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38) 和深圳AB二熟女机场中巴一路鸡毛蒜皮甄环体

(2014-07-10 12:57:35) 下一个

  本灰机开始徐徐降落,本次航班Cabin Crew里漂亮度No.1的空姐在检查安全带──
  
  本灰机滑落于香港机场跑道之时,见舱外乌云之密布,闻舱内一带队模样女士之于周边人士的低语:各位小主东京几日玩的开心,咱们落地就地解散,还请继续保持联系,只望不要生分了才好──
  
  那像是个深圳单身女子旅游团,参团者皆为三十大几的姐妹,其中有两位熟女还在机场二号航站楼的楼下和我上了同一辆开往西部通道的中巴。
  那两熟女中的一位,权且称其A,短发飘飘细长腿,屁股平平柳腰椎,轻轻挪上了前排,颜面水土虽已流失如作药材的麻黄,却是精神抖,气质佳,衣着鲜粉若桃花──
  
  司机启了引擎,A的女伴儿B这才上来,且将A轻轻唤去坐了后排。
  在四十分钟的车程里,窗外的雨儿愈下愈大,活泼的A与沉稳的B越聊越畅,所聊皆是东京游后感,柔声细语,遣词雅致,真真是淑女一番风范。私自听了她俩的描述,想着也是基本的符实和略带的夸张。
  一开始,只听A跟B这般聊起:姐姐你说,像本宫这样一味地夸东京街巷的洁净,心里也是忧虑,让人听见了,未免会挨骂的吧。
  B接茬道:妹妹可瞧见,这同车的公公们都是极好的,怎会骂咱们……本来就是比咱们深圳干净得不只一个层次么。
  也可能B的用词是“这同车的男士们”吧,被我听成了公公们……好在男的公的亦是皆指雄性之意,量无甚大碍。
  听B如此一说,A有点兴奋自得:嗯,还有呢,东京的电车可别提是多么的准时,简直就是不差十秒八秒(真能扯),还有寿司,国内的可比那边贵出岂止三五倍,那边的却是比国内又岂止新鲜三五倍。
  
  待车上了西部通道大桥,又听A在言语:还有人家路上的车,可从未见过像深圳这边这样不解疑惑,明明你人行道已然绿了灯,你过斑马线,必得格外小心翼翼,它车一来,你却必得礼让,否则便如犯了规矩,无法担待,遭鸣笛,还免不了挨几声喝斥……B则应和道:细细想来,要论秩序呀,人家那边,公共的场合自不必说,服务部门对我们也甚为Nice,你我姐妹这几天来,不见人急不见人争的,好是自在无忧,日日可曾受过多少礼让与关照不是?
  车过海关时,这后排座上的AB二女又端的是展现乖巧,停了絮叨,牵手安静,A女还怀揣怀余兴对关检说她们是才从东京旅游而归──
  
  过完关,多数机场中巴即告终点,停车卸人,而我知这家可以不下车,免费继续送客至方圆百里任何地点,想必AB二女亦知,通常司机会根据乘客下车地点提前设计路线,或决定另派车单送,当司机问完我的去向,二熟女一听是滨河新洲,便异口同声同路同去,还告诉司机她俩下车点在益田新村,比我远不多少,先送我再送她俩就行。于是我们三人继续同车而行,并且接下来的一段路程因有了这深二熟女而比正常多跑出加倍的时间。
  车进了内地地盘儿,再回首一瞥渐渐退去的香港关检门楼时,也顺眼瞥见后排座上AB的萌态,她俩“乐思鞭”似的相互勾起肩搭起背来,柔声细语也旋即放松成了粗门大嗓的高谈阔论──
  
  起先B对司机说过沿滨河路一直,过新洲路口靠前面一点儿路边停车先将我送到,然后继续往前几百米,顺路右转再几百米将她送到,最后再继续沿路左转、再左转,快折回到滨河路的时候就到了她朋友A的住处。
  不想今次的司机是一生手,将车开上滨河路就开始犯路痴,时而问我离新洲路口尚有多远,我本也不太明了,几次问答下来,A就快人快语指点起司机来:师傅您不妨听我的,从现在起就听我指挥,我会开车,我在深圳经常开车,对路况想必是无人比我更熟了。
  在A布拉布拉的过程中,B跟我聊扯了好些有关东京交通的话儿,谁也没注意这车在这当工夫已悄然驶过我要下车的新洲路口,继续前行,待车在A的指挥下突然拐进一个社区小巷里,B才如梦方醒,对A说:你这样走,自然是不顺路,会让我们接下来的路很绕,而且社区里定会塞车。你还是听我的吧,咱们得先让车子退出去。
  A才不听呢,逼着司机在社区巷子群里七拐八拐,那巷两侧停满车辆,车只能在两侧离了歪斜的车头车屁股之间左躲右闪,时速三五公里鱼贯而行。B又说A:妹妹你如此指路可多耽误时间呐,按我说的先送这位老哥,然后送我最后送你的话,车子基本上就会是一直在大路上开,相当于自底向上走一个大问号回来,而且每个人下车都是在顺着路的右边,本应是很快的。你这样一摘楞,我们就都会落在路的反面,下了车也断然是过不去马路的。
  车在巷子群里继续挤挤插插摸索有二十来分钟,A女说:到了就停这儿。未等车完全停稳,她便推开车门,平屁股轻松一抬升,即跳下车去,掀开后箱盖儿欢天喜地收拾大包小包,收拾停当,拔腿即走。司机冲她背影忙问接下来怎么开,她头也未回地撇下一句:你就想法儿往回开吧,反正也不远。余音未了,人已闪颠儿老远──
  
