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干枯的胡杨^_^

一些文字与几张图片Email: dream_land_there@yahoo.com

WeChat: sunsetset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11-05 23:35:54)

作者微信号:sunsetset 四十年前,我还没读小学时,我家曾养过只猫。那时没有猫的专用食物,我们吃什么,它也就吃什么,家里没东西吃了,或它要吃荤了,猫就自己出去抓鸟,抓鱼,抓老鼠吃。 有次,在住家的二楼顶,猫猛扑向一只停在屋檐边的麻雀,一下子没刹住,从高高的屋檐摔落到了地面,如是人的话,非死也重伤。猫似乎也受了点伤,或受到了惊吓,静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8-16 20:10:08)

(作者微信号:sunsetset)第三天雾浓,温暖无风,走在沙滩上极其舒服,只是太平洋并不安静,怒海狂涛。最后的五六英里是在细软的黑沙滩上走,深一脚浅一脚的,所以行程并不快,同儿子边走边玩,不知不觉在中午时分,最后这段路走完了。我喜欢在浓雾里走,好象永远不知道前方会出现什么,一个陌生的空间陌生的世界,徒增许多神秘感。到终点后,我特意拐道去了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8-15 19:10:52)

(作者微信号:sunsetset)这二十五英里的海岸线有二段是一定要等到退潮时才能过的,我们可称之为危险地段,各段大约四英里长。有许多故事,有人在涨潮时想通过这些地段,没算好时间,走到一半潮水涨上来淹没了去路,回头望发现来路也不见了,只得往山上爬,如不巧是悬崖绝壁爬不上去,只能在水中待几小时等退潮。幸亏一般潮水最多涨个八英来尺,除掉海平面本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8-14 16:37:04)

(作者微信号:sunsetset) 迷失的海岸(LostCoast)在加州西边,此地由于地质原因不易被人类开发,所以如地名所示,这是段被人类遗忘的海岸线,也正因为被人类遗忘,才保持了自然原貌。 有天我听朋友说起这地名就来劲了,我喜欢自然,原始,又神秘的东西,当时就寻思着:等有机会一定得去看看。 这不,趁今年儿子暑假,早早申请了准证,于八月中成行了。 连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4-01 01:33:41)

不来硅谷,还真不知道钱不是钱,只是个数字而己,不来硅谷,也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穷。 以前在犹他,拿着自认为还过得去的薪水,觉得自己很有钱,一副躇踌满志成功的中产样,在硅谷上班后,尽管薪水有了较大的提高,但同周围人一比,还没高兴个够,就直接打入了社会底层。 先不说别的,就拿房子来说,这儿的房子已连涨七年,翻了好几翻,硅谷中心一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三月初,收到儿子学校的电邮,邀请文革的亲历者去学校图书馆,向美国初中生们介绍中国的文华大革命。这事的起因是学校向学生们推荐阅读一本书,书名是《RevolutionisNotaDinnerParty》,学校邀请亲历者去介绍这举世闻名的大事件,描述当时的大致情况,以利学生们方便理解书中的内容。说是介绍,其实主要是回答学生们的提问,学生们或多或少都听说过中国的文革,但由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2-04 14:45:42)

作者微信号:sunsetset 2017的下半年,在美国注册结婚后,妻子带她女儿回新加坡了,于是在2017年底,趁圣诞假期,我们美国的一家三人浩浩荡荡飞去新加坡探亲,看望狮城新婚的妻子与她的女儿。 原来婚宴是想办简单一点,就请少数几个人,但妻子觉得这是人生大事,最好得有一个正式隆重点的仪式,来表示虔诚,来开开心心地庆祝,也好让自己有个美好的记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18-02-04 01:58:14)

作者微信号:sunsetset 96年离开中国,去新加坡呆了十年,2007年来美国,并在此又呆了十年,离新加坡这十年中再未踏入狮城半步,现在,2017年的圣诞节,携儿带女回去新加坡探亲。 二十年后,早已是沧海桑田,世事变幻远超人的想象,回望,难免有许多的感慨,但也是美丽多端。如同人工的雕琢远比不过自然界的鬼斧神工,不以人意志而改变的命运的不确定性,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01-28 20:29:23)

无以分享半年前,我曾被邀请般去一个中国人的会议,分享教育孩子的经验。我想我受邀的原因是我女儿刚考上大学,似乎考得还不算太差,有人想知道的是,作为一个单亲爸爸,是如何在繁重的工作与生活琐事之余教育孩子的,也许从特殊家庭的个例中,更可看到些有用的共通的东西,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原是极不想参加这种会议的,一是我本性害羞喜静,不想抛头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8-01-21 23:28:32)


作者微信号:sunsetset 在自带俩未成年孩子的这几年里,曾有许多人诧异地问过我,“一般是妈舍不得孩子,你怎么自己带俩孩子,他们妈呢?” 我不知道现在他们妈在哪,只记得几年前的那天一清早,读高中和小学的姐弟俩立在机场的铁栏栅外,看着他们妈离去,心情悲伤忧郁地象深秋的阴雨天,他们不知道今后的生活在何方,会怎样。 姐弟俩在无助的凄风苦雨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