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3-06 12:24:46)
爷爷,这儿有个人。毛头扒开草丛,吃惊地看着眼前颤声大叫,脚下草丛里一动不动地趴着一个人,衣衫褴褛辨不出颜色。别动,我下去看看。老者嘱咐毛头,而后顺着青藤爬了下来。老者下到崖下来到草丛边,扒开高耸的青草,把手放在那人的鼻翼下,偶尔有意思微弱的气息,身上血迹斑斑。毛头,你带着啊黄赶快回去叫人,我在这儿守着。老者吩咐毛头回去喊人。诶。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2-27 22:12:54)
福贵弄巧成拙差点害了自己的亲儿子,这亏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好在玉青答应了婚事,解了福贵的燃眉之急。玉青被逼无奈答应了婚事,福贵立刻给吴家修书一封,把玉虎被劫之事详述一遍,吴家马上投之以桃,次日就下了聘礼,福贵也报之以李即刻定了婚期,两家商定玉虎回来后就行婚嫁。宗孝别了玉青离了刘家集到了二爷身边,摇身一变成了二爷的贴身侍卫,追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23 07:53:13)
福贵端了杯热茶恰巧从屋里出来,和刚进了月亮门的大柱几乎撞了个满怀,手里的茶泼了一地。什么事,慌慌张张的。福贵一边责备大柱莽撞一边低头掸着衣衫,月白布长衫上星星点点全是茶渍。老爷,可找着你了,出大事啦,少爷被土匪劫了。大柱看见福贵像见到救星一般,喘息着粗气说。少爷怎么啦,快说。福贵扯开嗓门大喊,扔下茶盏一把抓住大柱,杯子飞出砸在地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20 20:15:32)
福贵并不理会玉青的愤怒,而是将视线越过玉青落在了桌上的簪子上,清了下嗓子,不紧不慢地讲起了故事。 十几年前,一个年轻姑娘未嫁人就有了身孕,被父母赶出家门,万般无奈之下要自寻短见,后来被人救下生下一女。福贵讲到这儿停了下来,把目光停在了玉青脸上。 玉青侧着头耿着脖看着窗外,目光冷漠而愤恨。故事与我何干?玉青极不情愿地听着。 故事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4 22:44:23)
宗孝死后,房子很快被族里一个本房占了,还逼玉青交出钥匙,玉青上门理论,反被羞辱了一番。陈福贵是何等精明之人,岂能白白让玉青受辱,就在大家百般揣测,伸长脖子等下文时,陈家却毫无动静,安静异常。爹,妹妹被辱你怎就不吭一声,以后咱陈家怎么在镇子上立足?玉虎气呼呼地埋怨福贵。你懂什么,干活去。福贵轻声喝斥玉虎。福贵喝斥玉虎时连眼皮都没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0 23:02:00)
死水一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地过着,昨天今天明天对于玉青毫无区别,但对陈福贵就大不一样。民国政府大力推行新生活,倡导文明卫生,加之对往来客商的观察,陈福贵开了间杂货商行,定期从省城进一些生活日用品,有洋货也有国货,像上海生产的三星牌牙粉,蚊香,洋火,香烟和一些新女性用品。由于福贵眼光独到,进货及时,因此生意兴隆,玉虎夫妻忙不过来时,福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08 09:29:19)
宗孝死了,宗孝死了。宗孝就像窗外海棠树的叶子一夜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玉青呆坐在床榻上,像具无魂的僵尸。自从听到宗孝的噩耗后,玉青就这么痴痴呆呆地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捧着荷包自言自语,嘴里一遍一遍地反复地念叨着这句话。木窗被风吹得吱吱作响,冷风呼呼地吹过海棠树光秃秃的枝条灌进来也浑然不觉,玉青不敢相信,那个说一定会回来娶自己的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1-29 21:25:54)
二爷走之前,大爷寿源特意叫了宗孝和另一个刘氏青年来见二爷,二爷见二人年轻忠厚,又通文墨,甚是满意,嘱二人把家里安顿好了就可往县里去。宗孝家事简单,把染坊的工辞了,房子交予玉青看管,便商议着一道往县里去。玉青一针一线花了一夜的功夫绣了一只芙蓉出水的紫色荷包,又把自己贴身带的小青石放了进去。当年陈家因逃避战乱从外省迁移至此,宗孝的爹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4 12:41:18)
和了八字换了庚帖,玉青和宗孝的婚事算是定下了,只等时机适宜就可完婚。宗孝一心盼着二老爷能早日回乡省亲,跟着二爷总比在这乡下强,将来说不定也能衣锦还乡,光耀门楣。果真二老爷要回来了。二老爷回来的日子,不仅刘氏全族出街欢迎,刘家集半个镇子都出动了,争相目睹二老爷的风采。一匹黑缎似的大洋马,马头高高扬起,二老爷一身便装,马后跟着一个副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18 08:58:48)
送走了玉青,宗孝转身离了家到族长刘老太爷家想确证一下花大嘴的说词。刘老太爷是刘家集刘氏宗亲的族长,辈份不仅高,而且家大业大,方圆百里过半的土地都是刘老太爷的,刘家此外还经营着酒楼,当铺,米行,酒庄等,和地方的乡绅又多是儿女亲家,颇有刘家打个喷嚏白水河也要停三停的架势。两尊石狮子阔口仰胸地守在刘家大院外,高大气派的拱形院门让人望而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