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7-6 帅哥住校医院被女护士大美扎臀的故事(续)

(2015-07-09 11:57:01) 下一个

取自虚度的青春第7篇。阅过前传四姊篇,再看本篇,嫁人动机释然:
  插图版:校医院里割小鲜肉皮儿的故事(18+)
  从书店买回裸体画册遭同学抢(14+珍贵组图)
  寻找遭抢的裸体画册时,拽到枫丹白露(组图忆影12+)
  帅哥住校医院被女护士大美扎臀的故事(稀奇插图)
  
  上回说到高俅因泡实验室女老师,吃喝过猛,致急性阑尾炎发作,住进校医院,长腿高个女护士大美来病房,让他退下病号裤,给他后臀部注射消炎止吐药。
  大美手持注射器,造型冷艳,撩人心怀,令高俅副交感神经苦不堪苦:尼玛能美得不这么炫目吗,老子术后缝针,没开线呢,医嘱不可俯卧不可侧卧只可仰卧。仰卧之上,岂容裤儿退下?退下则“”,况且也还是扎不到后臀不是?
  大美见无法侧卧,便许他下床坐扎,一旁去备药管儿。
  高俅慢腾腾下床,试以调侃粉饰尴尬:“我说……就您一女的?没男医生吗这里?”
  大美若无其事答:“护士的活儿。你觉着会有医生愿意帮你扎呀?您教授啊还是博导?”
  
  说实话,高俅泡女虽非单数,上集里还把实验室女辅导老师吻了个七荤八素,却仍不算真正意义之非处,花架子有余,真刀真枪没干过,刺激点低,于这种场合以这种方式在女生面前退裤,不坦然,侧身角度令腹前腰后皆在大美视角范围内,被她三指平探后臀腰,找下针点,探得体热难抑,恐问题凸出,就推说小腹缝了针的伤口给坐叠了,不得劲儿,还是站扎吧。
  “扎不扎?不扎我要忙别的去了!”大美忍着不耐烦,让开地方,推针头挤空气,容高俅起身背对。
  
  殊不知,病号服里无内裤,就在大美挤完空气华丽转身之际,不知是挨扎恐惧触神经,还是护士美貌震心灵,高俅提了着病号裤的手一哆嗦,裤自手中落,U盘裆中出。
  对于一般性的小u,大美作为护士本已见怪不怪,然丫那阳光少年,见光挑衅,多少事,从来急,嗖嗖地,多此一举,侧面瞥去,竟成“”势。大美不悦,沉脸嗤之以鼻:“哼,速度还挺快,小流氓心理在作怪。”
  高俅闻之不爽:“谁、谁流氓啊?”
  大美不爽有加:“不流氓?怎么回事?”
  他面红耳赤:“什么怎么回事?”
  她斥之:“装什么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辩之:“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争辩若斯,彼此互嫌,高俅不屑与她共处一屋,退至门外。
  大美坐在床头,鼻孔朝天,表蔑视,话满嘲讽:“你不会节制不会自律?号子里关二十年才放出来怎么着?”
  高俅受不了这般恶语做空,目圆睁:“和、和节制自律有关吗?您做护士的道理早、早该懂了。”在你一句我一句斗嘴过程中,高俅满脸尴尬红深化成愤怒紫,唇上胡须倒立,颈上青筋乱抖,喉结直下型摇滚,胸脯急促起伏,丹田之下奔跑的兄弟一如中国A股2015年7月遭遇恶意裸空,英文术语即Naked Short,疲软跌停途中,颓然蔫成“”状。
  大美气哼哼离开,走到门口冲他狠瞪一眼,至此,临风玉树化为愤怒小鸟,呆若木鸡,与身并拢合为“”。

  
(上方音播器采以HTML5标准格式,兼容windows、IOS、andriod系统之浏览器)

  是夜,大美值夜班,按医嘱,不得不再去给高俅量体温,经过灯光稀缺暗淡阴森的走廊,正心虚,又突然碰到高俅起夜,从走廊拐角的公厕走出,吓得差点尖叫起来。二人走廊相遇,冤家路窄,话不投机,继续争辩,从青春期辩到生理常识,越辩越酣,辩到走廊尽头,辩得如梦如幻,大美口才不敌,改战术,文卫变武攻,随手从秀腿根部拔出一支支注射器,嗖嗖嗖!珠玑玉臂抡起,口中念叨:白天没扎成么,今晚给你补齐!
  
