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现在和未来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博文
(2018-10-16 15:43:19)
离婚并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我太幼稚了。他们命中注定是对方永远的麻烦。 九十年代中期国人开始听说了“下岗”这个词。我妈是我们那里比较早赶上的。只比小姨晚一点。我们已经听说了小姨家两口子的情形。都下岗,去做体力劳动了如何如何。我妈的单位似乎还好。但是她在单位里跟人的关系不算很好。先是系统内调动。过几个月就给她换个地方。这样晃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6 13:34:46)
大概最早的关于他们吵架的记忆,是一个深夜。我在睡觉。但是被吵醒了。醒来看到大姨夫在屋子里坐着。 然后就听见大姨夫在调解矛盾。他说话像个小领导,没什么火气。然后我爸妈就在大姨夫面前各讲各的道理。说了很久很久。早期的时候,大姨夫,也许还有其他的亲戚还会来给他们调解。后来太多了,也就没人来给他们劝和了。那时候应该是接近后半夜了。因为大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0-13 18:31:19)
从我出生到念小学时候,都是在爷爷奶奶家住的。没有亲自印证爸爸妈妈之间的情况。他们也是聚少离多。爸爸规律性地去看我,每一月到三个月去一次。妈妈只去看过一次。一次是实指,确实没第二次。然后就是春节的时候被奶奶送回去。或者大家在一起过春节。究竟哪些春节在一起就不记得了。大概每年总会见面的。 当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便回城里念书。彼时老爸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10-12 11:57:30)
对于这次挫折,老爸的反应是纯朴,直接,而且自我中心化的。他应该是陷入了恐慌。在当时的社会,不存在失业这个说法。更不存在怎么理性应对失业的教育。老爸的反应是,跟朋友喝酒。不是喝了一次,而是每天招呼朋友到家里来摆开桌子喝。喝了半年多。当然那时候的街头酒肆不像今天一样多。当然你不能说这个反应很成熟,很审时度势。 可想而知我妈是彻底气坏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10-12 08:19:30)
父母的婚姻里的问题,既有重大挫折,也有平日的一地鸡毛。 前面讲过爸爸在一个被培养梯队里面。然而考察期结束,别人确实都提拔了起来。虽然这些人原先并不知道自己曾经经历了一次考察。唯独我爸爸,被调离到一个极偏远的乡村,去做一个“供销社主任”。所谓供销社应该就是一个乡村小卖部。周围环境艰苦,听上去好象是不毛之地一般。而且当然了,还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10-11 19:04:44)
还是集中到我妈妈身上为好,否则枝叶蔓延,会说不清楚。 从姥姥去世到我妈妈结婚,这段时间似乎是一个平静安好的时期。有父亲的余荫,工作是顺利的。直到遇到我爸爸,生活才开始转折。 跟那些年代的人差不多,他们也是经人介绍认识。 对于我妈妈来说,我爸爸的优点是,个子高。她不知为什么当时只要找个子高的。也许是一种流行。面貌漂亮得体。举止还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10-11 13:49:02)
最近的日子里,我常常在想,究竟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什么因素让大舅舅从一家之中无与伦比的宝贝蛋变成了寒冬腊月被赶出家门住在外面的可怜孩子最后年纪不算太大便抑郁而终。又是什么让我妈妈撑过了艰难的时刻却在衣食无忧的年代发生了严重的被害妄想症。
关于这个被害妄想症,固然有一半的因素是遗传生理,而确实也有另外一半环境的因素。那么环境因素具体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0-11 11:06:56)
我妈妈是家中的第二个女孩。在重男轻女的当地,我说的是北方农村,她的情况可想而知。姥姥跟姥爷是试图公平的。在她们没有弟弟之前,什么东西都是一分为三,三个女孩各有均等的一份的。比如,她后来常提到的面条的故事。
当我妈妈是个小孩的时候,我姥爷当时住在城里,姥姥带着孩子们住在村子里。偶尔的,姥爷会回去一次。因为他喜欢吃一种面里加了鸡蛋的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1 10:34:22)
这些天在想我妈妈的事情很多。许多念头萦绕脑海挥之不去。我看这里有很多人写自己的家族历史,但是我妈妈这一个,还是很不同的。。。。。。其实也没有很不同。前些天看了那本书,《乡下人的悲歌》。深感乡下人的不幸都是相同的,只是表现的形式不同而已。
谈到我妈妈,要先从她的父母开始。我的姥姥跟姥爷听说是一对和睦夫妇。只可惜姥姥身体很不好,终年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9-12 23:25:07)
这些天,很发愁。
对于我妈妈,很担心。
怎么会这样?这个问题哪里都没有答案。
也许是人人都要走的一条路吧,衰老,糊涂,离去。
但我觉得我妈妈就是一个小孩子。终其一生,她就是一个固执的小孩。
她现在出现很多幻觉和被害妄想。到明年,也许她真的行动力丧失,再也不能出门。
回头看看她这一生,哦,不大半个生命,真的很悲伤。我替她觉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