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图再配印度人印象──和印度兄弟九次接触

(2013-08-08 14:55:16) 下一个

  6年前的初稿记下了和印度兄弟的四次接触,3年前的复稿追加到七次,今回不仅追加到九次,且大幅度扩张前几次接触内容,并配以精美珍贵插图──

•第1次接触•
  
  上世纪末,早春,安省图兰朵。刚去,没照,没车,寸步难行。
  他叫阿让, 20几,来自新德里。他卖房,我买,遂相识。后来,他隔三岔五开辆快散架的红色破赛车来找我,带我购物,再去肯尼迪路边一家希腊清真小馆儿,吃烤羊肉。我请,他请,轮流坐庄。饭后,他常要个鸡块炒饭,捎给他老婆。
  他老婆,斯里兰卡女知青,黝黑的头发黝黑的脸,黝黑的大眼帘儿噗哧哧地闪,黝黑的大眼睛水灵灵地转。她任教ESL,就是从政府手里骗得新移民登陆人头税来糊弄新移民走读的英二外学校。每逢见面,她都热情洋溢地蒙我,说我英语发音好,劝我甭上ESL,免得越上越没长进。
  有次,来我这儿做客,她还带了爸妈,诚然,也指不定是她爸妈非要跟来,相相下任新华女婿?多半算我误会,都怪她爸妈进屋就冲我咪咪笑,不言语,只端量,还有就是,她老说我人比Arun白,误会就这么给闹出来的。其实,阿让人比她白,她人比阿让黑,她爸妈比她还黑,因为,从南往北,由黑渐白,她爸妈大半辈子晒在印南斯里兰卡,她打小来加,少晒十几年,而阿让祖籍阿富汗北,按公里,比她北漂不止三千。
  有天,去阿让家,帮他给花瓶换土,他下楼倒土的工夫,我递花瓶给他老婆,不慎失手,花瓶跌落,花容失色。阿让回屋,见土撒一地毯,生疑窦,警视我:Mr.XD,What is wrong eh? 再关切地问他老婆:亲爱的,你没事吧?再后来,我猜阿让可能嗅出他老婆越看我越顺,每次约好见面时刻,他要么临时变卦,要么迟到俩小时,我俩关系便渐行渐远……

•第2次接触•
  
  千禧元旦翌日,温哥华,一大早,戈兰湖街旁旅馆门口招手打的,司机印度哥们儿,30几,听我要去各大超市,买蒜肠,有几种,买几种,再奔机场,顿生兴致,说就$40,打住,不耍赖,不多要。于是,车下戈兰湖半岛市场,再去西区,一家一家地找,直到找到Market Plaza,该店老女主管和店二一起帮着找,司机印哥也进来帮着找,几经采购,就到了晌午。
  我想拍照留念,司机就说有个地方适合拍楼景,雪山景,特意拉我去English Bay南一处草坪,隔湾相望Downtown。上面这张就是他拍的,就在他为我变焦,变角,按快门儿的时候,傻瓜聚焦红灯闪闪亮,引来一条大狗兴奋异常,一个前扑,舔了他一满舌,气得他冲狗直呼:You son of bitch!

•第3次接触•
  
  05年夏,加西,甘露市城东头,在一家Motel前台,向一金丝边眼镜印度老板询价,他说一晚一百五,我问3晚discount否? 他翻脸,脱口连珠炮:你去电视台吧,电视台便宜,你去China吧,China便宜,你还可以去路边Parking,免费!
  丫加尔各答的!整一股62年中印边境火药味儿。一半大孩儿,站一旁,老实巴交,说,要么我带您老哥看客房吧?看了再说。看客房时,我问:丫谁呀?吃火药了怎么着?不知道我这英语能把意思充分表达出来否,半大孩子答:丫我爹。
  最后还是另找了家Motel,这家前台大白妞儿,嘻哈奔放,听罢我一番倾诉前一家印度老板的态度,她指触唇边,做嘘,小声道:You know what,俺家老板,印度人,too。 

•第4次接触•
  
  
  同年秋,本那比。一晚,京士威办完事,逢雨,打车归。司机来自新德里,一路不停抱怨:你我两国关系60年代前多好多好多多好,可干吗你们打我们呀?我就是想不通,就是想不通……想不通了半路。
  怕他想不通,开迷糊车,安慰之,我们中国人民挺尊敬甘地老头儿,挺尊敬抗战期间援华参加八路的Dr.柯隶华。他问我柯隶华是who,我怎么解释,他都听不懂,想必初中学历。后来,我提议一起唱歌,他情绪方见好转。我俩摇开两侧窗,一起唱:阿瓦拉唬,唔……到处流浪, 唔……丫旮旯鸡西迷糊阿斯马妮伽卡拉唬……
  车乘歌声的翅膀,向南素里绝尘而去。

