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2-6 干休所小卖部女售货员王星星

(2012-04-04 15:41:16) 下一个

取自虚度的青春第7篇暨

山楂树艳史(之2)

  老三他爸他妈的山楂树艳情秘史,不是一两回能聊得完的,艳史的知获靠的是一系列机缘巧合,先得从这一段开始绕起。
  干休所院子里有个小卖部,位于我们这边楼的一端。小卖部里有个女售货员小王,名叫王星星,听大人们说是从市委机关食堂调来的优秀共青团员。她天天骑车来上班,上班时身穿白大褂,头戴白帽子,帽后尾耷拉出两只辫子,沉默寡言,不爱说话,见到院儿里的人,包括我们孩子,只点下头,示个意,在我四六懵懂的印象里,那点头示意时的含笑露出了羞娥的情怀,那水波涟漪的眼睛是充满柔情的凝睇。

  小卖部不大,直筒子房型,中间一道门槛两侧木架屏风隔出里外两小间,一开始里里外外几乎是空的,连个柜台都没有。王星星每天勤勤快快,接货摆货,收拾来收拾去的,眼见柜台支好了,货品一天天充实了,隔开的小外间摆放特供品,诸如五粮液白酒呀大重九香烟的,不限量,社会上奇缺的扑克牌也随时供应,里间是锅碗瓢盆牙具用品和米面,可拿粗粮票购买米面细粮,睁眼儿闭眼儿的不成文规定,算是对当年在延安吃红米饭喝南瓜汤的营养平衡。
  有一次和姑姑去买面,王星星和姑姑打招呼说阿姨您好,姑姑让我对她说小王阿姨好,我不从,只顾低头抻开布袋子,将袋子口套在柜台一边用来称米倒面的簸箕状的白铁皮漏斗口上,还会有不少人记得这种买米买面的方式吧,自家得备好米袋子面袋子还有粮票。
  这时,透过漏斗口,我不经意瞧见柜台里侧靠墙的货架下,一摞不起眼儿的脸盆里摞了个旧了吧叽的搪瓷杯,好眼熟,星星之火,像摆在老三家电唱机架上他姐专用的杯,连杯底有块儿磕出来的铁锈都非常像,只是杯体成色比老三家的白了些,可是再白也不能当新品卖吧。我就问王星星杯子是哪儿来的,她略带羞涩一笑,小声说了句这不是卖的,便不再言语。姑姑一旁见状,又提醒我开口说话要守礼貌,还是应该先叫人家一声小王阿姨,再问问题。


