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en Zhao

个人读圣经的体会
正文

Karen讲故事#37:约瑟拜相

(2017-06-18 19:46:19) 下一个

酒政把给他解梦的约瑟彻底忘了,他下意识里根本想不到这个希伯来奴隶还会对他有什么用途。约瑟在监牢里又过了两年之久。这两年中,似乎他再没遇上能给他帮忙的人,监牢里的落难高官们安心地享受着约瑟的服务,喜欢他的为人,欣赏他办事妥善,但没人想到真正去关心约瑟,实际地帮助约瑟,为这个受尽冤屈的奴隶出头喊冤,似乎犯不着当这个好人。有多少人用完了人都白用,有多少人真正关心过下属们,佣人们?付了工钱就自认很公平了,如果给涨点工钱,发个奖金啥的,就自封好人了。当然了,这年头世风不古,手下人里也找不出几个真心关心老板,埋头打工的,所以大家都是你不仁,我不义,半斤八两。人与人之间情份棉薄。

我虽用了“世风不古”这个词,还真说不好在多遥远的“古”时,世人淳朴。看来约瑟那个年头“世风”已经“不古”了。经上说日光之下无新事,不是说历世历代没有新鲜事,而是说日光之下人心险恶古今同。不管我们的科技文明日新月异有多快,我们的风俗潮流更新换代有多勤,人们自私自利不改变,这些自私自利的人对爱的渴望依旧,对死的恐惧照常。

约瑟周围的人也和你我一样,都是只顾自己的人。有很多人伤害他,没什么人感激他,别人对他的服务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在极端恶劣的生存环境下,约瑟的心理没扭曲。约瑟以奴仆的身份,谦卑地服侍着周遭那些只想用他,不曾关心他的人们。神的恩典在约瑟身上显明了,神把约瑟打磨得很像主耶稣的样式。看看腓立比书二章怎么描写主的:

“祂本有神的形像,

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

反倒虚己,

取了奴仆的形像,

成为人的样式。

既有人的样子,

就自己卑微,

存心顺服,以至于死,

且死在十字架上。

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

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

约瑟被迫从宠儿成为奴隶,主耶稣主动从神子成为人子;约瑟受诬成为囚徒,主耶稣被卖当了罪犯;服侍人的约瑟被人遗忘在监牢,救赎人的主耶稣被人强钉在十架。我们的主被父神升为至高,在万有之上。约瑟虽是奴仆囚犯的角色,但他是被父神眼目时时看顾的宠儿,而且他的父神不仅在天上为他留了尊贵的地位,还要让他在世人眼里得尊荣,因为神要藉着约瑟为雅各的子孙们在埃及预备安身立命的地方。

神让约瑟拜相埃及的时候到了,祂让法老做了两个相关的噩梦。被噩梦惊醒的法老深感不安,他隐约知道他的梦可能影响他的统治,他要解了这两个梦,法老聪明啊,没有迷不信! 他立刻召来举国的术士和博士,全国的智囊团成员都到了,可惜这帮人七嘴八舌乱讨论一气,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的解释让法老越听越来气,法老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在旁边给法老递酒的酒政心里哆嗦上了,酒杯都拿不稳了。他很自然地想起了约瑟,可是他不敢开口,一是不敢在法老面前提他入狱的旧事,那是他和法老之间的別扭事儿,一点都不好笑;二是在法老和众人面前说自己忘恩负义也不光彩。再说了,法老的梦解不解的跟他关系不大。酒政恨不得躲开,可是神不给他机会躲。这酒政实在被逼无奈,竟然在众人面前认上罪了,“我今日想起我的罪来。”接着,他跟法老推荐了会解梦的约瑟。

法老听了酒政所说的来龙去脉,马上差人去牢里提约瑟。尽管约瑟对重获自由的这一天充满了期盼,他也从没忘记他的梦,但这一天的到来还是让他倍感突然。好在他必须“剃头,刮脸,换衣服”, 才能晋见法老,他一定用这段短暂的时间跟神说了他的感恩,向神求跟法老讲话的智慧。先见了神,才去见人,才去办事,是他的习惯吧,不然他怎么知道神和他同在呢。

果然,约瑟站在法老前不卑不亢,平静中透着尊严。法老马上对他产生了好感,什么也没问,架子也没端,立刻就向他说了自己的难处,向他求助,“我做了一梦,没有人能解,我听见人说,你听了梦就能解。”

约瑟在为奴为囚的十三年里,圣经里没记载他说过一句恶语怨言,对一个受害如此深的人不容易;也没记载他说过一句狂言大话,对一个本事高,能解梦的人太难得。反倒记载了约瑟多次提说神,归荣耀给神。这次约瑟一如既往,没在法老前吹虚自己,炫耀本事,没跟法老提要求,讲条件,要求洗刷罪名,报个私仇什么的。他用极简单清晰的一句话回答了法老,“这不在乎我,神必将平安的话回答法老。” 这简直就是约瑟告诉法老,“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 

法老一听这话,知道此人不同凡响,大有来头,他赶快把自己的梦娓娓道来。约瑟听了法老的梦,神情严肃地告诉法老,“法老的梦乃是一个,神已将所要做的事指示法老了。”埃及全地及周边要有七个丰年,接下来要有七个严峻的荒年,一定不可大意,要选个能干的人统筹管理全埃及的收成,要提前备荒。“至于法老两回做梦,是因神命定这事,而且必速速成就。”

