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第2回(1) 和国航蓝衫空姐的初相识

(2009-05-16 20:23:14) 下一个

  转眼一晃儿,10年过去,到了21 世纪元年,曙光照进机舱,我和国航空姐有过第二次接触。
  那次飞行,既长见识,又令旅途劳顿显得相对减轻许多。当年第一次接触的紫荆空姐,不过是让我明白了一个腰包瘪甭想娶空姐的基本常识四五六,而这一回,蓝衫空姐却带我实地考察了飞行中的货舱。

  那是在东京飞往北京的国航航班上,舱内乘客寥寥无几,我的座位在机舱中段紧急出口旁,座位前面空间开阔。记得当时国航的旧制服蓝褂子,设计出来的型和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一位身穿蓝衫的空姐,在我举起手提箱要送上行李架的时候,轻盈地快步走来,热情地帮我一起向上举,她这并不必要的多此一举,让我对她产生了注意和好感。
  她个头高挑,体型纤细,二十七八的样子,在飞机起离跑道头几分钟里,把自己系在与我正对面的起降专用座椅上。我冲她点头,为她刚才的帮忙致谢,再平端起双手,手心向内,两手向自身一侧缓缓移近,以示飞机爬升时人要惯性地后倾。她显然领会了我的意思,伸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双肩,表示肩带不会让自己倾斜。她带着落地也不开手机的空乘长李兵那样的微笑看着我,忽闪在毛绒绒睫毛下的眼神似乎在和我打着招呼:您好?哈搂?甭入呵(Bonjour)?控你欺娃(こんにちは)?

  

  安全灯熄灭后,蓝衫空姐起身忙活了一阵,随后,她突兀地拿来一盒香烟到我座位前,弯下腰说她自己不懂烟,这个牌子怎么样。我接过一看,是阿诗玛,就对她说:“这个,是烤烟型,我不抽烤烟型的,所以~~嗯~~不是太了解呀”这话我就没敢说成“所以不了解。”唯恐语气生硬被误解成不爱搭理她而令后面的对话不能继续。我说得又慢又婉转,说到最后一个字时,拿开音节的呀取代句号的语气收尾,把口型留成个张开的样子,示意她接着聊。
  她说:“您说的这些我就更不懂了。呵呵,阿诗玛给我的印象,我只知道就是马铃儿响来玉鸟儿唱呀。”
  “不过呢,国产烟一般几乎都是烤烟型的,焦油含量比较高,外烟多是混合型的。”她听罢,起身,言谢,走开。
  没过多一会儿,她又拿来一盒烟,这回,她不仅弯下柳腰,干脆连双腿也折叠收起,半蹲半跪地和我开聊了起来。她抬头笑眯眯地问:“这个怎么样呢?”我一看,是印有免税字样的柔和七星,就告诉她,这个是混合型的,机场免税烟生产线的加工工序比市场上销售的课税烟少了一些,烟丝加工得稀松,密度不够,冒两口烟就没了。她说:“那,到底什么烟才算好呢?”就在她一句我一句地聊着的时候,我不经意地看到眼皮底下这位蓝衫空姐,灰白底儿细蓝条制服衬衫的领口上,原来系着的薄纱围巾拿掉了,衬衫上第三个纽扣没有系牢,胸沟浅显,似隐似现。。。

  波音747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我和蓝衫空姐已然混得厮熟。乘客少,需要服务的就少,大部分时间里,大部分乘客闭目养神。他们养神,我们轻聊。后来,等到乘客们吃过机内餐开始昏昏入睡时,她说要领我去机舱的下边走走。
  她带我到舱尾,乘电梯,电梯又窄又扁,放进两个她,正好没空间,放进她和我,要么肩挤肩,要么心贴心,横看成岭侧成峰,凸凹有致各不同。不识蓝衫真面目,只缘身在此梯中。
  下至货舱,那里是水平龙骨以下空间,十分宽敞,被一条条铁轨横竖划分。无论多重的框架,用手就能来回推移,就像挪动棋盘上的棋子儿一样。框架上置放的都是旅客的行李,想看哪个,就能看哪个。当我注意到挨近货舱门口的框架上,一排排旅行箱上的标签儿是清一色国人乘客姓名时,我的好奇心得到了她这样的诠释:“我们国航班机有时候会为各部门领导或其他单位带些东西,有时候,一个地方的小市长出访姊妹城市回国时,大包小箱子的能有十几二十多个呢。有时候还会临时增加些收费营业托运项目,也是为了多创收。因此会出现所谓乘客行李超载,为了应付行李超载的问题,必要时会将一部分旅客的个人托运行李甩下,挂在后续航班或其它航空公司航班上。为了不造成外国乘客的不便,内部有规定,只甩中国乘客的行李箱,不动外宾的。当然了,甩掉的行李到达北京机场时,我们会在最短时间派车送到各位乘客家里,这个时间一般不超过24小时,多数是在当天深夜。”

  

