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圆满满

天蓝云白 花红柳绿 春满夏园 快乐自在 享受人生 珍惜生命
个人资料
夏圓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金马桶诞生记(五,六,七)

(2018-03-20 16:37:28) 下一个

(五)

话说此时,穿花侠闲闲客己将金叶金花金果子收拢到锦囊中,又左右分搭在边家小神驴的背上。

 

俺挺着装着一罐鸡汤,三斤牛肉的巨肚,左右折腾,就是爬不上小毛驴。 一阵冷风,几朵雪花飘落在小毛驴长长的眼睫毛上。她抬头看一下天空,嘶鸣一声,在我还未明白过来的时候,她叼起我的后脖颈,将我扔到她的背上。妈呀,恐高的猫不是好猫!我强忍着,深深的闭上了双眼。

 

一阵风驰电掣,估计到了夏府,却不见小毛驴丝毫有减速的感觉,俺睁开眼睛一看,却大吃一惊!这哪里是文学城的大街小巷、亭园楼阁啊?只见毛驴脚下乌云黑沉沉的,一波一波的涌动着,蹄迹所过,云浪翻滚。 而这浪,延伸着,一直到了云层的尽头。那里,有银钉子一样的星星,在乌蓝色的天空上闪闪烁烁。

 

这是在哪里呢?边神叮嘱过小毛驴去夏府的呀。夜空下的空气冰爽清凉,我忍不住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终于冷静了一点。长空万里,明亮的北斗和北极星,就在前方,指向那北极熊的故乡。

 

小毛驴蹄下风声更紧,我两手牢牢的环扣住它的脖子,手下感觉到它的脉博在跳动。它的脉博兴奋又热烈,却丝毫没有乱像。它绝对不是迷路了,今夜的长途奔波,它是否有备而来?寻思之间,小毛驴的脉却变了,忽的有如狂风下的纸鸢,一个惊天冲走,再如暴风骤雨,狂奔如注。

 

有情况。我抬头看到正前的远方,一颗红宝石般的流星飞奔而来。 小毛驴毫无回避之意,倒是脉像越来越激烈。 小毛驴呀小毛驴,你深夜千里飞奔,就是为了来撞这颗流星吗? 

 

小时候奶奶讲过,每一颗流星出现,就是一个人要死了。这颗异常美丽璀璨的流星,是我的吗?我居然有些哽咽,因为有许多人我还没有说谢谢和再见……我还没有将金子送给夏小仙……我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可我,怎么办呢?是松开手,从这云端跌落吗? 那样也会粉身碎骨,又何况这已是我的第九条命了。 正在两难之间,那颗流星越来越近、红色的光晕越来越大,明亮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伴随着有一阵异香缓缓袭来。

 

耳边响起小毛驴一声欢乐的长鸣,它停了下来。在它前面,侧身立着一匹雄健的驯鹿,鹿角宽广,四蹄健壮,毛色油亮。可让人难忘的,是它对着小毛驴看过来的温柔眼神。爱过的人都知道,那样的深厚的爱,足够让一个人,或者一匹驴子,一辈子也走不出那样的爱河。

 

小毛驴安静了下来。人类和猫类相似,一旦相爱,就喜欢舔舔啃啃的分享一些口水。而小毛驴和这匹雄鹿居然也是如此。云端之上的空气异常寒冷。他俩四目相对,免不了的呼了对方一脸的水气,而这水气,转眼便凝成了美丽的冰花。鲁鲁伸出舌头,给小毛驴一点一点的将冰花舔尽。

 

 

(六)

哦,孩子,你不想听爱情故事?这让你起鸡皮疙瘩? 哈哈,年少时我也一样。

对,你猜对了,那只雄鹿是北极双圣家的Rudolph,每年给你送圣诞礼物的红鼻子大驯鹿鲁鲁。小驴和鲁鲁如何相识相爱, 我其实也不知道。边神或许知道一些吧?

 

话说那日,我认出Rudolph之后,甚为惊喜,像所有的追星族一样,忍不住大叫一声:鲁鲁!” 

 

这于一对完全沉浸在爱河里、你侬我侬、耳鬓厮磨的情侣实在不合适。小毛驴已经完全忘记了伏在它后背上的我这只灯泡和那一大袋金子。它大吃一惊,一个窜跃,又抛了抛蹶子,我脸朝下摔了下来。慌乱之中,像不幸落水的人一样,我双手狂舞乱抓,却只拔下了小毛驴尾巴上的几根毛毛。。。

 

星光被抛在身后,我穿过翻涌的云层,向大地飞扑过去,风啸如悲鸣。小仙、闲闲,对不起你们。再见了,金子!我小声的说着,无助的闭上眼睛。。。

 

噗通一声,惊讶的是,大地以柔软和冰凉接纳了我,一场新雪还在铺天盖地的下着。 不远处有门打开的吱呀,又有脚步橐橐而来。有人走近了,又听他欣喜的大叫一声:哦,翠花!甜心儿,找到了,找到了!Hohoho

 

下一秒,有人提着我的双脚,把我从雪地里像拔胡萝卜一样倒拔了出来,重新栽在了雪地里。一坨湿雪从我头上掉下来,又滑到脖颈里,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对面的人眨了眨眼,咦了一声说:哈,原来你是个小人儿!”  

