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圆满满

天蓝云白 花红柳绿 春满夏园 快乐自在 享受人生 珍惜生命
个人资料
夏圓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金马桶诞生记(三,四)

(2018-03-19 16:13:02) 下一个
密件内容如下,看清楚了,不是我写的!猜,使劲猜,金马桶帮都有谁,哼,好多人脱不了干系!
 
 

(三)

 

话说那时,我跟穿花仙侠闲闲客,别了游士,去了闲府的后院。

闲府地处四季如春的优美之地。院中奇树成峰,异花砌林,纵横有致,数不胜数。步履处,闲仙脚风轻拂,枝叶摇曳,更漾起花香四起,宛如香雪海,陶醉怡人。

 

可我不。虽说闲仙家的后院,于我可谓美仑美幻,却仍在其次。闲仙家三剑客,柠檬,查理和佳丽,这三位委实是我的发小。无数次半夜三更,趁了夜深人闲狗不闲,俺翻了院墙偷偷找他们玩儿,在狗窝里一起翻跟头,切磋咬尾巴尖的陀螺功,累了拱一处抱头大睡,饿了一个狗食盆里吃饭。每每玩得太阳一丈高,才打着哈欠摇摇晃晃的从后门经后花园溜回自己家。

 

柠檬她们飞奔而致的拥抱和舔脸大礼,让我惊喜让我忧,毕竟半夜三更翻墙逗人家的狗儿玩,不是什么好事儿。 我正半面脸儿乐得对柠檬呲牙咧嘴,半面脸儿强摆出沉静深刻之时,阴阳两不全之时,闲闲仙侠倒笑了:你们许久不见,一起玩会儿吧。到了时候,我来叫你。

 

这句话,颇有些深意。闲闲对我和柠檬她们半夜偷乐子撒欢的行径,知道吗?她可是从未说过什么。我沉吟未问间,闲仙已袅袅的去了,只留下一个轻盈的背影。月光此时己浓酽如水,在她的发梢和双肩,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银粉,静谧清幽,宛如水中莲花一般。

 

夜深的夜晚,世上有许多许多的故事在发生。无论举杯高饮,还是依涧听涛,或者奔驰于草原的辽阔之中,你所知道的这夜间的故事,只是你能知道的,我们实在更多的是永不停止的忽略。

 

那一日,我饮了一公升的鸡汤,又吃了三斤小牛肉,肚滚瓜圆之时,又跟柠檬,查理,佳丽玩了会儿叠罗汉,把闲仙藏在pantry最高处的烟熏三文鱼给取了下来。一猫三狗,个个都吃成了猪模样。 世上最无往不胜的迷药,忍不住的protein hit终于发作,将我们一众狗猫,横七竖八,宛如一堆跌落的面口袋一样,齐齐倒在闲闲家的饭桌底下。

 

我再醒时,已又在后院。这其间,我一定又忽略了什么,或许是内急,又何况我向来喜欢半真半假的梦游,或许我就是好奇闲闲仙侠和点豆游士的计划。

 

当我在月光下目瞪口呆之时,闲闲举着花洒子,喷了我一脸的清水,又一记兰花拂面手,把我掉下来的下巴给顶了回去。我才结结巴巴的说:这个,这个,这个……”

 

一株高大的金银花树,光华灿烂,熠熠生辉,令我眼花瞭乱,几乎睁不开眼睛。树下高高一堆金叶子金花金果子,也亮闪闪的发着耀眼的光芒。这个,我来时分明是没有的。

 

闲闲先前一身淡蓝长纱衫,己换成了缀满美丽花果的热带劲装,袖子捋到了臂弯上。一根橡皮筋,把一头长发悉处收拢,脚下一双牛皮小靴,沾了些泥水点子和碎金叶子。闲闲脸儿红扑扑的,月华清冷,却挡不住她的热情和满头大汗。

 

她香足轻点,将一堆花肥,音乐CD,花洒子推到边上,笑笑说:这下够了吧!这棵摇钱树啊,你给它施肥,听音乐,唱歌,它花叶繁茂,果实累累,真是服了游士的方子。 摇钱树呢,也是树如其名,得摇啊摇,摇啊摇,才能摇落下来。”    说着,她又揉了揉双臂。

 

天上一夕,人间千年,我不知道闲仙如何让她的摇钱树于几个时辰之间开花抽叶结果。她的仙气,岂是我猫族能懂?俺只得深深的鞠上一躬。她笑曰:别谢我。夏小仙正缺这个呢,你早早把这些送去她府上吧。我呢,也是得了她的快乐的人,这点也不言谢。这对胳膊嘛,累两天就好了,别人问起,我就说是和柠檬练摔跤来着。

 

月华浓,夜风重,凉意层层涌。谁家帘栊轻叩处,点点萤火入梦。

 

远处的夏府,依稀有灯光传来。想必夏小仙尚在为发奖这件事愁得难以入眠。俺点点头,说:好,我这就将这些金花金叶金果悉数送去!

