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一众人等随着太太老爷进了吴家大院,太太说老爷要稍加休息还要去给老夫人请安,就让三少爷和玉青退了,三少爷拉着玉青别了太太老爷就往老夫人的寿松堂而去。进了颐心院,老爷洗涮后换了居家的便服,太太又递上沏好的大红袍陪老爷休息说话。素梅,辛苦你了,那个玉青看着麻麻利利的,配老三正合适。老爷虽只匆匆见了玉青一面,却对玉青印象很好。眼见着三少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6-17 22:28:42)
玉青一直用心听着二人的对话,心里猜不透三少爷打得什么算盘。又说了一阵无关紧要的话,老夫人怕三少爷累着就让二人回了,说自己也该诵经了。第一次和三少爷单独在吴家出双入对地行走,玉青还真有些不习惯,虽然下人都去地里帮工了,但偶尔遇到一两个,玉青都会羞怯地低下头。三少爷缓缓地走在前面,玉青则若即若离的,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一路无语。回到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2 11:53:02)
玉青一天都在刻意回避着三少爷,无论午饭还是晚饭都端进屋里一个人吃。 三少爷有些手足无措,傍晚在正房外徘徊了很久,最后还是抱起被褥敲响了玉青的门。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三少爷,玉青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开了门,还能怎样,既已嫁人只能随他了。 玉青惴惴不安躲闪的眼神让三少爷深感愧疚,虽说自己是玉青的丈夫,但自己也是接受了现代教育的新青年,岂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风从敞开的窗子吹进来,把书微微翻起,空气中有了些轻微的暑意,三少爷走到窗边,望着远处,再过些日子天气就要转热了。 自己庶出又幼年丧母,被太太不容,虽有老夫人竭力呵护,怎奈太太强势有时老夫人也无能为力,只好送到省城老爷处才过了几年安稳的日子,但还是躲不过太太的诡计。 三少爷痛苦地回忆着,那年正值先妣故去10年之际,自己回乡祭母引来太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北京,一座回不去的城市 ---------开博初衷 我为什么会开博,要源于多年前的一次回国。 去国经年再踏上故乡的土地,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飞机在蓝天白云下徐徐降落,虽然全世界的蓝天白云都一样,但一想到这是北京上空的的蓝天白云,一向自认铁石心肠的我,心还是禁不止激动的砰砰乱跳,眼角湿润,瞬间模糊了视线,有种非哭不能释然的感觉,好想找个地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玉青把煮熟的荷包蛋盛到碗里放在灶沿上,又拿起糖罐舀了勺红砂糖放入碗里。看玉青忙碌早饭自己却插不上手,三少爷只好老老实实地坐在凳子上拉风箱。 见玉青一心只在锅碗瓢盆上,根本没有询问自己的意象,三少爷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居然对自己这么个活生生的人毫无兴趣,三少爷有种被忽略被冷落的感觉。于是再次搭讪着问,我问了一堆问题,你就没什么想问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书房里三少爷手里拿着的书不由一抖啪掉在了地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玉青和黑丫面面相觑,屏息不敢出声,都以为是说话声音大而惹怒了三少爷。 第二天,憨牛嫂和黑丫一大早就往田里帮工去了,玉青只好自己到府里厨房去领一天的膳食用度。 玉青提了篮子回来,三少爷穿了件月白的长衫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一会儿踢腿甩胳膊,一会儿又吐气深吸,见玉青回来便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01 10:33:17)
没讨到便宜反被三少爷站了上风,玉青悻悻地出了门。晚饭后玉青和憨牛嫂一边收拾一边闲聊。原来三少爷回来养病已半年有余,以前一直住在老夫人的寿松堂,因为成亲才搬了出来,老夫人看憨牛嫂老实可靠就派了过来。从憨牛嫂嘴中得知,三少爷的用度由府里派,憨牛嫂每早到府里厨房领回一天的食材,有时老夫人也会送一些过来。现在多了黑丫用度也多了一份。每日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太太被老夫人嘲讽了一顿只好给玉青配个丫鬟。大家听说要伺候三少爷都纷纷摇头,就连红儿翠儿也不愿意,太太也舍不得红儿翠儿最后又把黑丫派给了玉青,玉青无所谓,给不给都行,给谁都一样。玉青前面走,黑丫踌躇地跟在身后,心里很不情愿,就知道没人愿意干的差事才会轮到自己,可太太说了自己不去就会被派到地里挑粪去。刚出太太院子玉青还搞不清回去的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偌大的吴府找人问个路总不难吧,玉青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愣是没见一个人影,没办法只好瞎走遇到人再问路了。玉清选了右边的路,走了一阵感觉越走越不对,太太的颐心院是府里最好的房子,可这条路越走越窄房子越来越旧。自己一定是走错了,玉青停在低矮破败的房子前,四处张望想找人问路。三月三,把春踏,黄鼠狼,来献花,惦着鸡,惦着鸭,吃了娘不放娃。歌谣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