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罗曼和印姐儿:绝地重逢在孟买(中)

(2010-10-08 09:43:04) 下一个

  接上回。罗曼随大流走出孟买希瓦吉国际机场,打车,见车窗不上玻璃,问空调在哪儿,司机却道,不热不热,这不见天儿才下了场雨,路还湿湿呢吗。罗曼问下的话雨水潲进来怎办?司机笑露白牙,示意罗曼看座,看不到有湿过的水渍。想必这车座套了层尿不湿吧,罗曼上了车。
  
  进城路上,罗曼亲眼核实了印度公交的传说:公交车一辆追一辆,跑得比出租车猛,不仅没窗玻璃,连门儿都没有,但有窗框和门框,挤不进车里的乘客坐满车顶,够不上车顶的就挂在车厢外。途经车站时只减速不停车,想下车的嗖一声扒门框跳下去,想上车的呼一声勾窗框挂上去。可是看不到车顶上的乘客是怎么下车的呀?问司机,司机说:My brother don worry, 他们不到终点不下车。原来是这么回事。
  
   
  司机见罗曼凝视公交车久久回不过神,就安慰他:My brother don lose courage,我们孟买在这些方面如果再不努力改进,我想过不了二十年就会被你们上海赶超啦……他瞥见罗曼手拿的护照,不是深红是深蓝,即改口:噢噢,你们,美国,那个蜘蛛侠,也是我们印度的移民,就是从那些挂在公交车厢上的印度青年里拔出去的精英才俊。

  罗曼本想把工作忙出头绪,再找印姐儿Padma和她喜相逢,可在孟买白忙活两天,啥结果没出,上百个华社招牌,让他搞不清区别在哪儿:孟买华人联合会、孟买海外华人协会、孟买大华总会、孟买中国商会、孟买中华工商会、孟买华埠总商会……至于各地同乡联谊宗亲会,甭数了。好不容易找到个孟买华人作家协会,也算对口单位吧,同协会几位领导谈现地记者问题,发现他们吐字还不清,男篮不分花发不分夏哈不分……记者非要给说成记姐,可人家递的名片都是会长副会长,最次也秘书长副秘书长什么的,哪儿好意思老请人家再说一遍,再说一遍……总之,重重压力令罗曼心身疲惫无比郁闷,早把去火车站见Padma的事儿忘在脑后。
  第三天傍晚,罗曼吃过咖喱烤饼快餐,噼里啪啦一通键盘,将毫无进展的工作报告写成电邮,发回总部秘书处,为减压解闷,决定出去放放松,见识一下孟买的夜生活。
  罗曼出饭店,招了辆灰色小出租,让司机带他去夜总会。司机巨油,一言不发,轻车熟路,不几分钟便把车停进一条僻静的窄巷,这时,后面如约而至般地悄然跟来一辆带篷儿的三轮儿,下来一皮条爷们儿,招呼罗曼看他篷车里的女孩儿。罗曼想起小时看过的印度电影《大篷车》,讲的是孟买一家富二代独女苏妮塔,从夜总会舞女莫妮卡口里探出未婚夫要对她谋财害命,从而上了大篷车亡命天涯的故事,他认定司机穿了帮,没准儿就是那皮条爷们儿的小舅子,要合伙掠财劫色。鉴于身处僻静无人处,罗曼只好周旋,硬撑下车,跟那皮条爷们儿去看三轮儿上的女孩儿,那爷们儿揭开篷莲子,原来里面还挤坐着俩,一个肤色黑些,眉心上没小红点,另一个肤色浅些,眉心点了红。
  皮条爷们儿一旁促销:“黑的那个叫莫妮卡,会跳,白的那个叫苏妮塔,中专毕业文化程度高……”
  罗曼佯装讨价还价,表面敷衍实耍赖皮:“100卢比NG?那么,200卢比OK?Then how about 250 Rupees?”
  皮条爷们儿气儿喘:“啊?250卢比?才合你们的钱40多块,6个卢比才换1块中国的元,难道,在你们中国,40块钱,就能把你们的莫尼卡你们的苏妮塔搞OK了吗?”
  罗曼针锋相对:“怎么不OK?中国地大人多,有些小城,火车站前广场上拉客的说,50块就OK,还都是受过9年义务教育的呢。你们印度,不也地大人多吗?再者说,你们的免费义务教育是8年,比中国少1年,便宜10块,40怎就不OK?”
  皮条爷们儿冷不防罗曼连印度儿童免费义务教育权利法也有研究,不服:“可是,我们的免费义务教育,是包括学费、教科书、校服、午餐在内的,你们中国,包什么?”
  罗曼转守为攻:“包什么不包什么也比你们多学1年哪,别看这1年,可都用在学讨价还价的代数上了。代数你懂吗?”
  皮条爷们儿:“就算你们代数好,可是,我们这里不是小城市,40块中国的元,不行!250印度卢比,不行!这里是孟买,不是你们的上海。”
  罗曼觉得他地理知识太匮乏,连嘲笑他的积极性都没有了。
  印度爷们儿有一特点,就是买卖虽不公平,但凡一看你同他拉开数学架势砍价,就语塞思路堵不想再搭理你了。最后司机只好让罗曼回车里,去找真夜总会。

