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聊聊和韩人几次擦肩而过给我留下的正面良好印象

(2014-07-03 14:09:26) 下一个

借中国首脑访韩成热点话题之际,通过几件事聊聊以往和韩人几次擦肩而过给我留下的正面良好印象。

乐天世界

那是在汉城还没有改名为首尔的时候,一个星光清澈的冬夜,大概是夜晚九十点钟,我还在汉城最大的游乐场乐天世界(LOTTE WORLD)里踟蹰。当我站在一排栏杆后面凝视夜幕下划掠闪烁的过山车时,被一个跑过来的小男孩儿从侧面给顶撞了一下。那小男孩儿约十二三岁,小学高年级的样子,站稳后,面朝我,向后退出大半米,双腿立正,双臂笔直下垂于腿股两侧,中规中矩地冲我点头鞠躬,说了句“脚松哈布你打”之后跑掉了。没的说,内句话准是对不起的意思。

看得出来,韩人的家教将在公众场合的外在表现和应对作为礼仪内容之一,所谓追求思遣即在公众场合照顾他人感受的一种精神面貌,总的感觉是韩人比较讲究自律的“公众场合”通常是范围景观比较大的地方,例如城市广场、大型公园、机场候机厅、公交系统等等。而在小型居所例如居民楼层等社区的局部范围里或许还有自律不足的地方。但是,在公众场合照顾他人感受的思维方式和礼仪家教恰好是祖国大陆汉民族群体当中为太多人所无意识所欠缺的东西。


汗蒸幕的搓澡

搓澡,设若在日本各处温泉或钱汤的男池里,没的说,清清一律是女人的专职工作,男人给男人搓澡在那里会成为匪夷所思的奇闻怪象而遭人耻笑的。各位若对日本搓澡详情感兴趣的话,请参阅:大地震后100天,体验女技师搓澡的乐趣!

但是到了韩国呢,事情却起了变化,无论哪家汗蒸幕,只有男人给男人搓澡这么个YY组合。

一天下午,在首尔一家排名二三的汗蒸幕里,离预约搓澡时刻还差几分钟的时候,我走出桑拿间,站在淋浴喷头下冲洗,听不到日本温泉或钱汤里贯有的搓澡女工走出与男池一门之隔的搓澡间冲池子里的男人们高喊“预约搓澡的客人XD桑在吗”那类的吆喝声,而是被一个男搓澡工一把抓住手腕默默地领走。

原来到了搓澡时刻,汗蒸幕的男搓澡工就默不作声地在一排排淋浴喷头下冲洗的客人身后环绕,看谁像他待搓的客,就上前一步一手抓住客人的胳膊,翻看手牌儿进行确认,确认OK就拽着领走,从头至尾不说一句话。人家这样的做法好处就是尊重隐私,不像日本女搓澡工那般连喊带吆喝地暴露客人名字,同时引起在场众客们的注意力,令被搓客人在众目睽睽目送之下尴尬走进搓澡场。


梨泰院地铁站

首尔南山南侧梨泰院地铁站,我看不懂悬挂在售票窗口上方只有韩文没有罗马字标音的地铁线路图,进了检票口,问一个刚刚走下台阶来站台等车的三十几岁的男人,比划着说要过江,回Dangsan。那韩国男人丝毫听不懂英中文,在我Dangsan Dangsan地呼叫几遍之后,他绝地反击,率性地冲我一摆手,让我别再讲话,抓起我的胳膊,拽着我上台阶,拐弯儿,再拐弯儿,再下台阶,领到另一个站台,手指脚下,示意我就站在这里等车,别动,然后,他默默地离去。其实像他这样事必躬亲助人为乐的做法在首尔大街小巷挺普遍的,问路时碰见过好几次。


北京机场

北京机场T3候机楼启用才一年多的时候,我在里面还找不到北,问一个匆匆而过的帅哥,那哥们儿非常耐心地听我说完长长的好几句,尔后,一仰首,手指自己的方头,咕哝出一词儿:韩锅。然后告诉我他有个北京女朋友,个头儿比首尔女孩子要高出许多,可是最近突然说要跟他分手,为此他特意从首尔赶来北京,怎么劝,也劝不回头了,他很难过。

阅读 (26400) 请参阅:大地震后100天,体验女技师搓澡的乐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民族解放 回复 悄悄话 日本人的一切文化都是来自华夏,并被他们完整地保存下来。而华夏大地上的人早已经遗忘了。日本人是华夏文明的真正继承者。
按照文明决定的规则,日本人才是华,中国人早就退化为夷了!
eN_Joy 回复 悄悄话 鞠躬的动作好像日人较为标准,韩人次之。国人不大行鞠躬礼,所以动作显得滑稽而不讲究,用哈腰来称呼更合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