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11-11 21:32:48)
老爷草草用了晚饭就回了房。面对小姐空空的座位和老爷早早的离去,三少爷和玉青也无心细用,沉闷地吃了几口就吩咐刘妈收了。原来小姐从三家镇舅老爷处回到吴家堡,太太提起朱家来信商量小姐和朱家少爷的婚事,准备年底给二人完婚。小姐从小就不喜欢文松,加之受了新思潮影响,更加不同意,借口开学就跑回了城。原想爹在城里思想会开化些,或许能有专机,今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下午三少爷一回来就感觉那里不对,空气中似多了份忧郁少了份自在,一问下知道小姐回来了并且好像不高兴。三少爷一个人来到小姐房外叩了叩窗棂,没有响动,于是又故意用力清清嗓子开口喊道,蓁蓁,是我。原本寂静无声的室内起了一阵悉悉嗦嗦的骚动。俊华推门而入,小姐正慌张地收拾着桌面,在小姐身后的地面上散落着几团皱巴巴的信签纸。俊华拾起其中一张展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第二天,三少爷去学校办复课手续,刘妈上街买菜,玉青便和小兰一起打扫卫生。咚咚咚。一阵清脆的叩门声从大门传来。可能是刘妈忘带钥匙,我去看看。玉青离了小兰去开门。门打开,不是刘妈,而是一个学生摸样的年轻女子,身颀貌秀,亭亭玉立。你是?玉青看着面前这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有些迟疑。面对玉青女孩却很笃定,稍事迟疑便开口道。你是陈玉青?女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等刘妈小兰伺候老爷休息回房,又亲眼见老刘把门院锁好,玉青才放心地回到自己房中。三少爷微笑着把玉青迎到桌边,又递了杯水,自己则在对面坐下。三少爷面带春风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玉青猜一定又有什么好事,便捧了水含笑看着三少爷。什么事这么高兴?病既然好了,我明天就想去学校办复学手续,你看怎么样?三少爷期待地看着玉青,兴奋渴望溢于言表。好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10-17 13:37:33)
傍晚,玉青来到厨房要帮刘妈小兰一起做晚饭,刘妈小兰死活拦住不肯。之前从老宅也传来一些关于玉青的传闻,知道玉青是娶来冲喜不受太太待见,但这里却不比老宅,这儿是姨太太当家,姨太太喜欢三少爷爱屋及乌自然也会对玉青好,再不济玉青也是少奶奶,身份地位都是主子,姨太太刚走,那能让玉青就和下人一起干活。因此刘妈小兰拼命拦着。 无奈,玉青只好在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三少爷急匆匆跑出百翠斋追上玉青,小心试探着,那个簪子怎么没见你戴过,一定很珍贵吧。 玉青原本平静的面庞滑过一丝凝重,缓声道,我很小妈妈就没了,这是她留给我的唯一遗物。 原来如此,怪不得玉青如此谨慎小心,此物对玉青的确非同一般。 同病相连,三少爷心疼地握紧了玉青的手。 我们去别家看看,也许有人识得此物那? 玉青颇为吃惊地看着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上海港。巨大的客轮在人们的欢呼声中驶进码头,期待已久的人们涌上船舷向码头上接船的人雀跃欢呼。吉田秋野,吉田佳子就像一对普通父女一般混在人群中,眼前是一片清晰广揉的土地,风云滚滚迎面迩来,二人人手两只提箱,夹在人流中步下客轮,一袭中式衣衫在一群耀眼的洋装中反到更像中国人。拥挤的人群慢慢散开,吉田用蹩脚的中文叫了辆黄包车来到虹口日本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日本,兴亚院,华中特科。 少佐,满铁来电,萱草计划已锁定目标,这是详函。 在兴亚院华中小组办公室内,一封来自满铁的秘函躺在办公桌上。 请池田君。 是。 池田君,萱草计划由你负责,这是满铁转来的详细资料, 池田打开秘函,密密麻麻的信息涌入眼底。 刘英诚,男,43岁,游学京都主修政法,在日期间,与房东之女井上慧同居,后刘英诚因故回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来人正是新当选的商会会长刘英诚。 刘英诚一袭银灰软缎长衫,手中一顶同色礼帽,鼻上横着一副金丝眼镜,儒雅丰润,器宇翩翩。 那里,那里。刘英诚嘴里敷衍着目光却盯着玉青背影。 刘兄认得此人? 不认得,不过与我的一位故人到有几分神似。 刘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自是故人如云。 马老板见笑了,不愧是业内翘楚,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啊。刘英诚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三少爷和玉青拿了痰样再次来到医院,医生看了夜间和清晨的痰样非常高兴,根据经验三少爷有九成痊愈的可能。真是太好了。三少爷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望天欢呼,上苍待自己并非无情,原本无望的人生现在又充满了生机,不仅如此,还因祸得福娶了玉青,玉青善良能干,知书豁达,不仅在生活上百般照顾自己,难能可贵的是在灵魂上也能沟通,是个难得的好伴侣。亏得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