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希罗

从荷马到三哲再到维特鲁威,三千年前爱琴海东岸那片贫瘠的土地上诞生了人类史最伟大的先哲和我们得以生存的现代文明
博文

有人说你有病吧,去夏威夷当然是看海:棕榈、沙滩、巨龟、鲸鱼、珊瑚……。看官莫急,听我慢慢道来。说起来我们看到的夏威夷诸岛基本上是拜火山所赐,其中最大的夏威夷岛(又称大岛)是四十万年前才形成的,可以说没有火山就没有夏威夷。夏威夷八岛景色各异,或壮美或娇媚,但都不大,最大的夏威夷岛也不过四千平方英里,其余七岛加起来仅及夏威夷岛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九月的荷比英之旅钻了好几家小酒馆,过足了酒瘾。 先科普几个术语。 有关修道院啤酒的来历请参见《啤酒中的至尊-修道院啤酒上》。 跟教会沾边的啤酒有几种叫法。在北美比较多见的是abbeybeer,其名字更像修道院啤酒,但却是啤酒商打着修道院的牌子生产,牌子、出产都比较多。trappistbeer才是真正的修道院啤酒,实际上是严修熙笃会教士酿造的,品牌、出产都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德国、捷克和比利时有世界最好的啤酒。德国酒厂最多、捷克人均消耗量最大,而比利时啤酒变种最多、品质最好,是唯一因为啤酒而进入世遗的国家。 说起来比利时啤酒所以闻名天下跟修道院有莫大的关系。 修道院起源于隐修,五世纪时由圣本笃SaintBenedictofNursia创建本笃会,是基督教历史上影响最大的隐修会;10世纪时,本笃修院会规松弛、权斗激烈,出了很多血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11-28 04:16:38)

“你们应该去恐怖之屋(TerrorHáza)”!在布达佩斯那间精致的公寓里,维拉格Virag对我们说。 Virag是位中年女性,个子小巧、英语非常流利。因为造访布达佩斯期间我们的房东去意大利旅行结婚,他们委托Virag接待我们;在她介绍了布达佩斯旅行的基本常识、我们问起有没有特别的推荐的时候,Virag说到了恐怖之屋。 我知道这个地方。 因为六月初的那个令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11-24 03:46:28)

去布拉格之前,太太说一定要看一个人:慕夏。 “慕夏是谁?没听说过啊”,我好奇。 “说你笨你还不承认。看看这个,在家里挂了一年多了吧!”,太太手指向家庭房壁炉左侧的一幅poster。 那是一幅戏剧招贴画,前年春天去DC看樱花时在华盛顿国家艺术画廊买的。 “作者原来是慕夏!不过一个画poster的,值得专门看吗?”,布拉格是万都之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2-11-22 04:09:19)

“一定要扶稳!”,太座骑在自行车座椅上叮嘱我。“放心放心”,我敷衍。她转动脚蹬,自行车慢慢启动;然后加速,把我远远甩在后面。“成功”!我打了个响指,转身去租车办公室缴费。梅尔克到克雷姆斯之间40公里的瓦豪河谷是多瑙河上最漂亮的一段:古堡众多,中世纪修道院散布在两岸,大片的葡萄园在河谷梯田上延伸下来,酒香从酒坊传出、弥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11-20 04:22:46)

到梅尔克的时候是正午。 前两天维也纳阴雨连绵,郁闷的紧。上午在维也纳火车站的时候还在担心天气,下了火车却被阳光温暖地包裹起来,走在去旅店的路上,心情爽朗了许多。 初识梅尔克 教区教堂和小广场 源于黑森林的多瑙河在下奥地利进入峡谷,以片麻岩为主要构成的河道蜿蜒廻转,在河水的冲刷下陡峭俊逸,成为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塞。千百年来人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走进运动场时有些许激动。来希腊这些天一直是骄阳似火,说好的秋雨踪影全无。奥林匹亚遗址全无遮拦,走了一个多小时感觉快烤焦了。虽然不抱希望,心底还是希望在这个竞技运动起源的地方过把瘾,出发前穿了短裤、换上了跑步鞋。运动场光秃秃的,如果不是古砖绕的一个矩形边界甚至看不出是个运动场。暴晒下只有两三组人,一个红衣女士一边娇喘吁吁地慢跑一边selfi[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11-14 04:30:40)

这是我欧洲旅行时间最长的一次,整整三周;经纬跨度从东端的奥利匹亚到西端的Mykonos,北端到了Vergina离北马其顿只有一百多公里、而南端Akrotiri米诺斯遗址甚至可以南望克里特岛。古代文明里,我自诩最了解的除了咱老祖先的华夏文明就是罗马文明,但是我最景仰的却是希腊和雅典文明,我博客的题头就是这样写的:“从荷马到三哲再到维特鲁威【注一】,三千年前爱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2-10-14 04:14:58)

TheModern-9W53rdSt,NY10019 摩登美术馆MuseumofModernArt一层的摩登餐厅TheModern很摩登。 本来是重头戏的纽约现代美术馆,其收藏却令人失望;看完为数不多的梵高、莫奈和毕加索,LD和我意兴阑珊地下楼找东西吃。 看了一眼顶楼和二楼的餐厅、不想进去,最后来到一楼,遵从叉勺的指示右转、再右转再左转。“吃顿饭怎么这么麻烦啊?”,我正抱怨着,前面出现了一条灯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