了:他们俩一人一辆自行车,从埃及出发,经过苏丹,正在骑向南非。他们在实施一项两年半的自行车环球旅行!所以这里描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今日中国:再访贵州乡村小学(2013) 两年前的春天,我走访了贵州乡村小学,今年又去了一次,还是那个村庄,还是那所学校,贵州省织金县官寨乡联盟村家乐小学。“走访”这个词不是很确切,“扶贫”,“监察”,“支教”,显然更不是,那是你们看高我了。“旅行?”,可那里的名胜“织金洞”和”恐龙谷“,去了两次,我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从伦敦到北京,史诗般的穿越 伦敦到北京,直飞一趟的话,也就10个小时不到,典型的旅行。中间漏掉了世界上除了两极之外的最美的景色:喜马拉雅山脉和喀喇昆仑山脉,漏掉了丝绸之路,漏掉了众多文明的发源地:华夏文明,尼罗河文明,爱琴文明,两河文明:波斯,古巴比伦,和赫梯文化,罗马帝国,文艺复兴。。。,这个长长的单子几乎可以涵盖世界上所有宗教和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东南亚风情(2),曼德勒的佛学院 “期待一场没有计划的旅行“,这好像是那些”铁杆(hardcore)驴友“们的”最高境界“,也是那些没什么太多经验的”驴友“最浪漫的梦想。前面的回帖里,有些人对我“没有计划的旅行”有点好奇。其实我远没有那么”铁杆”,那么浪漫,那么无畏。每次决定了旅行的目的地,我总会做这么几件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世界风情“死前要去的20个地方”(山寨版)
前段时间,有个网友建议要关闭“世界风情”,理由是这里的网友去了那么多地方,照片故事都写得详详细细的,害得他(她)找不出要去的地方了。 周末酷暑就躲在家里又喽了一眼”美国国家地理”的”一生中不能不去的五十个地方”,发现我们风情网友里下面好像没去过的地方的确不多了,要是找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东南亚风情(1),金三角寻毒记 这标题乍一看就是篇“标题党”,其实中文里“毒”也就是“intoxication”,“让人陶醉,令人兴奋”的意思,要是标题换上“寻‘intoxication’记”,岂不是变成了“假洋鬼子”? 去年公司不景气,年底又来了一次“强制性休假”。而我去年的假期早就花在了巴基斯坦的大山里,强制不强制,对我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中美洲点滴:寻找ChickenBus上的大公鸡
很多年前在秘鲁的Cusco坐车去Paucartambo,那里是安第斯山脉的边缘,从高处可以眺望亚马逊的河床(AmazonBasin),那是第一次坐上了ChickenBus。那时候,那里的公路许多还是碎石子路,而且是真正的跋山涉水,蜿蜒的山路上,车子时不时的要过河沟,颠簸了五个多小时到了Paucartombo还不够,从镇里雇车到山的边缘还要走夜车两个小时,为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