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草

把最近几年的原创作品,包括小说,散文,随笔和诗词等等,放在这里与朋友分享。
博文
(2016-07-17 09:42:31)

劫难野榆树 凡草 这野树并非长在荒郊野外,而是我家的前院里。但是没人种它,不知何时何处飘来的种子,从前院的玫瑰丛中钻出。看出是棵榆树,我便想起幼时的饥荒年代,难得找到点榆钱,捋下来拌面粉蒸熟,充饥是上品。出于这点儿回忆,此树得以生存下来。 几年后,家境不顺,诸事皆不如意。有朋友好心,以堪舆学说指点,这榆树妨了风水,要破解就要砍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6-06-27 14:37:56)
血染的铜头皮带 凡草 正是如花的岁月,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年华。因为上学早,同龄的朋友们都还是小学生呢,小苓就已经考上中学了,而且是全省的名牌。不但朋友们羡慕,连她们的妈妈也经常拿小苓作榜样去教育孩子。尽管小苓总想装出一付成熟的模样,却怎么也遮不住满脸的得意。她就像个打足了气的小皮球,走起路来一蹦三跳。那双好奇的眼睛里,见什么新鲜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6-06-25 13:31:07)
杨柳风格之俗见 凡草 杨柳风格经常是文人骚客讴歌的对象,从小到老,读得太多,我曾经沉醉于文章里的描写。杨树高傲伟岸,直立于狂风中依然坚挺。柳树容易栽培,微风下婀娜多姿。自从去过苏堤,那一树柳绿一树桃红的美景也成了我的心仪。于是,二十多年前在新房的后院植树时,我很花了一番功夫去寻找杨、柳的苗木。找园工询问,他们颇不以为然,说这些树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20 21:33:38)
多滋多味说南瓜凡草一提南瓜就想起往事。粮食困难的那几年,我住的大院里有块荒地。家家开荒种菜,我的小脚奶奶也领着孩子们大生产。最容易长的是洋白菜,其次是胡萝卜。收下来加点米煮成菜粥或者是剁碎了包成菜角子。没有半点油腥,自然也没有滋味,填肚子比野菜强些吧。奶奶种了棵南瓜,她说,南瓜在老家叫窝瓜,又甜又面特好吃。可到秋后却没结瓜,眼巴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新版吉柯德 --闲聊《北平无战事》中的两个小人物 凡草 但凡读过些书的人大概都知道唐吉柯德吧。看过《北平无战事》之后,这个故事又浮上心头,想到了两个剧中人。一个是位居少将的督查曾可达。其人出身贫寒,明察善思,对社会各阶层的状况了如指掌。另一位是‘穿上军服就是上校’的燕大教授梁经伦。此人才思敏捷,致力于经济学的研究,对当时的民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2-28 14:02:33)
江左梅郎与基督山伯爵--闲聊《琅琊榜》凡草很少看中国产电视剧,虽然很多朋友对我提起《琅琊榜》,听说这是一部宫斗剧,不禁想起《甄环传》,还以为又是描写二奶小三争风吃醋呢。直到有人提起,这是一部中国的《基督山恩仇记》,才算引起了我的兴趣。所以这篇剧评也就姗姗来迟。一打开电视,触目而来的镜头是血与火,差点让我拂袖而去。可随后却是烟雨迷朦的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5-12-10 15:44:31)
钻石劫 第四章1986年美国幽谷镇 “叮……”定时钟的铃声响了,刘明睿被铃声惊动,从实验台上抬起头,急忙结束手里的工作,收拾东西,拿起教材冲出门去。 明睿赶到教室,学生们都已经在等待了。他翻了翻讲义,就开口讲了起来:“从生物学的定义来说,基因的变异是指发生在DNA或者RNA分子序列上的变化。这可能是序列上的硷基被另一种硷基取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2-04 15:18:55)

火山湖的忧郁凡草迷蒙烟雾中的火山湖八月盛夏,专程去游览奥勒冈的火山湖(CraterLake)。听说这个湖已经很久了,它那湛蓝如镜的湖面和深邃静谧的环湖山岭曾给我带来很多美丽的遐想。一路经过好些山涧飞瀑,尤其是火山湖不远处的瓦森(Watson)瀑布,给我留下非常美好的印象。天空山静,清风徐徐吹过,我躺在岩石上仰望。293英尺高的悬崖,浩浩流水一股股呼啸而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先睹为快品钻石 --读凡草著 作者:梦丝 一部小说的成败跟作者的人生阅历和写作技巧是分不开的。作者凡草作为六十年代的知青,八十年代改革后第一代赴美留学的中国大陆留学生,她所经历的人生经历之曲折,地理盘桓之辽廓,时代变迁之剧烈都是我们后来人少见的。读她的书也一定会给我们后来人以启迪。
凡草做为我熟悉的网友长者朋友,一直以来笔耕不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7-26 15:09:37)

欧行漫记2014-8
凡草
第八天爱琴海中的米科诺斯小岛和圣托里尼一样,也是个很热门的旅游景点。它在圣托里尼北边,直线距离不过100多英里,坐快艇只需两个小时,可是我们的船却走了一夜。说来也奇怪,爱琴海中的这些小岛并不具有海洋气候,降水量非常稀少,即使在冬天的雨季里,每月平均也不过3-4英寸。据说这是因为非洲大沙漠里吹来的南风带来了干燥的高气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