  
  夕阳未沉,灰色小出租拐进一条内街,停靠在楼墙边,司机手往街里指,就是那家,Tensong Lenjen Club。罗曼也看见了那个招牌,Tensong……十歌儿?只让唱十首歌曲?哎……不对呀,怎么念起来一听,像老家方言说的天上人间哪……
  走进Tensong Lenjen夜总会,宇宙灯狂闪,舞乐喧嚣。罗曼靠在进门不远一侧吧台旁,看场中台子上一位身着艳黄连体裙的舞女挥起粉色纱丽背朝着他跳舞,那风格像是印度现代街舞。
  
  
  罗曼在吧台点了杯加冰尼亚加拉威士忌,还没呷上一口,就觉着这刚起的舞曲,还有舞曲中的歌声格外耳熟,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在哪儿听过。他一边无所事事看舞女背影,一边向皮肤黝黑的吧台服务生打探店规。服务生告知,印度的夜总会都很规矩,没有摇头丸没有吸毒也没有任何淫乱,小姐们是不许出台的,可以陪客人坐台,但不设包间,是和客人一起围坐在大厅周围,这样就基本打消了客人对小姐动咸猪手的念想。小姐为客人跳舞,有裸背舞,有肚皮舞,服务生说眼前这个既不裸背,又不露肚皮,算是臂腿舞,客人一般给小费,一次20卢比就可以了。罗曼因在来夜总会的路上于窄巷遭遇皮条客,所以有了卢比人民币的换算知识,不就合3块多人民币嘛,不算贵啊。
  两三天来,罗曼一直纳闷儿有人黑有人不那么黑,有女人眉心点红也有女人不点红,就对服务生说要请教两个高深问题,先问他为什么有的女人眉心点红。服务生答印度有民族等级制度,街上的流浪者大多属于贱民阶层,没资格点,高贵的中上家族的女人才有资格点。罗曼再问,为何有的皮肤那么黑……话未说完,服务生突然变脸,冒出一句我们印度人瞧不起你们中国人……罗曼赶忙解释只想了解地域不同别无他意。可再怎么解释也白搭,服务生铁黑着脸回厨间不再出来。有人说贱民阶层肤色比较黑一些,可刚才那位服务生也不知丫生个什么气,一开始解释眉心点红时,丫不也挤兑过贱民阶层吗?本想double一下给丫40卢比小费,丫还先来劲,算了,不给丫了,等小妞儿跳过来,全给她,给她80。

  
  那舞女终于跳转过来了。然而,就在她转体回眸,与罗曼四目相碰之际,他竟被眼前景象惊得一塌糊涂:那难道不是Padma一双黑汪汪的眼睛?她右手捏着的相框,莫非夹的是当年我俩在昆山周庄乘船的照片儿?周庄,对呀!印度也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当年在周庄那个晚上,在旅馆开了两个房间,谁都不愿早早回房各自休息去,和她泡在水乡河边茶房,聊了好久,又去K歌,她非要让我听她唱印度歌儿……对对,在周庄的歌房里,她唱的正是这首曲子,印度的Table鼓,倾诉的旋律……她竟然一直如此念着我啊,罗曼被打动,不知所措,欲欠身而起,手脚却不听使唤,而在同一刻,印姐儿Padma也认出罗曼,依然偏胖的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突然前倾,一个趔趄,披肩纱丽滑脱,麦克和相框甩手而出,她空出右手慌忙扶地,险些摔倒。
  

  飞机没着地时,罗曼设想过直接去维多利亚火车站给她送去惊喜,还遐想过如何惊得她没站稳就势跌入自己怀中……一万个想不到相逢会是这样的偶然!当年她遭解聘,自己在招待所里宽慰她,曾期待对她的处理能有个峰回路转,否则以后见面机会将是一片渺茫,如今,相逢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反让他从视觉到内心倍感茫然……

  欲知罗曼和印姐儿离开夜总会,去了哪里,且待下文分解:
  罗曼和印姐儿,绝地重逢在孟买(下)

参考前传:
  罗曼和印姐儿:上海的辛酸事儿(上)
  罗曼和印姐儿:上海的辛酸事儿(中)
  罗曼和印姐儿:上海的辛酸事儿(下)

  罗曼和印姐儿:绝地重逢在孟买(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老哥X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言善信的评论:不是我,是罗曼,请关注他在新德里干了些什么。

回复思路花雨的评论:是她早在上海培训途中就回印度了呀。。。
言善信 回复 悄悄话 老哥, 这位姐姐的生活好惨哪!你有没有英雄救美?
思路花雨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编得很精彩!芙蓉姐姐去印度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