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和《追捕》高仓健有关的温馨记忆(配图18+配乐)

(2014-11-19 10:52:51) 下一个

“我是被警察追捕的人!”
“我是你的同谋!”

有一部日本影片及其主演,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观众的心中永远无法被忘怀,影片原名《君よ、憤怒の河を渉れ》,直译“你呀,涉过愤怒的河”,1978年10月上影译制片厂完成配音,在片头叠印了个意译的片名叫做“追铺”。作为文革结束后第一部公映的资本主义国家影片(和另两部日片《望乡》、《狐狸的故事》构成首批引进片),“追铺”在中国影坛引起了空前的轰动,以至于直到八几年了还不断有国产侦探破案题材的电视剧在片头片尾乃至配乐上刻意模仿这部电影的风格。“追捕”的男一号后来亦被欧美电影界誉为“日本的克林顿•伊斯特伍德”,这种对于刚毅、沉着、不苟言笑的硬汉气质的评价真是十分准确。

“日本的克林顿•伊斯特伍德”姓高仓,名健,九天前在东京都内病院逝世的消息在昨天才被公布。

最早看到高仓健的《追捕》的时候还在念中学,一张机关礼堂招待票,令我有机会被银幕上北海道牧场富二代真由美和东京地检检事“高仓健”在石洞篝火映照下相拥接吻的镜头感到唯美,也对这组镜头的背景音乐──电子弹拨乐音色的主题曲“啦呀啦”的慢板温馨的处理印象为深。

二十多年过后,大概是在2000年夏日一个周末的下午,我无所事事无处打发,就去了东京都下的一个市役所的市民馆,坐在八楼顶层音像室小单间里,慵懒地看起《追捕》的日语原装片来,再次看到当年最令我感动的石洞篝火温馨配乐那一刻,没想到还能别有收获──

“高仓健”劝趁夜摸黑来探望的真由美别管闲事赶紧归家,真由美不弃不离。“高仓健”急了:“我是被警察追捕的人!”真由美也急了:“我是你的同谋!”篝火燃,乐声起,法式拥吻沁心脾……然而,随后,留在中学岁月里那段唯美记忆就被接下来的未删节镜头(原版1:03:50起)给接上了地气──

早在七八十年代的国内,也确有一种说法被人们传来传去,说片子里的真由美原本是脱光了的,那段胶片给掐掉了。当年谁信这个,无聊,从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全国各阶层男人谁内心里没喜欢过真由美?无数文艺女青年谁没迷恋过高仓健呢,做事要做“真由美”这样的事,嫁人要嫁高仓健这样的人,这段合情理接地气的镜头倘若公映在当年的天朝,会有多少文青愿意或者认可“高仓健”和真由美的婚前性行为呢?在那个读书上进的八十年代,国内有不几个小有名气的电影演员,只是在家里办个贴面舞会,边跳边摸的就被公安机关追捕,被法院判刑,被媒体点名宣传成了资产阶级腐朽堕落的生活方式。

到了2002年,有一天,是上午的九十点钟,我在成田机场全日空柜台前办飞北京航班的登机手续时,抬头瞧见高仓健站在几米开外对面的头等舱柜台前办登机手续,身条清瘦,站得笔挺,完全不似七十岁的样子,看着就像四五十岁的样子。他身边还有个同伴,早早办完了登机手续,站在几米外等他。那年代同一个值机岛只能同时办理同一个航班,高仓健自然和我是同一架航班飞往北京,只是那时候的他对周围走来走去的人们已经几乎失去吸引力了,我让给我办手续的地勤职员回头看“健San”,地勤头也不抬地说那么老大叔了没什么好看的了。三年后《千里走单骑》公映,一回想前后时间点儿,觉得他当时应该是去北京签约接活儿的吧。

2007年春夏,八千里路云追月伊始,我才留意到飞来飞去的这条航线上,有一段就是“高仓健”从北海道逃回东京的线路。由北向南,八千里路才过,飞机进入茨城县境,飞越水戸,徐徐降低高度,穿破一片云层,降入低空。蓝天之下,往南看见大洋西侧一条笔直如线的九十九里滨,沙滩在阳光下午睡,闹腾的浪花儿错落点缀成一条条白鱼的模样。