 

 

(四)

夜色中,传来扑哧一声笑。

这是何人?近在咫尺,猫族的我,却一无所觉!非朋则敌乎?猫性难移的我,一个后跌,窜到了近处的花丛里。不曾想,那是闲闲家的香水玫瑰,一阵刺入毛皮的巨疼,伴着浓郁香甜的花香,一齐袭来。

 

来人显然是个丽人,婀娜多姿,风一吹过,轻盈得像片云朵儿,简直要飞起来。俺看了看她不盈一握的细腰身,突然有了压力,狠狠的将自己的肚皮吸了又吸。

 

得得兩声,她从树荫下走了出来,手里还牵着一匹小毛驴儿。小毛驴儿打了打响鼻,月光下的驴眼,有一些我很熟悉却又似乎忘记了的光芒。那是什么呢?我苦苦思索着,几乎已经忘记了屁股下的玫瑰花从和锥股之痛。

 

这玫瑰的花香,世人何以迷醉?几百年的前生后世,尽化烟云散,可有些东西,却如大浪淘金,永远不会忘记,一个星夜,一个回眸,勾沉了的,或许不仅仅是回忆。

 

边神笑曰:今天无事,我便去城外老柳村的果老张家喝一杯。回来这一路上,老远就看见这边的天空,热气腾腾,光华交映,比城头的无牙长老家的太阳宫还亮堂。 闲闲仙家素来以清雅取胜,忍不住过来看看,想你把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给搞过来烤红薯呢。这大冬天的,红炉新醅,着实好。

 

边神围着金子堆转了一圈,摸了摸她有十八个口袋的包包,打开了一层又一层的拉链,掏出一方锦囊来,说,我今天还真是来对了。早见你摇了半夜的树,可怎么运过去呢?这个锦袋,如来佛祖装过千妖百怪,收了进去,却不见鼓囊。这么多金子,让俺的小毛驴帮着背过去吧。

 

边神抬头看看北方的天空,却收了笑容。顺眼望去,北方的天空,不知何时已是乌云叠起,狂风呼啸。边神叹口气说,风神和雨仙这一对儿欢喜冤家。纠纠缠缠,爱恨痴狂。这次必有暴雪,俺家就要来客了。我得早些回去候着。” 

 

边神打了个唿哨,只见一匹长着双翼的骏马破空而来。边神一扭腰,一飞腿,身轻如燕,腰似摆柳,纵身跃上骏马。她坐直腰身,一身深蓝的华美袍服,映得长夜下的俏脸愈发的美丽。风盘旋着,边神的袍服鼓荡如旗,几乎要飞了起来。她卷曲的乌发,如瀑布倾泻又飞溅。电光火石间,一人一马,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空留下马蹄得得处,溅起星尘点点,如涟漪般,散开又湮灭。

 

俺挣扎着从玫瑰花丛爬了出来,又揉了揉屁股,心里暗暗惊叹,今晚怎么了?尽是些稀奇到人生不得一见的奇情幻事。还有什么在等着我呢? 

 

看着乌云翻滚的天空,心里倒生出些莫名的欣喜和渴望。

 

 

未完待续

 

金马桶诞生记(一,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7)
评论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圆圆大导演也是要拿我当挡箭牌呀……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刚刚又收到密件,惊掉了我的下巴!
晚上贴,让你们跟圆导一起满地找下巴!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我现在刚有时间读圆圆家中各位兄弟姐妹的留言,我突然看到边边大神在我之前已经掐算出:作者是圆圆!哈哈,开心呀开心,不谋而合,英雄所见略同,Great minds think alike! 有边边仙姑在前,我觉着我的智商也不由地涨了一格。
圆圆,快揭谜底!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据圆猫小盗回忆,金马桶是一辆奔驰送来的。。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圆圆,我不小心把你的留言碰跑了。开着奔驰来接你去重留一个。留完言保证再开着奔驰把你送回来。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等续集,接着猜。现在的热猜是洋葱和我师傅,者师傅却在往水沫身上引。好吧,今天我猜是水沫。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越来越怀疑最大嫌疑犯就是圆圆本人。这性别,显然不是春风风啦,这文笔,一定就夏圆圆。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哇,圆导家门庭若市,热闹非凡,眨了个眼忙了点家务,就错过了好几篇,先回个神儿,好好补补拉下的功课。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我?大家不会猜我的:)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俺今天决定了,把宝压在夏圆圆身上,的确如喜美人所说,她是“贼喊捉贼”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继续忽悠中。。。
housewife2010 回复 悄悄话 夏小仙梦游一天,人间已千年,这连续剧变成了史记:)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昨晚去圆圆家刺探军情,威胁利诱加千恩万谢。怎奈圆圆守口如瓶。说什么真相会大白, 耐心点, 看连载。; ) 唉,看来我是当不了 KGB。
只好回来傻猜了,这文儿美的如梦如幻,我猜是葱儿,要不就是圆圆贼喊捉贼。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神秘人的文笔确实神。
五湖,不是我写的,好多人在猜是谁写的。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生常谈12' 的评论 :
彼猫非此猫也。。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蓝蟹,金马桶帮主越编越离奇,身为军师的你,目标太大,恐怕脱不了干系。。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好像在读圆版封神榜,好文笔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水落石出之日,看水沫的戏。: )
老生常谈12 回复 悄悄话 猫小圆这个梦好长,10个小时的梦。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圆导翻云覆雨虚无缥缈。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葱儿跟圆圆这戏演的,太可爱了,就是不太像啊:)