  蓝衫空姐靠在一根框架上,稍微放纵出一点儿疲惫的神态,前额被刘海儿细腻地耕耘,露出弯眉下一双笑眼儿在快活地转动。她说:“我们做空姐的,如果不能升任组长,很少有人能干到30以上,这不像北美那些航空公司,可以一直做到空嫂空妈甚至空姥姥。单身空姐临近退役,或被通知改地勤,就开始在机上寻摸乘客,好把自己给嫁出去呀。这是我们这个行业里相当流行的做法。经济舱组的空姐在挑选客人时最费事了,人多成分杂,还不方便搭话。公务舱组的最好了,客人数适中,档次比较高,不是款儿就是高管。”
  我问:“那么说来,头等舱组的空姐一定最近水楼台了吧?”
  她说:“才不,头等舱的还不如经济舱的成功率高呢。”
  我向她投去疑问的目光。
  她解释说:“你想呀,头等舱总共才几人哪?而且哪个不六七十呢。”
  她接着补充:“其实就算搭上了,也只能给人家做小二小三吧。”
  我想起当年第一次与国航紫荆空姐约会时,媒人曾把她以后会晋升国际航班机组当成硬指标提条件的事,便问蓝衫,现如今国内航线上的空姐们还乐意熬夜倒时差换国际航线吗?她睁大眼睛猛点头:“当然啦,国内航线的当然羡慕我们国际航班呢,为了能晋升到国际航班机组,光送礼,就不止万八千呢,有的空姐为此甚至还会把自己送给领导呢。”
  蓝衫空姐给人的外在印象,和李兵,和飯島直子,差不多是一类的,即属于工薪族白领的最爱,英文是Salarymen's Type,日文叫サラリーマンのタイプ(傻拉力蛮那太仆)。她们的共性在何处呢?从部委院校或重点一线大本以上院校出来的男人们的眼光来看,即是:自然文静、默默含情、知书达理、从容淡定。打扮不张扬、说话不夸张、不矫揉不造作、不摆谱不充阔。里外爱洁净,草色入帘青。谈笑有娴雅,从不犯神经。可以谈音乐,论文学,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后来的故事,也没有多大的波折。蓝衫空姐在货舱里陆陆续续卸载掉一小部分的端庄,变得格外活跃起来,给我讲了许多趣事,逗得我跟她一起哈哈大笑,两个人混频的笑声不断地融入在引擎的轰鸣里。她说有一次她们机组空乘长见一老外乘客,黑人,特吸光,座椅上方阅读灯不开的时候,别的啥也瞧不见,只能看得到有两排白牙跟夜明珠似的,在小幅度范围内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地错位,漂移,后来才弄明白人家在嚼口香糖呢。空乘长对她小声说:你看那老外,多黑呀……还没等她点头呢,黑老外回头冲空乘长来了句:“就你丫白!”
  蓝衫说她们机组上了飞机就得关手机,落地后就想休息睡觉,也懒得开手机,久而久之,即便挑到乘客做男朋友的,也一个个吹了灯拔了蜡,临了,她们只好和男机组们惺惺相惜,互相理解。这样,快退役的姐妹们当中,竟然每三个人就有一个嫁给了机长,副驾驶,空少。
  再后来,蓝衫也调离机组,去Check-In柜台做了地勤。做地勤期间,还偶尔帮我联系机场免税店的人,私下里将日币美子折腾成人民币。再后来,我也结束了频繁的飞来飞去,继续在外漂泊。至于其他的事,就托这首歌词来表白吧:
   你独自站在街角
   脸上的伤痕没消
   你哭着对我微笑
   这画面像一把刀

   我跪着向天祈祷
   给我勇气面对一切好不好
   我却懦弱地让你转身走掉
   错过你一切已不再重要

   放手去爱不要逃
   爱不是想要得到就能得到
   谁赢谁输已不再重要
   能痛痛快快一场就好
 
   放手去爱不要逃
   一辈子能有几次机会寻找
   有多少辛苦值得去炫耀
   能看你一生幸福到老

   这样就好……

  
  导读 《再会!空姐 - 忘记你、忘记我》

忘记你忘记我
 
感情我是第一个来做评论的,楼主也不出来交代一下下文,不够意思
 
围观生活
 
一看就知道是帅哥,处处吃香,接着讲啊, 
后来呢?
 
lafayette
 
国内的空姐是提供给色狼男乘客养眼的,服务态度并不好,对乘客很有点傲气。 
作为女性乘客,我觉得国外飞机上的空大娘空大嫂服务态度很亲切
 
林韵
 
老歌应该艳福不浅,只是交待得不够彻底,继续深挖啊,呵呵
 
加减
 
“放手去爱” 
俺咋觉的老哥比空姐还令人心动哟
 
闲人Filiz
 
然后的故事就这么完了! 
那2段笑话精彩! 
 
绿一
 
哈哈,帅哥很招妹妹呢:)) 
有趣有趣,期待下文。
 
cloudhk
 
蓝衫美眉人挺不错的。
 
闲人Filiz
 
写得好看! 
也长见识了!! 
期待美女帅哥的然后......
 
cloudhk
 
那个。。。。。之后的结局呢?有没有修成一段关系,或者成正果呢?
 
cloudhk
 
然后呢?
 
忘记你忘记我
 
不知道,没有搭过国航的国际航班,国内的就不敢恭维了
2011-5-17 12:41cui.525
你好象有点空姐情结吧?
2011-5-17 23:08泪落霓裳
祝老哥早日找到心上人,喜结连理!
2011-5-18 12:23夜露芬芳
空姐就是美!老哥好眼福!(*^__^*) 嘻嘻……
2011-5-19 10:53yuemei
空姐是美。
可惜,“高”不可攀呀。
2009-5-21 15:23天上人间
怀念空姐 美好的回忆
2009-5-21 15:36源灏
我也喜欢坐国航的飞机,但没有约见过空姐,哈哈。
2009-6-12 09:55yuemei
回忆是一个美好.
希望总是在明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Christmas38 回复 悄悄话 图2中也是蓝衫姑娘吗?鼻子好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