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四海

旅行应该是每次只走一两公尺,同一个物件,同一个景色,从不同的角度去观察她,欣赏她。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1-11-25 23:19:03)

青年旅店(Hostel)和背包客(backpacker) 在世界的最南端(FindelMundo)Ushuaia的青年旅店AntarcticaHostel,我遇到了一个比利时人保罗,巴黎出发,一路向东,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印度,中国,泰国,马来西亚,飞到了澳大利亚的Perth,又到了悉尼,再飞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终于到了世界的最南端,Ushuaia,花了两年半的时间,这一路上,只要在陆地上,他不是坐飞机,也不是坐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今日中国:走访贵州乡村小学纪实(附记)
当我把这张照片放在网上不久,我看到了一个留言,“Somehowthisimagemademeveryemotional”。
贵州省织金县绮佰乡中山小学这张旅行中的照片,始终让我牵挂着那个女孩。上个星期OCEF(http://ww.ocef.org)的一位义工又去中山小学帮助老师培训图书管理,我可以想像着她坐在摩托车后在颠簸的山路上去学校访问的情景。我让她给我找些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今日中国:走访贵州乡村小学纪实(下)
从家乐小学出来,车子是没有了,走到最近的路口也要一个半小时。当地的小孩们走惯了,上学单程最长的就有这点路。但Z女士有办法,当地人的手机里都有几个载客摩托车手的电话,只是来接我们怎么也是三十分钟以后的事了。这是个晴天,要是个雨天就惨了,就算是我再走一回哥伦比亚的雨林。 嘻嘻哈哈的走在乡间的小道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日中国:走访贵州乡村小学纪实(上)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这是旧中国贵州的真实写照。六十多年过去了,今日中国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繁荣的背后也有许多鲜为国人所知的事实。每次回国,我去的不是上海,就是北京。“翻天覆地”几乎就是一种understatament,过于含蓄的解释,因为每过两三年回家,我经常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八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伦比亚风情:走在贩毒的小道上这个大年过得郁闷,初一在办公室里十几个小时,十五又是如此。等到项目完成的那天晚上,网上看着那张西海岸到波哥大(Bogota)的机票,手哆嗦了半天,一键摁下去,第二天的机票就到手了。紧接着,给老板发了个email,”今后的这十几天就不要再找我了”。一本护照,一本“LonelyPlanet哥伦比亚”的书放在大包里,塞上几件衣服,一根trekking[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叙利亚风情(1):时光在这里停滞“当世界还没有开始记录其发生的事件,大马士革已经存在并得知世界上所有发生的事了。对大马士革来说,她记录时间的单位不是用年月日,而是用朝代。她看着每个朝代的兴起,繁荣,和毁灭,循环往复,周而复始。。。她是一种永存,一种不朽“,这是马克。吐温对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的评价。
旅行路线图:杜拜(阿联酋)->德黑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黎巴嫩风情:枪林弹雨后的文化碰撞从伊朗出来,我和我的朋友X来到了黎巴嫩的贝鲁特开始了我们的中东之旅。这次不用再跟团了,一没有机场的接送,二没有安排好的食宿,三没有导游的讲解,而我们拥有的是自由。我没有那种“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远大胸怀,但“自由“毕竟是件很奢侈的东西,我很珍惜。旅行路线图:杜拜(阿联酋)->德黑兰(Tehran)(伊朗)->设拉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伊朗风情(4),德黑兰为什么需要核电站?
“Humanbeingaremembersofawhole,
Increationofoneessenceandsoul.
Ifonememberisafflictedwithpain,
Othermembersuneasywillremain.
Ifyou'venosympathyforhumanpain,
Thenameofhumanyoucannotretain!“
,波斯著名诗人萨迪。
在第一篇里的回帖里,“冒险,勇敢“的字眼你们还真是不吝啬的用了出来,感激的同时,也为很多人感到可惜。有所不知的是,因为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0-10-10 00:33:05)

伊朗风情(3),野餐教授
"Fill,fillthecupwithsparklingwine,
Deepletmedrinkthejuicedivine,
Tosoothemytorturedheart
Forlove,whoseemedatfirstsomild,
Sogentlylooked,sogailysmiled
Heredeephasplungedhisdart"
,波斯诗人哈菲兹(Hafiz,也有拼成Hafez)
在伊朗的日子里,西方式的娱乐几乎是不存在:要酒没有酒,要乐没有乐。电视里区区六,七个台:一个台里反复的放着大街上示威游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伊朗风情(2):假如她们没有了头巾?
"Womenmodestlydressedlikeapearlintheshell",Esfahan机场的电子标语牌。在德黑兰的第二天,我见到了我的导游,Soheil,三十来岁,伊朗最有名的德黑兰大学英国文学系的毕业生,他自己就去过许多国家:阿拉伯国家,中国,泰国,土耳其。我这才发现,还有两个游客还没到,今天的这个“旅行团“就我一个游客,而我在伊朗的行程早在网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