  王星星将铁皮漏斗的里端抬起,面粉就徐徐滚入我抻着的布袋子里了。但逢买米买面,我最爱看的,是她在那之后的身体姿态:微微前倾身胸,俯弄芳菲,双手细致周到地轻拍漏斗的两侧,如同逗弄孩童的肋骨;再轻拍漏斗的底部,正如拍打孩童的屁股,挥一挥白色的衣袖,不残留一片面渣儿。那露出的双辫,是落日中的标杆;逆着窗光的倩影,在我的心头荡漾。像是春苗揉碎在浮藻间,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姑姑就在我身边,让我说小王阿姨再见,我红脸就是不说。您想啊,头两年我还在幼儿园的时候,对弹风琴教音乐课的苏阿姨,都直呼其名苏菁菁啊。眼下这个王星星,看着绝没有苏菁菁大,凭什么叫她阿姨呀。王星星此时比我还腼腆,大红起脸,对姑姑说:阿姨您就别难为他了。我心的话儿,她是愧疚于没能回答我问的杯子问题吧。
  隔一个门洞三楼有家公安口军管会(原误写为军委会)的,儿子和对门儿的老三大致同龄,老三五官显得文,他家儿子显得武,共同的爱好是说电影,能说会道的男孩儿没有不喜欢看电影说电影的吧,尤其是说学战斗片。他家儿子在院子里见到任何人,顺口溜似的必来一句“玛斯林罗丽丹”,算打叔叔好阿姨好你好之类的招呼。他告诉我玛斯林罗丽丹是个女人的名字,是一个叫伊文思的国际友人的老婆,而伊文思是抗战时期来中国拍过纪录片的国际主义战士,现在两口子正在中国拍愚公移山。他家儿子说还有个叫安东尼奥尼的意大利鬼子,最近也拍了个反华影片,他爹在军管会看了内部片,回家说,片子里拍京郊农场的猪圈,特反动,配音里一阵咣当咣当锵锵锵,画面上惊醒了圈里一头母猪,母猪拱身而起,画外音就变成了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龙江颂》里江水英的黄板:抬起头,挺起胸,高瞻远瞩向前方……
  一天,“玛斯林罗丽丹”神神秘秘地告诉我,小卖部王星星那儿有个旧了吧叽的搪瓷水杯,不是卖的。对呀,王星星跟我说过不是卖的。你知道是谁送的?谁?老三送的嗨!火起来啦嗨!
  星星之火?老三他姐的杯子?!老三这鸡贼,他姐插队去了,他跟漂亮的王星星火上了嗨?当时我体内的理解素,至多也就把这个“火”理解成老三把王星星当姐来供的程度而已,可按老三当时的年龄,青春期的火苗儿该开始冒烟儿了吧,他一定是看上王星星了,难怪前两天见他从小卖部买了包火碱出来,八成是搓杯子用的。
  和小卖部对称在另一座楼端的是干休所行政办公室,“玛斯林罗丽丹”几次带我进去玩儿,都碰到一个小子抱着婴儿大的弟弟,他经常举起婴儿弟弟,一只手掌托住婴儿的一只脚,松开另一只手,让婴儿在空中金鸡独立,托脚的手在下方来回移动,平衡婴儿前后左右的打晃,看着像高空杂耍,耍得人心惊肉跳的。“玛斯林罗丽丹”说那小子他爸妈和老三爸妈也熟,但他和老三却不怎么来往,并介绍我和他认识。那小子姓芒,名浏,比我大几岁,比老三和“玛斯林罗丽丹”小一点,五官摆得鬼鬼祟祟,脸上几十个青春痘破了一半儿还有一半儿含苞欲破。
  转年再碰到“玛斯林罗丽丹”时,他和他爸父子俩正在院儿里散步,脸色凝重,袖子上都佩戴了黑纱。他穿戴红星肩章的军装,显然是躲插队走后门当了兵,看着我嘀咕道:这孩子,一年不见就长这么大了。我没吭声,不知道该怎样跟他说话。原来做惯了官太太的她妈,陪他爸走毛折腾的五•七道路再走回来,赋闲多年,心情郁郁寡欢,便虐待她婆婆,逼得婆婆上了吊……再转年,黑白电视新闻里看见他爸佩戴红袖标,站在一个露天集会的台子上,举拳狂呼拥护党中央粉碎四人帮继续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等口号,台下好多好多解放军战士盘腿席地振臂高呼。
  接触到的苏联情结,除了电影胶片,老唱片,书籍……还有出国前夕在走出国门的诱惑下部里的阿姨给介绍过的中俄混血的那佳,她家的猫咪只对俄语有反应……这些搁以后有空再聊,老三家辉煌的山楂树艳史比这些更要紧,艳史的曝料和演绎与在干休所办公室新结识的这小子有极其密切的因果关联。

*** (上一集) 干休所少年时光:看黄色胶片听黄色唱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茹菲 回复 悄悄话 俺小时候也用碱面洗茶缸来着,只是没人可送
DLS101 回复 悄悄话 一看就有造假之嫌.什么是"军委会"啊? 不过写的还能看.不管怎么样,能接着写就行.没准越写越好呐?你说是吧?
Redeast 回复 悄悄话 真没看出你写的是啥。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无聊!!!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细节太多,情节太少,除了少年维特之烦恼,暂时没有其他印象~~~~

鉴定完了,哈哈
是连载头一回吗?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花儿朵朵的评论:

我早就开始崇拜了。
老D从小就注意观察,而且很细。
图片也是看点啊。
花儿朵朵 回复 悄悄话 “……微微前倾身胸,俯弄芳菲,双手细致周到地轻拍漏斗的两侧,如同逗弄孩童的肋骨;再轻拍漏斗的底部,正如拍打孩童的屁股,挥一挥白色的衣袖,不残留一片面渣儿。那露出的双辫,是落日中的标杆;逆着窗光的倩影,在我的心头荡漾。像是春苗揉碎在浮藻间,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老哥的细腻可见一斑!我开始崇拜你啦,哈哈,写的真好。期待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