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草

把最近几年的原创作品,包括小说,散文,随笔和诗词等等,放在这里与朋友分享。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清心淡欲寄山阿--闲聊《破冰行动》里赵嘉良的悲剧人生凡草刚看了连续剧《破冰行动》,突然来了点说几句的冲动,却不是聊主角,而是他那个20多年来没尽过一天父亲责任的便宜爸爸,赵嘉良。赵嘉良开始是个缉毒警察,却被毒犯算计,妻子惨死。他改名换姓,偷渡到香港,混迹江湖。先是小打小闹的走私,一次机缘凑巧,他不顾生死救了黑社会老大的性命。大树之下好乘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1-15 12:34:17)

从节日祝词想起凡草与纷飞大雪同时飘落的,是一年一度的节日假期。记得当年刚到美国的时候,对圣诞这个词毫无概念,只是从忙于给我们传教的牧师那里听到了一些有关耶稣降生的故事,此后又涉略了一些各种宗教的常识。可是,对于“组织”的天生反叛性,使我对各种教会都敬而远之。我虽然欣赏灯火辉煌的节日装饰,而更喜爱的却是在一年的疲惫之后,能得到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9 17:30:57)

惊险有趣之旅凡草来过南犹它的人,很容易会想到那几个有名的国家公园,锡安(Zions)、布莱斯峡谷(BryceCanyon)、羚羊谷(AntelopeCanyon)、鲍威尔湖(LakePowell)和大峡谷等地。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那附近还有一些风光原始惊险有趣的绝妙去处,其中一个就是巨梯-埃斯卡兰蒂国家纪念地(GrandStaircase-EscalanteNationalMonument)。虽然早已听说过这个地方,却一直没去。因为此地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6-21 15:50:32)
雾星来的丑孩子凡 草第二章对波子来说,事情一切顺利。邱教授家情况良好,有足够的收入,给波子提供的住房和用品全都合乎要求,领养手续很快就办好了。波子要上学了,按照户口本上的年龄,波子可以进幼儿园。校长听说这个孩子从中国来,以前没上过托儿所,又是个哑巴,就给他派了个手语老师,还派了个辅导员了解他的英语和智力程度。校长还特意在电话里强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20 15:17:00)

六月冰雹凡草上午去gym锻炼,正值雷鸣电闪。室外游泳池的工作人员急忙报警,把一池的泳者全部赶上来,让他们转入室内游泳池。好在我的锻炼课在教室里,没有冲突。教舞蹈的老师突然说,外边下大雨了,而且有冰雹,很严重呢。我却只听到了音乐声,不知老师是真的在谈论天气还是随意聊天。后来,她又说,雨停了,太阳出来了。我半信半疑。可是,等结束以后出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5 12:56:03)
雾星来的丑孩子凡 草引子宇宙渺茫,太空无垠,那里有多少千奇百怪的奥秘?离地球不远处有一颗尚未被人类发现的行星,因为它处于和地球不同的空间。那个星球比地球质量小很多,在两颗恒星之间旋转,没有明显的黑夜,也没有明显的四季。星球中心有一个坚硬的内核,上边是个液态圈,半空中笼罩着半水半汽的云雾,再被一层大气保护。雾星温暖湿润气候适宜,还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5-26 16:42:45)

香槟照与中华拱—金钉149周年纪念活动侧记之二凡草一年一度,犹他北部的不毛之地,普罗蒙特瑞高地(promontorysummit)又一次成为欢庆的场所。149年前,横跨美洲连接两大洋的第一条铁路大动脉在这里合轨,金钉遗址公园也在69年前于此地建立。5月10日,由铁路华工后裔协会(CRWDA)协助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和犹他州政府共同举办的合轨纪念仪式在这里举行。凌晨,朝阳尚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5-19 16:07:15)

旧照新图缅忆先贤 —金钉149周年纪念活动侧记 凡草 150多年前,美国第一条连接两大洋横贯美洲的大铁路动工修建。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CPR)负责修建西部路段,从加州的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到犹他州的普罗蒙特瑞(Promontory)。1864年10月,CPR开始开挖布鲁诺深槽(BloomerCut)。可是崇山峻岭里,艰苦的工作环境使白人劳工摇头却步,甚至逃走。劳工极度短缺,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柳暗花明--中科院招收文革后首届研究生纪念凡草(旧作新贴)整整30年了,可好像就在昨天。那是个百废待兴的时节。十年疯狂浩劫,文化科技惨遭摧残,知识成了反动的代名词。一朝春晓,大学恢复了高考招生的制度。紧接着,1977年秋,教育部和科学院开始大规模招收研究生,不拘一格寻找人材。消息传开,如轻风吹皱春池,十数年来被压抑的人才,包括文革前和文革中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3-04 20:22:09)

戊戌元夕有感
—依韵和昨夜雨
乍暖还寒冷雪飘,春风戊戌又元宵
花街彩树何曾见,火巷红灯几度嚣
梦呓槐安痴竖子,妄言贸战耻雄枭
人生转瞬无穷尽,云霁天清自舜尧(平水韵二萧)
幼时身在故国,刚记事不久就是红彤彤的年月,虽有节假日却无家庭欢聚一堂的欢乐。转即漂洋过海,更不知节庆气氛。今日元夕,众生皆谈元宵习俗,我茫然无知。偏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