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言之

心有所想,姑妄言之
博文
(2018-11-25 00:22:08)
真心不思,但知我思。 真心不求,但随我求。 真心无相,依我而相。 真心无得,亦无昧失。 但看我心起灭,不追不抑。知其起灭者,即是真心。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24 23:44:03)
对于因果的认识,存在兄的《换一个角度看因果》说的比较清楚完整。俺也基本同意:比如因果之所以可能成为一个话题,这件事情本身就说明人在意识里,而意识对因果的本质没有清楚的认识。 俺认为可以展开细说的地方在于对因果之空的描述。只用一个空字过于简单了,说得好象肥皂泡一样-----捅破了就不存在了。俺认为这是典型的误解。 因果之空,不是不存在,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先看一例因果。有一年俺住的地方刮大风,一棵长高的桃树断了,旁边一棵矮小的梨树却没有断。 如果说断是果,那么因是什么呢? 如果说因是风,那么同样的风,梨树也该断,但是没有断。 如果说因是桃树的高度,那么无风时桃树也该断,但是没有断。 如果非说“桃树断”这个结果有因,那么应该是桃树的高度与风的烈度相结合。但桃树这个高度的铁线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23 22:42:36)
存在兄好像已经谈过这个故事了:百丈禅师遇到一位老者。这位老者当年也是一位致力于修行的人。但是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通:大修行人还落因果否(智慧通达者还受不受因果限制)?百丈禅师说,哦,这个问题呀,你来问我试试。老人就问,大修行人还落不落因果呢?百丈禅师回答:不昧因果。于是老者就明白了。 想清这个问题,要分清两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因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20 13:10:09)
我们对“花在我心中”的疑惑主要有两个: 一是把思维意识活动当成“心”,因此会说我不看花,花应该不存在。 二是以为有一个个体可以来去看花-----主客二分。 其实这两个都是成见。 心学的心是指根本心,不是肉心,也不是个体意识。因此,无论个体看到花开与否,或者看到花落与否,甚或或连此花的存在都不知道,此花都存在于心中。 “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20 12:45:29)
多年以前,俺有一次在芝加哥机场转机。 坐在连通各候机厅的长廊尽头。看长廊上的人不断地散入不同的候机厅;不同的候机厅里又不断有人出来,汇入长廊。行色勿勿,各不相碍。 如果机场是根本的心,这些人就是思维念头了。念头一刻也不停留,一刻也不止息(不住,无实)。来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20 12:29:27)
一段百丈禅师答问:   问:语也垛生招箭。言既垛生,不得无患。患累既同,缁素何辩? 师云:但却发箭,途中相拄。如其相差,必有所伤。谷中寻响,累劫无形,响在口边。得失在于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20 12:12:36)
灵山会上,佛陀拈花,伽叶微笑。佛陀就把“正法眼藏”传给他了。 听起来咋这么玄?其实也可能不是玄,而简单。简单到不可思议(俺觉得这里应该是不可思议的原义----不是难以想象,而是无法以思维来捕捉),不用说话费心思,就把“实相无相,涅槃妙心”给传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20 09:25:26)
王阳明讲看花说未见此花时此花与心同归于寂。于是诸兄中就有疑问:那么把此花从"寂"搞到"鲜明"的是什么呢? 花菜兄说像光圈照物,实在在是精彩而生动! 我们的根本的心如同整个宇宙,而意识思维则如同手电光,一次只能照一点点,看到一点点,想到一点点,经历一点点。那些没有经历的,并不是不存在,而只是我们的意识之光没有照到那里。 但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就是对人为什么活着的认识。 俺了解的西方传统分两方面,一是理性的充分舒张(科学),一是赎罪回归(宗教)。 中国则只有一个:天命如此。 西方传统的前提是人与超人力量是分离的,人要么跪拜(宗教),要么挑战(科学)。 中国传统的前提则是人与超人力量是合一的,人要顺从天意,该反就反,该顺就顺。 在这种认识之下,就可以讨论中西当前的制度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