 

他又看看周围,说:哎,是了,是了,我曾寻得好辛苦!是你给我送回来的吗?太谢谢你了!来,见见我的佳妻,家妻! ”  话毕,他一把把我夹在腋下,一手提起那袋金子,往不远处亮着灯的小木屋走过,全然不顾我又踢又蹬、又嚎又叫的反抗着:“NoNoNo!这袋金子不是送给你的,不是你的!嗷~你这个小偷!

 

对了,这个人,的确是北极双圣之一的圣诞爷。他长着长长的白胡子,笑容可掬,跟贺年卡上一模一样,一定不会错。圣诞爷的屋子真温暖啊,壁炉里火光熊熊,有一口大锅咕噜咕噜冒着热气,散发着炖肉的诱人香味。我身上的雪顷刻化了,在脚下光亮的地板汪成一潭清水,这让我有些拘束而安静下来。

 

翠花,快来,你看我找到什么了!圣诞爷眼睛兴奋得亮晶晶说着,一边兜底儿将一袋子金叶金花金果子倒在了炕上,兴奋得将锦囊飞舞成了一道红光。黄灿灿的金子叮叮当当的四下滚开,在熊熊的炉火下亮闪闪的。

 

随着一阵高跟鞋敲打着地板的声音,疾步走来一位高挑女子。她每一步都是摇曳多姿,珠翠乱揺,煞是惹人喜爱。这位显然就是圣婆翠花了。她走近一看,双颊忽的生起一团红云,抬头冲圣爷嫣然一笑,端的是百媚千娇,清艳至致。圣爷前往拉住她的手,双双在地下就跳起舞来,嘭嘭嘭,嚓嚓嚓,哦哈哈。

 

“Life will go on, lets swing

至于吗?堂堂北极双圣家,一口袋金子让他们乐得载歌载舞发了疯?

 

折腾了半夜的我,又累又饿,先找来一只碗,蹲在地下大口大口的吃了碗炖肉。圣爷家的东北乱炖啊,着实美味,暖身又壮胆。吃完后,俺叭一下把碗摔地下,跳上暖炕叉着腰指着他们,利声斥道:小偷!小偷!金子不是你的!

 

北极双圣显然吃了一惊,老爷子的眼镜和翠花的下巴一起掉了下来,问:什么金子呀!

别装蒜??此处省略一万字,许多口水纷飞的怒骂和懵懂的迷惘之后,我从点豆游居士的方子,穿花侠闲仙的摇钱树,边神的小毛驴,红鼻子鲁鲁等一一讲起。半晌后,双圣终于明白,笑得捶胸顿足,房子簌簌发抖,连带着屋檐下的冰棱子也叮叮咚咚、唏哩哗啦的掉下几串。

 

我俩寻找的不是金子…… 我们要的,是这个锦袋呀。

没有它,老爷子怎么送给小朋友圣诞礼物呢? 没有礼物,天下等了一整年的小孩子们会多么伤心啊。

没有这个锦袋,我的翠花儿会多么的伤心呀。

哦,你知道吗,我俩青梅竹马,这原是我们的定情物,又是我新嫁娘时的红头盖。那时我十七,他十八……”

这么多年,这世界我都跑遍了,没有哪处比翠花给我烧的炕更暖,也没哪处有翠花炖的肉香。 ” 

鲁鲁?哦,这个家伙近来魂不守舍的,它不会跟锦囊有些关系呢?

翠花,锦袋回来了,要庆贺啊!这阵子我食不知味的,明天我要吃一整条翠花排骨!

 

双圣你一言我一语的诉说着,时而牵手抚掌,时而相视而笑,亲爱得中间插不上一根针。我忍不住暗暗心中叹息:世上何谓风光好,桃花自在情深处。这么孤独寒冷的冰封之地,也只有他们才能过得如此桃花朵朵开,芳华永不落。

 

 

(七)

金子自然还是我的。只可惜,双圣跳舞时炕上炕下的蹦来蹦去,金叶子金花金果子,被翠花的高跟鞋踩烂了不少。

 