从那时往前三十多年,被控以抢劫强奸杀人罪遭陷害的东京地检检事“高仓健”从北海道开了架塞斯纳牌儿私人小飞机,就迫降到这一带的夏海海岸,上岸到水户,爬进一辆货车,沿51号国道南下到成田,再拐往西北方向彻夜开到长野市,在长野下了货车,上了中央线电车往东南回返到山梨县的大月,下车徒步翻山越岭进入东京都的青梅和甲州街道一带,经过北多摩到了立川……这一段一段的路线,在我也早已是驱车或者乘车重复走玩过多次的熟悉啊,结合影片来看它们四十年前的落后模样,就感觉颇有点儿意思。

最后潜回到东京新宿地带的“高仓健”在新宿三丁目被便衣警察发现,再被真由美放马相救,住进东京希尔顿酒店,矢村找到酒店,挥拳要砸客房房门,想了想却又扭头欲离开……这是小时候看过此片的记忆。但在那个市役所音像室里接着往下看的时候,矢村却是在门上先敲了四下,紧接着挥拳砸了五下,这时里面传来真由美的声音:何方ですか/哪一位呀?“警察だ/警察!”“何の用でしょうか/嘛事儿呀?”

矢村进了房间就问“杜丘どこだよ/杜丘哪儿呢?”“誰も居ないわ/没人呀。”矢村一眼看见房间一角浴室门紧闭,正要走过去,被真由美慌忙阻拦──

真由美怕拦不住,就在矢村面前脱光了衣服(原版1:52:30起),厉声问他要不要一起进去──

后来,好像是2009年,朝日电视台请中野良子也就是真由美的扮演者作采访节目,主持人提起这部电影里的这一段全裸镜头时,中野良子爽朗大笑,告诉主持人当年那个裸体镜头是由裸替代拍的。

七十年代后期到八十年代初期,《追捕》主题曲“啦呀啦”也曾火遍全国各地演艺舞台,不知道有多少位以说学逗唱功底自诩的专业相声演员,包括获过文化部奖的,喜欢边说边唱“啦呀啦”,没几个音唱的准,八十年代初跳槽到北京曲艺说唱团当团长的相声界大腕儿首创首演“啦呀啦”,所有半音阶音符4和7全都跑调到5和i上去了。

一晃儿,时间走到了影片的最后一分钟,在东京国会议事堂前车水马龙的大街边上,真由美问他:“終わったの/完啦?” 高仓健答:“いや、終われ無いよ/不,哪儿有个完哪。”说罢戴上墨镜遮住发红的眼睛。真由美再问:“一緒に行ってもいい/能一起去么?”这一回,2014年11月10日,高仓健没能伸出左手扳起她的肩头一起前行,而是独自一人默默地离开了喜欢他的世界各地的观众们。

啦呀啦~啦呀啦啦 啦呀啦啦~
啦呀啦~啦呀啦啦 啦呀啦啦~
啦呀啦~呀啦咋~啦啦啦~呀啦~
啦呀啦~呀啦啦~啦呀啦~
......
截至目前,日本各地已经陆陆续续挂出了许许多多的黄手帕,悼念一代影星高仓健。

阅读 (7200)
湘南藤沢系列:沙扬娜拉,湘南我的爱(视频、图)
伊豆舞女系列:她不会堕落成R级的热海脱衣舞女吧
长崎蝴蝶系列:长崎的蝴蝶女,碰上了美国的“陈世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老哥X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萸香慢' 的评论 : 最后的视频是未删节原版,1:03:50和1:52:30
紫萸香慢 回复 悄悄话 那时我可能刚上小学,如果有那么香艳的镜头估计就看不成了。我就记得两人骑一匹白马的镜头了,还有墨镜很酷,再有就是大家都在学“你也跳下去吧”的词。美好青葱回忆的一部分。RIP。
老哥X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outon2008' 的评论 : 最后一张图与“啦呀啦~”之间,你的浏览器可能未装realplayer插件

回复 '一苇如舟' 的评论 : 是啊,竟然没有人提及编剧和作曲者
一苇如舟 回复 悄悄话 永久的记忆。但有谁提起过电影的编剧和啦呀啦的作曲人呢?
houton2008 回复 悄悄话 那有音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