反正我已经猜对好几次了,有奖就行~~~

洋葱炒鸡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刚刚去春风风那边瞅了一眼,也在说什么三生三世,桃花灼灼啥的。偶觉得有人麻烦大了!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谢师傅金沙发,金杯,还有我这一身的金,喜mm说,小心师傅哪一天把我当小金人给嫁出去了。师傅,我哪里都不去,公主国王都不要,我就在师傅身边吃香喝辣,敲锣吆喝。
我今天还猜Chunfengfeng;))
城里的故事好看着呢。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听说过啥叫躺枪吗?你没看见闲闲把我也当嫌疑犯了?苍天啊,大地啊,我为什么要偷偷给自己送金马桶啊,啊。。
洋葱炒鸡蛋 回复 悄悄话 呵呵,俺躲在群众中默默的看热闹。
苍天呀!大地呀!为什么我这么安静的人都还会中弹?! 木有天理 :)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我猜想越到后面越金彩!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被你这么一说,我也开始怀疑我自己了。。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不猜也罢,做金饺子去。;)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哈,有意思,反正也猜不着,索性先不猜了,静静地看小说 :)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我平时不怎么看大家的小说,猜谜时候就亏了。我再加一人进金马桶帮:夏圆!
吃出健康 回复 悄悄话 不猜了,还想看下集,好看,怎么有点像听评书似的。问好圆导!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看见了,是诗啊!我没猜是我,想帮你破案:)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姐' 的评论 :
收到下一个密件马上发!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还有晓青。。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水沫狡猾,转移视线,想为谁开脱?~~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边神在剧中是个骑小毛驴儿的大嫌疑犯!~~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哈哈哈,闲闲,你太可爱了!
惨了乱了?你分明是仙角啊,装神马糊涂?~~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期待下集!逗!文城聊斋开始。。。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人算不如神算。。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你到前篇去看看开头,“晓风残月,杨柳岸青”,看见晓青两字没?
你老实交代~~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这么说,此金文是这些人接力写的:洋葱,彩烟游士,水沫。。。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神算。。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葱儿太厉害了,又写故事,又送金马桶,谜底揭晓,全是冰雪聪明可爱无比的葱儿~~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徒儿使劲猜!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隐藏得很深的特务头子Qun又来放烟幕弹了~~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金马桶帮主厉害呀,一帮人啊,不得了。。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徒儿,师傅的沙发是金的!
上好茶!茶杯也是金的,哈哈哈,金豪,金嚎呀~~
你也是一身金吧?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这对胳膊嘛,累两天就好了,别人问起,我就说是和柠檬练摔跤来着。 ” 这才女(子),太有心了,还记得我摔疼胳膊,感动哦。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 Qun: 嗯, 刚才把洋葱漏掉了,现在把她也列入嫌疑犯中去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我的天!又笑翻了,越来越神秘复杂缠绵,下集下集!能和狗儿玩成这个样,豪爽之间飘洒出清新的,是洋葱。
“月华浓,夜风重,凉意层层涌。谁家帘栊轻叩处,点点萤火入梦。” 太喜欢了!
不对,这个诗,有Chunfengfeng的影子!?
惨了,我乱了,你们猜吧。
qun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看看洋葱的倾城之恋你就明白了。 Chunfengfeng 不了解闲仙,不了解点豆游士,更不了解这次的金马桶事件。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破案啊!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笑喷了, 一个个都太有才了。 这事儿开始闹大发了,俺要认真对待了。 先用排除法:
不是美女作家们: 水沫、小树、喜清静
不是松松,暖冬、qun、莲子、闲闲客、冬日、家妇、子乔、zhiyan,一凡、晓青、菲儿
不是我,不是俺师傅(因为俺师傅除了到处拍马屁外懒得写这么多的)

现在嫌疑犯只剩夏圆圆和Chunfengfeng了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等下集。。
一次猜一个,多来几集猜个遍,总有一个对的。今天猜是波城冬日。
qun0 回复 悄悄话 呵呵,有意思。因为是发生在圆宅里而且人物都是和小夏有关的知名网友。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慢慢连载就知道不是谁写的了,文中出现的有名有姓的人物都不会是作者了。可别我这么一说,作者就干脆点着自己的名字写几句来撒烟雾弹~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先坐沙发!等下再细读。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