•第5次接触•
  
  次年初,某傍晚,T&T门前,一眼镜男,面相儒雅,斯文,自称自孟买移加,先到蒙特利尔,后迁维多利亚,今去UBC报名上学,有车,虽旧,但名牌,钱包丢了,买不成船票,能否借点,10刀20刀,either ok!留下地址,过两天,准寄支票还老哥您。
  顺其指点,望那边厢趴辆旧车,满覆尘埃。我给他支招儿用卡买,他说卡亦丢,劝他去码头求情,他说售票处不通融,让他去找中侨,他说中侨该下班了。于是乎,我猜他乃一骗哥,对骗哥说:Well,别在这磨蹭了,这儿华人虽多,可没你想的那么傻,没人会借给你的。他说:“得拉丝的蜜,补例子(Trust me,please)”。加减女士提示过,印度兄弟舌一粘硬腭就黏住,[t][d]清浊不分。他又指那辆车,说他有车真不是骗,边说,边讪笑,边挥手别我而去。 

•第6次接触•
  
  两年后,2月成田机场,珍宝客机,座在2F,哥随一对儿印弟印妹登机,眼见印弟随手将手提箱扔到末排座下,空姐见状,劝说应该放入行李格中,谁料印弟脖颈一横,来了句:You take it。空姐略不爽,挂脸,拽出手提箱,费劲举过头,推入行李格中。却见那印弟早已搂住印妹,亲亲热热,落座我前排,呈新婚燕尔状。
  飞机尚未起飞,这俩印弟印妹,新陈代谢加速,体臭十来分钟一次大挥发,如间歇泉般,起初还被我误以为是他俩的新婚兴奋之屁呢,漫长飞行途中,逐认知那熏舱之味,且含咖喱STYLE。
  后来,在我看椅背液晶电视──伊丽莎白的黄金岁月时,印弟又不停地在座椅上前后巨晃,座椅晃如风中烛,液晶电视屏抖如紊流。我孰不可忍,猛推前椅两下。印弟探头,特诧异,待我解释,停晃,味亦止。尔后,每隔半小时,他侧脸儿从靠窗缝隙间露一竖条过来,鼻头愣被窗玻璃挤成一等边三角小平原,问我:My brother, everything ok for now? 我忙说ok ok,随后自叹一声:好大油污啊,没曾想印弟以为问年龄,回了句听着就像“I’m dirty, my wife is dirty too”,好在有过加减女士的提示,心里明白,[t][d]不分的印弟说的是他和他妻子都是30岁(thirty)。

•第7次接触•
  
  是年冬深,俗话说,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米歇尔岛不算来到温哥华!(参阅:最适合人居住的温哥华地区还有哪片儿适合居住?
  米歇尔岛上,路面布满荆棘,潜伏铁钉,10只车轮碾过,5只爆胎无疑。车未离岛,觉不对劲儿,声响怪异,于纳闷儿中上骑士桥头,但闻轰隆作响加剧,音量盖过引擎。这时,左侧里道一车追上,与我并行,鸣笛不停,侧瞥之,判断是否碰上飚车党,只见那车的副驾驶侧窗,完全摇开,从中伸出一上半身,冲我狂挥手。定睛瞧,是旁遮普老弟,老旁边挥手,边指我车下,忡忡忧心挂满脸。我想他如此着急,必有问题,遂冲他点头,以示理解。
  待下桥,至staple,停车坐看胎瘪也,回想一路八千米,全靠金属轮圈点地踟蹰而行。再回想旁遮普老弟,急人所急,心生感动,他不是雷锋,就是Dr.柯隶华。
  如此结果,拖车老弟称胎废也,凡此种种,跑不过一两个block,胎即全废。不信,乃拖至老华人修车铺,20刀半小时补好,胎竟续跑出数千里而无恙。  

•第8次接触•
  
  数年前,头回去色迷压目半月湾,不会操作停车场收费器,一脸茫然正踌躇间,一携妻儿逛完海滩回来要走的印哥,开车门,取出停车票,递给我,说买了四个小时的,还剩两小时,怪可惜,用了它吧。