双圣自是热忱有心,答应着将金子给我收拾好,又给我喂下一碗白菜炖肉、一碗东北荞面饸饹、一碗人参酒。然后,吩咐我小憇片刻。从未睡过北方暖炕的我,上了炕才明白圣诞爷的迷恋之心。那股暖流,从小脚趾头到耳朵尖儿,整个人都轻松畅快了。炕上的羊毛毡那么洁白柔软,折腾了半夜的我,头一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这一晚,圣诞双圣不只有我一个客人。小木屋的后面还有一个工房,一年到头,这里都是叮叮当当,异常繁忙。而今天晚上,却异常安静。这个反常,全因了这位不一般的客人。

 

此时,他正静坐在桌旁,面前放了一张棋盘。棋盘上的子在渐渐变少,可他却没有对手。是,他在跟自己下棋,因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寻遍天下名手,一次次带着希望而去,一次次却后悔而归。天下能过他几十招的,屈指可数。百招之外,竟无一人。 如此孤独求败,他只能跟自己下棋。

 

想当年周伯通困于桃花岛,练就左右互搏之术,此人亦是如此,硬生生的将一个自己逼成了两个不相干的人,左脑右脑互弈。 这于天下,也是常人津津乐道的一件趣闻,毕竟此互搏功力,需要有十二维思考的能力。天下传闻能够十二维界的人,除了已经作古的霍金先生,另一个就是蓝星蟹。

 

此时蓝星蟹坐在桌前,面容生硬,心情气恼,这并非棋有多难,而是在过去的多少天里,他发现每次都是左脑胜过右脑。想当初,左右互搏,结局常常不定而令他惊喜。而现在,还没开始就知道胜负,多么令人憋闷!许多天以来,他一直试图让右脑多一些训练。可今天,右脑还是输了!孰可忍,孰不可忍,气得他把盘上的棋子都嘎嘣嘎嘣的吃了。

 

这棋子分青红两色,做工的小精灵们在蓝星当初第一次发脾气的时候,就把他的原棋给藏了。可天下第一脑的蓝星蟹岂会被难住。圣爷家地窖里堆成山的是红红的胡萝卜和青青的心里美。尖尖的蟹钳飞凤爪游龙指,三下两除二就能雕刻出一套字迹刚劲的青红棋子。

小精灵们对着这位蓝星又敬又怕。每次蓝星咯吱咯吱咬得牙要碎时,他们就悄悄的隐出去,留给蓝星一段安静的空间。

 

当圣诞爷敲门进来跟他商量事情时,蓝星蟹听说要精美实用,美观大方时,仍是满心气恼,随手写了单子给了做工的小精灵:人生之实用。莫过吃喝拉撒。人生之随意,才是大方之极致。见便!

 

小精灵们一起商量了半天,挠了半天头皮,猜来猜去,最后决定这张客单的关键词一定是:拉,撒,便!

 

小精灵们兴奋异常,蓝星大师的谜被他们破译出了!做马桶时,更是尽心尽力,按了最新最流行的样式,恒温,冲洗,烘干,自动杀菌自是不在话下。精准精致,各种细微和体贴,当小精灵们写好使用说明书时,那本书已经跟牛津大词典一样厚。

 

当钟声敲响了十二点时,蓝星想起这件事,再盼付小精灵时,他看到一溜十个新马桶,金光锃亮的靠在墙边时,他的下巴,真的咣当掉到了地上!

 

蓝星再有性格,也不忍为难这些脸儿激动得红扑扑的小精灵们。接过说明书,一目十页,看完后倒大感兴趣,忍不住退了众人,捷足先登,先上去小试了一下。

 

这一试,倒解了蓝星一个大难题。

 

 

未完待续

 

金马桶诞生记(一,二)

金马桶诞生记(三,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2)
评论
cxyz 回复 悄悄话 这篇作者像圆圆 :)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嗯?神马情况?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猫猫啊,不是圆导的文笔!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圆导的文笔真棒!静观事态发展,哈哈!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军师啊,就怕你自身难保啊。
你,你耐心等下篇。
我,我实在受不了了,都快笑出病来了。。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好你个洋葱!还嫌不乱啊?我都惹上杀身之祸啦。
那个五湖以北,最近很多产。。
不过,你也是重点怀疑对象。总之,扑朔迷离。。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你说呢?;)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是哦是哦,你猜猜是谁写的?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那徒儿就浑身上下金灿灿,听金故事~~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夏圓\': 不要慌张,休要害怕。谁敢动圆导,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赶尽杀绝,连她/他的初恋都不放过。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ousewife2010' 的评论 :
传说中的美人鱼潜水的海域离北极不圆。。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我惹上杀身之祸啦?你是边大神的师傅,去告诉她,我圆,冤枉啊!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不是我写的。
石姐,翻箱底了吗?芳华照啥时上?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我还在等下一个密件啊。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军师,我被绑架了。。。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厉害了,我的金马桶帮!
洋葱炒鸡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ousewife2010' 的评论 :
先不谈桃子李子木瓜啥的,你家爱吃翠花排骨吗?

