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言之

心有所想,姑妄言之
博文
存在制造假象。 存在也很狡猾。 你把感官中的存在的假象揭穿了,它就以”不存在“的形式躲到你的意识里。让你坚定的认为感官中的东西”不存在“或者”不真实的存在“。 比如说“无”,无论是空无之无,还是充实之无,当它进入语言系统,进入意识,就会变成“有”----一个牵涉很多的“概念”。当它变成了概念,它就不是&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距离是两点之间的长度。这种东西只有在确定两点的条件下才存在。而就地球而言,它有空间,却没有“距离”,因为它不必有两个固定的点。 类似地,“自由”是相对于束缚。但是宇宙是一个无限的概念,它没有“束缚”,当然也就没有自由。 人的自由其实也一样。人之所“以为不自由”,正是自由的一种表现(不是政治意义上的,而是纯意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24 13:59:03)
牛有长角,所以愤怒的时候会用头去顶。有角的动物都这样。 虎有利齿,所以捕猎的时候会用嘴去咬。有利齿的动物也都这样。 虎不会顶,牛也不会咬。 为什么呢? 科学的解释,这是本能。但这又是半截循环----用一个新名词取代了旧问题,但并没有提供真正的答案。比如,本能是哪儿来的,什么决定的? 气学的解释,本能其实就是气之所聚,气之所聚就是形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24 10:50:50)
牛有长角,所以愤怒的时候会用头去顶。有角的动物都这样。 虎有利齿,所以捕猎的时候会用嘴去咬。有利齿的动物也都这样。 虎不会顶,牛也不会咬。 为什么呢? 科学的解释,这是本能。但这又是半截循环----用一个新名词取代了旧问题,但并没有提供真正的答案。比如,本能是哪儿来的,什么决定的? 气学的解释,本能其实就是气之所聚,气之所聚就是形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初的念头”是时间给我们的印象,并不是事实。 比如,我们看到一棵树,有枝有叶。我们就问,最初的种子是从哪来的?严格地说,树与种子虽然有形态差异,但是种子与树并不是两样东西。就本质来看,树只是种子的展开,种子只是树的未开。 我们被时间的递进取代现象欺骗,认为现在的树是从第一个芽叶开始长起来的,现在与第一个芽叶不同。其实从初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21 14:54:31)
基督教有一个说法,叫作“道成肉身”。这句话值得仔细思考:道如果是抽象而纯粹的,怎么会成为肉身?肉身如果是具体而杂染的,又怎么能承纳道?其实,道的纯粹不在于没有细节现象,而在于一切现象都可以统一起来。肉身的杂染本身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杂染遮断了与整体的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道必在肉身,只是肉身非道。在基督教中,耶稣能够以肉身而承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站在批曾团的角度上说,今天“我们”都是瑞典人(挺瑞典,挺瑞典警察的意思):) 转成俺的石头视角:今天这些批曾者,如果不是全部,大多数昨天都是成曾家人。什么情况呢?当他们觉得受到中国政府的“不公正”待遇的时候。注意,只是他们觉得而不是政府违法违规的情况下,他们就会在精神上扑倒在地,哀哭“中国政府不人道”“中国政府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法律正义:未经许可强据他人财产违法。但曾家与旅馆先有协商后起争执,最多算有企图,而没有事实。瑞典警方也确认,曾家、警察与旅馆皆未违法。 道德正义:曾家被驱离时不愿离开,失分。警察不顾曾父健康状况,强行驱离,失分。曾某仆地演戏,失分。警察把人放到某处,没有采用更佳方案或提供必要帮助,失分。注意,此处只谈道德角度,失分不是违法。细节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现有披露信息来看,事件各方都没有违反法律: 曾家要强留的起因不清楚,扑街丢人,但也没有违法。 酒店要赶人是正当权利。 警察协助赶人是正常执法。放人的地方也不构成违法。 中国使馆从道德角度认为警察应该用更好的方式来处理问题,也说得通。 就这么一件各方都有理的事,应该过去得了吧? 没有。 每个环节都有人在挑刺,以各种方式:什么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如果感知只是感知对象(很难想象这是一种什么状态),那么就不会有“我”。 然而感知不但感知对象,而且对感知的结果进行感知,就产生了“我”。比如对触觉感知的落点进行感知,就自认为有身体,对视觉感知的落点进行感知,就认为有视觉系统。 “糊粥”兄贴中说“我”不断地从感知中游离出来,比如身体是我---》我的身体;感觉是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