•第9次接触•
  
  春夏之交,萨里104街,三车道路段,我居中,换外道时,险与右后方视觉盲点内一车碰瓷儿,那车狂鸣笛,急减速,我亦跟减,以示歉意,然如轮怎么减,也减不过它。只见那车,越减越慢,落后于我百米之外。
  我倍感愧疚之余,徐徐拐入外道,D着滑,不给油,等他追过来,好摆手道个歉。终于,他从我右侧慢悠悠追了上来,两车比肩时,我一边冲他摆手,一边做好精神准备忍受其中指竖起,可他却笑容可掬,毫不计较,十分友好地向我摆手。哎,一看这老印,就是念过名校的素质人儿。
  

  倒数第三篇真人秀:熏跑印度人的大仙儿
 
2007年初稿写完前四次接触时的评论:

雅雅大兔子 评论于:2008-02-11 05:45:22 [回复评论]  
呵呵,写得好,写得妙!

老印都是睁着眼说瞎话的主儿,最起码我身边这些位都是……
无去来处 评论于:2008-01-24 20:13:53 [回复评论]  
阿瓦拉古,后面应该是“唔~”

阿瓦拉古,唔~,阿瓦拉古,唔~
laurel2006 评论于:2007-11-29 18:49:53 [回复评论]  
最好离印度人远点,全是无赖泼皮,真不知为什么在美国比中国人吃香。
Quarx 评论于:2007-11-28 22:16:49 [回复评论]  
哈哈哈! 有没有这样一种感觉: 有些老印和你说话时脑子里转得快,翻脸时心肠狭窄,极其恶毒,常常不顾事实,乱说一气! 这种人, 你会怎么办? 多谢!
老哥XD 评论于:2007-11-28 10:06:05 [回复评论]  
阿瓦拉古是印度黑白影片《流浪者》主题歌的第一句,意为“到处流浪”。该片曾于上世纪70年代末火遍祖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判官卯 评论于:2007-11-28 07:50:49 [回复评论]  
"黝黑的头发黝黑的脸,黝黑的大眼帘儿水灵灵地掀,黝黑的大眼睛水汪汪地转" 好!入神生动的描述,我的印度室友也这样转的。不过,“阿瓦拉古”是听不懂的。


2010年再稿写到第七次接触时的评论:

soullessbody 评论于:2010-02-23 21:56:32 [回复评论]  
老哥兄弟,多谢指正。俺平时也见过很多印度人,不过似乎没啥逸闻趣事。估计是俺观察能力不够。
stillthere 评论于:2010-02-22 18:59:52 [回复评论]  
俺在SURREY上班时接触过印度兄弟; 亲身发现印度文化其实是一个很伟大的文化。
思路花雨 评论于:2010-02-22 08:16:44 [回复评论]  
呵呵!有意思!挺好玩的!还是很好看!
闲人Filiz 评论于:2010-02-22 02:04:45 [回复评论]  
呵呵呵呵!
问好!拜个晚年!
soullessbody 评论于:2010-02-21 19:40:24 [回复评论]  
似乎这篇早就度过啊?不过还是叫声好!
加减 评论于:2010-02-21 14:10:53 [回复评论]  
老哥你太幽默了,这段最经典:

“丫加尔各答的!整一股62年中印边境火药味儿。”
“看客房时,我问:丫谁呀?吃火药了怎么着?不知道我这英语能把意思充分表达出来否,半大孩子答:丫我爹。”

印度歌这段也不错:“一起唱,阿瓦拉唬,唔~,阿瓦拉唬,唔~,丫旮旯鸡西迷糊阿斯马妮伽卡拉唬~阿瓦拉唬”

还有这个:特拉斯特米,普利兹(Trust me,please)印度人常发音 T 为 D, “得啦死特米”。
huahualan 评论于:2010-02-21 12:17:57 [回复评论]  
您真幽默!该出本儿书了!
jingutierrez 评论于:2010-02-21 10:23:57 [回复评论]  
哈哈~ 好好笑~ XD兄文采了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安静 回复 悄悄话 长休回来,问老哥安好!写得诙谐有趣地说:)
hagerty 回复 悄悄话 阿巴拉固,呜无误,阿巴拉固,阿库及其每亩阿斯巴拉嘎苦,呜无误,阿巴拉固
火斤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张像是温家宝扮的印度人。
西门祝 回复 悄悄话 哈哈!
磨不开 回复 悄悄话 哇,温总是不是对是不是三有个交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