  怎么往回开得了呀,司机嘀咕着,挂倒档,退了几米,发现没法掉头。这时B换坐到副驾驶位置,让司机往前开,拐来拐去十多分钟才拐出巷子区,回到滨河路上来。
  我还没好意思抱怨A则个,B已打开了话匣:哎,各位有所不知,我这位朋友吧,真真是一个瞎指挥,成天在自家附近几处超市转悠,哪里对路况就比别人更熟悉了,本是顺路的事儿,经她这么一弄,反而误了不少的时间,顾自己先回家直说便是,何必矫情,本宫最看不得她那假惺惺的狐媚样子。
  B的一席话令我欣慰,我高兴地应付道是啊是啊,您的朋友看来是一点儿亏不能吃呢,B就点头称在东京旅游整个过程中对此已是颇有感触,任性的A哪里懂得自律,干什么事总是利字当头,时时处处舍不得礼让与付出。

  出得社区回到大路,快到新洲路口也就是接近我和司机当时并不知道是我下车地方的时候,B忽然开始哇啦哇啦指挥起司机来:反正都这样了,你先换到里车道,在路口左拐,如是也只能先送我,再送老哥了。
  司机说,恐是绕来绕去给扰了心神与方位,现在也只能是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开了。
  我说,我也是越发的给绕蒙了。
  B说,那便是再好不过了,二位尽可安心,本宫下车时自是会详细告诉你们怎么怎么走,也可给司机师傅画下草图,二位定可以顺利开出去。
  看看,人和人思想境界是多么不同,与生俱来的不同,自上三代伊始家教的不同。设若A和B,深圳二熟女,A的人不带同情心,B的人带同情心。A的人下馆子,菜还没点齐呢就冲服务员飞扬跋扈耍态度,这保不齐就被个别的靓妹往茶水里吐口痰,或被个别的靓仔往菜盘子里捏个鼻涕嘎巴。B的人下馆子,即便对不到位的服务有些不爽,也是和颜悦色地提醒。再设若A与B不是小主,皆为公公的话,A公公去KTV找坐台小姐,对小姐指手画脚言语呵斥,一副贵人对贱人的作派,结果小姐压根就不跟这种人出台,也不乐意让这种人多摸摸,反之,B公公就算私心里想着坐台小姐是下人,也于外在表现出一副尊重服务施人以恩泽的Nice姿态。所以,想必在社会上B的品质素来是要比她那个朋友A的Nice多多。

  “哎~到了到了,就这儿,”我的思绪被B的银脆之声断掉。只见她长发一甩加回眸,对司机和我两副满怀期待恭候指教的面孔蹦出一句:你们就往前开吧,想法儿绕出去便是了。说完毫无耐心蹭的一步下了车,义无反顾扬长而去──
  
  我和司机面面相觑,这路绕得瞬息万变,这深二熟女乃非按常理思维的人便可应对的,真是万变不离其宗,唯有利己二字最重要啊。
  由于AB的刻意绕路,等车再次回到大路上,已是下班高峰时刻,自那一时刻起,在整整半个小时里,偏偏又历经了几个路口的塞堵,以及为停到路对面而耗时的绕路掉头,我和司机在这段时间里他一句我一句地对这一对儿熟女的表现作了进一步的点评:说话存心不算数,话儿说得牛逼大气,事儿做得个人主义,锱铢必较舍不得放过丝毫利己损人的迷你小机会,兴冲冲移驾国外一周遭儿,临了却白睹了人家的Nice。
  最后,当车终于折回新洲路口时,那四周的轮廓让我分明悟出在从A到B的指挥途中,曾不止一次而是两次经过这个路口,只是两次经过的方向或许是垂直或许是相反,倘若那深二熟女随便谁,给路痴的司机好心提一提,靠路边停一停,本是可以节省我一个钟点的时间……
  我下了车,司机边帮我拿旅行箱边笑言:说人话,以后您再来呀,如果是一个人呢,就乘我们的车进城,如果碰上类似这两位小主同路的话,您不如就在海关那里自己打个车走的好。
  司机的一番话儿,我私心里也觉得甚是。
阅读 (9400)
2014遭遇猩猩土鳖系列已发:
深圳遭遇土鳖:从续住到退房,遭遇两拨儿(组图)
过口岸时,一性感女土鳖坐在了我前面(组图 16+)
从边检到登机,身后俩男土鳖身旁一女洋鳖(组图)
东京公交遭遇土鳖:上车唱歌、砸臀抢座(组图)

猩猩土鳖:和记黄埔高尚小区鳖三家儿(配图)

【八千里路云追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Erg 回复 悄悄话 个人认为国女这种做法相当普遍。男银一般做不出来。当然,您也可以留意一下以下行为然后自己做结论:什么人最爱占小便宜,什么人最不爱帮助人反而一惯理直气壮地认为全世界都该帮助她,什么人碰见点鸡毛蒜皮就一定要吵翻天,等等。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男银配不上"高大上"的中国女仕们。
愿意拍砖的尽管来, 我都接着,正打算盖鸡窝。
老哥XD 回复 悄悄话 已悄々送至小主的阁门口,若能派上用场,想必是极好不过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我也经常走西部通道。 可否请您留个这个小巴的公司名称(悄我即可, 谢!!),
下次就可以乘他们的车了, 也请他们顺路送下。 我住在后海, 离关口很近, 可
是一般的出租司机不喜欢拉, 因为排了半天队才那么一点距离。 每次搞得我也很
不好意思。

也不好意思老让朋友来接。 我一般坐小巴, 他们过关到深圳之后就放人返回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