圆呀,把文学城蓝博主拿来一个个放大镜看过去:
蓝蟹同学?有些像。。。
政论家兼小说写手cng?可疑哦!
诗人春风风?文风浪漫多情,被指好多次了!很可疑!
彩烟游士一直不冒泡。。。肯定也不是Qun0
还有哪些蓝写手没被点名滴?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啊呀,起先我压洋葱的,糊涂了 难道不止一个?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真的会写呀,赞!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师傅啊,这是不同写手啊,风格完全不同,都是高手。回想起来,第二次徒儿也猜错了,第二次应该不是春风风了,这次就更不知道是谁了,我也觉得有点像师傅您写的,但再读读,又觉得是个男写手:))我奖不要了,一身上下都是金,足矣。
housewife201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客随主便吧。大家都知道你和漪园姐的妙语点评早已是文城博客两道不可或缺的风景线,We have been enjoying...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housewife2010\': 家妻,写作不是我的强项。不过画龙点睛画蛇添足之类的事我在行。
housewife201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你已接过同门师妹圆圆的命题作文,出篇博吧。:)
housewife201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葱儿这是投桃报李吗?我只能呵呵了。。。
housewife2010 回复 悄悄话 观后感:
1. 赶脚要把全城人都写一遍的节奏。。。
2. 圆规已改成每人不止猜一遍了,这是要猜转圈的节奏~。~。~。
3. 蟹星才浮出水面,那没有个一波三折,九九八十一难,谜底怎能水落石出?!
4. 最终是葫芦僧判葫芦案,无解,成为旷世迷题,留给后人。。。。。。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圆导修炼千年有七十二变,文风说变就变,若隐若现变幻莫测。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不见蓝蟹可能是他暗度陈仓奔金子去了吧:)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多大的事有蓝蟹在就不是事:)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蓝蟹想浮出水面无奈圣诞双圣那里冰天雪地难得一片水面可浮。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我还是以边边大神为马首是瞻,她说是圆圆,我也说,圆圆快出来吧,大仙儿已经说不杀你啦!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我这是缺了多少课呀!圆导写剧本啦?
吃出健康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我看过,是FENGFENG写的。圆导,我猜对了吧?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不用抓,蓝蟹在苦思冥想 。。。排忧解难。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起初蓝星蟹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最近每次都是左脑胜过右脑,蓝星夜不能寐独自在幽幽的北极光下散步,走着走着豁然开朗原来是极地磁场增强了左脑思维能力,如果是在南极每次赢的应该是右脑。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圆导的写手团队好厉害呀。。。。。。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你去把蓝蟹抓来!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姐' 的评论 :
田姐也有这感觉啊,倒也是,她是大作家,写故事有前科。。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苍天啊,大地啊,神啊,又是枪又是杀的,今晚我要做饿梦了。。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不知道怀疑圆导的人,有什么依据?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走火入魔了。。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蓝蟹不是出场,是浮出水面~~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哈,蓝蟹!他咋不来呢?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徒儿积极参与乱猜,精神可嘉!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感觉还是水沫的文字。。。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你怎么会知道?难道是闲仙?!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好期待~~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你也来捣乱!别忘了,精于写小说的水沫,偏偏怀疑你,弄得我也神经兮兮了。。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喜清静唯恐天下不乱,居心叵测,形迹十分可疑。。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蓝蟹摊上大事了。。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哈哈哈,黑贝王妃微醉潜逃啦?喜清静一开始告发的就是你。。
洋葱炒鸡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老实交代吧,锦袋咋跑你包包里去了呢?别说是淘宝上买的吧?你家毛驴儿呢?
其实,那个家妻housewife也有疑点,不是嘛?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莲子,我可是有名的受救济对象。

夏圆圆,快出来,缴枪不杀!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这次猜圆导:)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我猜是701的黄依依!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有趣,有趣,蓝蟹出场了~~~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笑死了,武侠小说转成爱情故事了。
洋葱和我师傅是重点嫌疑,我猜过冬日和水沬,这次猜边大神。再来再来。。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我知道!金马桶解决的是漏电的问题。
其他,太复杂了,我需要借用蓝星的右边大脑。
洋葱炒鸡蛋 回复 悄悄话 俺只好奇,金马桶解决的是什么问题呢?谁猜猜?
写文的人,说不定一天吃了甜的,一天吃了酸的,又有一天吃了辣的?倒的确更像团伙作案 。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三次的故事文笔不一样。难道是三个人写的?还未完待续,那么一定还会有等四个写手,第五,第六…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1哈哈哈

蓝星马上就会自己来了!:)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诶呀妈呀,等我从中国回来直接看答案吧!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使劲猜,猜过的可以再猜。嫌疑人不少,到底是谁,圆导心里也没底。记住,这是一个帮派,金马桶帮!
Let your imagination run wild!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