约瑟清晰地告诉法老,自己这个希伯来奴隶所信的神是独一真神,埃及人所拜的诸多偶像是假神,在真神面前原形毕露。现在,这位有恩典,有怜悯的独一真神把祂要在埃及行的事启示给法老,让埃及做好准备,这是对埃及的祝福,让埃及人有机会认识真神可畏。

神马上就让约瑟看到了祂对埃及施恩,从坐最高位的法老开始。因为“法老和他一切臣仆,都以这事为妙。” 他们都看出来约瑟代表神跟他们讲话,替他们解难。替在位掌权者祷告,求神给他们智慧治理国家太重要了,我们有几个人如此行?胡乱指责他们的人倒是居多!法老惊叹地对臣仆说,“像这样的人,有神的灵在他里头,我们岂能找到呢?” 接着又冲着约瑟说,“神既将这事都指示你,可见没有人像你这样有聪明智慧。” 法老承认了埃及人拜的众多偶像是假的,所以他们中间没人有真智慧,法老能说到这份上,真是够谦卑的。而且法老认出了约瑟的智慧聪明来自真神,他打算投靠这位神。看看这蒙恩的法老打算怎么办,他诚恳地对约瑟说,“你可以掌管我的家,我的民都必听从你的话,唯独在宝座上我比你大。...我派你治理埃及全地。...若没有你的命令,不许人擅自办事。”

法老摘下套在自己手指上的印戒,亲自给约瑟戴上,又把金项圈套在约瑟的脖子上,让他换上细麻衣,还准约瑟坐他的副车,喝道的在前面吆喝,“跪下!” 这坐高位的派头真够大的,不服不行啊!其实草民不好管,当官的不拿个架势出来,很难镇得住,约瑟出身奴隶,这下子一步登天,法老在一天之内,就帮约瑟建立起了威严,让他能充分行使宰相的职权。这法老真聪明,会用人,给自己省了多少事呀。想象不出此刻的约瑟多么光彩照人,他的心里对神的作为如何赞叹!那一年他三十岁。

法老还赐给约瑟一个埃及名字,表示埃及整个社会对他身份的肯定。约瑟接受这个名字时,可能有些无奈,因为他为自己的儿子命名时,都用了希伯来名字。法老继续恩待约瑟,做大媒把埃及一位显赫祭司的女儿嫁给了约瑟,祭司阶层是埃及最上等的阶层,他们享受很多特权,但他们都是假神的祭司。约瑟娶这样人家的女儿也是无奈,但这家女儿真是太蒙福了,因为约瑟尊重神所设立的婚姻,一生一世只娶了她这一位妻子。约瑟没有因为她原来拜假神而轻视她,也没有在他自己的家族迁来埃及时去寻一位“志同道合,有共同信仰”的同族女子。约瑟肯定爱她,呵护她,因为这样才可能在灵命上影响她,让她和自己一起敬拜真神。圣经里没讲约瑟之妻亚西纳的信仰之旅,但圣经里提到他们家的仆人敬畏神,提到他们的后代们认同希伯来血统,舍弃了高贵的埃及血统,四百多年后,和做奴隶的希伯来人一起出了埃及。约瑟有神的同在,他在埃及影响了和他接触过的几乎所有人,他的妻子能不受他影响吗?!当然了,为夫和为相一样难,可能更难。我说的“为夫”不是指娶了个老婆,而是得到老婆发自内心的尊重与爱戴。

约瑟的高升让整个埃及震惊,波提乏和酒政肯定忐忑不安了,他们怕约瑟报复啊!可他们真想多了,约瑟从没让自己困囿于报复的恶念,正如他从不去追求空洞的虚荣。他是忠心的人,对神忠心,对人尽责。所以他急忙“从法老面前出去遍行埃及全地。...聚敛粮食。” 约瑟在埃及的存粮救了埃及和周围的人民不至饿死,他自己的家族也因此得以保全。

约瑟为相的时候,不仅救了埃及人的命,还空前地巩固了法老的政权。他先是让人们以钱买粮,“把那银子带到法老的宫里”,银子全归了法老,他一个子没留。接下来,他让人们用牲畜换粮。再接下来,他让人们以自己的地和自身的劳力换粮, 他把全埃及的钱财,牲畜,土地,劳力全替法老敛来了,还规定这些劳工们替法老种地要交百分之二十的租。约瑟帮助埃及建立了真正的中央集权制,听说埃及历代的法老都沿袭了这个制度。约瑟太厉害了,雇了约瑟的法老赚大了。我不懂政治,但我知道约瑟的治国安民政策出于神。

约瑟十七岁时父亲给了他一件彩衣,彩衣被他的哥哥们扒下来后,他穿上了奴隶的衣衫!后来换成了管家的行头。这身行头被波提乏的手下人撸了后,他被迫套上了囚服。现在他身着法老赐的华美的细麻衣,稳坐宰相的高位,谦卑,清廉,正派,公平,勤恳,蒙法老和埃及人爱戴,因为“耶和华与他同在,他就百事顺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