  砰砰然,声声闷响,高俅接连中招,真个是:
  走廊无人随意吵
  注射器飞繁如星
  帅哥未及抬头望
  早有飞镖落满腚──
  
  好!定格、倒升格、再定格!哈哈……千万别相信这个,大美她从来就没有这样勇敢过,这样壮烈过,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记忆总是被情感改头换面,真伪难辨……听,你听,有时候一曲金色的炉台可以把人带回记忆的过去。好吧!就此继续我们的故事,先不管它是真是假,或者说根本不屑表现生活的真实,要表现的,是情感的、心理的、主观的真实。
  其实,大美和高俅的头脑如皎洁的月亮一般清醒。让我们重新回放这一段,真实的故事是:大美从白大褂兜里掏出体温计,本来要向上递给他,抬起珠玑玉臂,手指气得一时发抖,嗖地向下一劈。
  砰然一闷响,高俅中招,体温计隔着病号服,摔碰在其生机勃勃之阳光少年上,顷刻断成两截儿──嗯,断的不是别的,是体温计,一半儿跌落在地,哗啦啦嚓,水银顷刻间于地表翻滚成大大小小几个浑圆的月亮。
  高俅对大美的行径零容忍,次日上午,来医院院办告状,说如果不想给普外科带来恶劣影响的话,今后非得安排她照顾自己不可,以观后效──
  
  院办领导巴不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大美加以严肃批评,让她向他道歉,并做好定向陪护工作──
  
  此后几天,住院部的病友们经常瞧见大美陪护高俅在校医院旁边的大操场上散步,面部表情从冷若冰霜变成和颜悦色。慢慢地,散步时一个换掉了护士服,一个换掉了病号服。
  

  看来,他俩本没有感情,陪的时间多了,就陪出感情了。几周后,高俅出院前一天夜晚,有人在后院墙角一处发现二人腻在一起……再后来,两人一起在学校礼堂看电影,高俅问她,跟我说说,给男患者屁股上扎针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大美说,因人而异,小男孩儿的话,会觉得小屁股样子好可爱,注射前乐意给它按摩几下,让臀肌放松。如果是年轻小伙子的话,扎的时候会用大力气,毫不留情!
  为什么?高俅特想知道。
  不然扎不进去的,您想啊,他们见了女护士,臀肌本能的紧张,硬得跟沙袋似的。
  
  高俅一乐,问:那你给我扎的时候,什么心情,就没脸红心跳过?
  大美嗔怪,废话吗,最兴奋的事情,莫过于看见帅哥的臀部了,尤其是给属于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男孩儿注射时,真的有一种想和他调换一下角色的强烈念头。
  又过了半年,高俅突然宣布要登记结婚了,新娘就是大美。六年前,大美不经意看到这篇段子的号外时,特意写来在“校医院里割小鲜肉皮儿的故事”开头亮给各位的那封信,还附上了一张生活照──
  
   阅读 (8800)本系列缘起于:
  插图版:校医院里割小鲜肉皮儿的故事(18+)
  从书店买回裸体画册遭同学抢(14+珍贵组图)
  寻找遭抢的裸体画册时,拽到枫丹白露(12+)
  帅哥住校医院被女护士大美扎臀的故事(稀奇插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pltc63 回复 悄悄话 乐不可支!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顶老哥牛文。青春无敌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