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01-17 08:05:46)
就在刘英城悻悻回家的同时,玉青陪着小姑子俊怡正行在回吴家垒的路上。吴老爷从吴家垒回来就急匆匆把小姐俊怡从学校叫了回来,说是太太出了意外,小姐听了急得不行,心急火疗地就要赶回去,玉青这个做儿妇的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也表示要回去探望。老爷因为要处理一些急事需耽搁一日,就让玉青陪着小姐先走,说稍候赶来。翌日玉青收拾了几件换洗衣物就和小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1-13 18:51:54)
太太把刘英诚拉进卧室又把门紧紧关好,这才开口。
“我想认下英慧做干女儿”。毫无征兆太太突然提出要忍干女儿,刘英诚一愣,心里犹豫要不要把吴家少奶奶的事告诉太太,可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等确证后再说吧,于是安慰太太道“我们虽没亲生的,但咱们把你哥哥的儿子文良过继来了,也算有了”。不提文良还好,一提太太的怨气就止不住。&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9 11:31:29)
刘英诚亲自赶着马车一刻不停地跑回了公馆。到公馆后刘英诚吩咐家人把女孩背进客房,又派人请来了大夫。大夫仔细检查女孩的伤势,女孩虽有流血,却都是些皮外伤并无大碍,开了些外敷药膏嘱咐好好休息,说过两日便可痊愈。对于老友的医术刘英诚从不质疑,但见女孩昏睡不醒还是放心不下。“那她为何一直昏迷不醒?”刘英诚站在一旁不放心地问。“可能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1-04 10:01:53)
想,真像,像极了,简直就是芳华如昨的雪竹,但好像又有些不像,细细品味,这个女孩比雪竹多了份刚毅。兴奋过后,刘英诚脑子开始清醒,雪竹不是死了吗?当年黄万里来信说雪竹意外坠崖而死,雪竹死了,这个女孩又是谁那?刘英诚坐在车上满脑子都是疑问,一会儿是雪竹一会儿是玉青,不行,必须尽快弄清楚。刘英诚马不停蹄地赶到二哥处,商量完要事后就向二哥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1-01 19:51:57)
玉青本以为只有常叔在,谁知撩帘一看竟是一中年男子在痴痴地看着自己,不仅眼神痴迷嘴里还喃喃自语,轻朗的笑容立时飞到了爪洼国,瞥了一眼刘英诚转头对常叔道“有事吗”?“少奶奶,这位是商会的刘会长,说是找老爷”。老常指着刘英诚对玉青介绍道。就在玉青出来的瞬间,刘英诚感觉有些恍惚,仿佛时光倒流,又回到了从前。“公子,我怕,怕你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2-27 22:39:31)
这场寿筵不仅让刘英诚赚得金钵满满,刘英寿也同样是硕果累累,刘英寿借剿匪之名收编了一条龙余部,占据了其地盘,还因为剿匪得力得到了军政府的嘉奖和粮饷,暗地里不仅搭上了武汉的国民政府,还和日资眉来眼去,可谓风光无限。就在兄弟二人万分得意之时,一场阴谋就像傍晚的迷雾正悄悄向他们袭来。刘氏兄弟和华北公司虽秋波暗传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意向,倒是和武汉国民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8-12-18 11:29:29)
两位绅士对马副官的答复虽不甚满意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寒暄一阵转向它桌。刘英诚对马副官的弦外之音心领神会,二哥正驻扎在本省的西北方,督军大人几次想拉拢刘英寿都未国。果然在二位绅士离开后,马副官单刀直入地对刘英诚道:此次匪患还望令兄以民生大局为重,不要有派系嫌隙,精诚合作为民除害。刘英诚连连颔首:“家兄对匪患也是深恶痛绝,只奈这股悍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11 12:25:58)
刘公馆门前车水马龙热闹非凡,馆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 刘英诚夫妇站在门前恭迎八方来宾。 “马副官,欢迎欢迎”。马副官一身戎装从小车上下来。 “刘会长,督军要务在身不能亲自前来,特命马某代为祝贺”,“把礼物呈上来”,马副官手一挥,勤务兵送上一尊白玉观音”。 “能蒙督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03 19:57:28)
为了老太太的70寿辰刘公馆上下忙得不亦乐乎。刘英诚除了花大价从百翠斋购得了稀世的帝王绿翡翠项链外,还精心装点公馆内外,届时商政军各界要员少不得要来捧场,寿筵将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二哥英寿早早把寿礼送了来,同时嘱咐弟弟英诚笑纳八方,骑墙观景,自己则躲在驻地不出。刘公馆上下装饰一新,管家进进出出忙着指挥佣人在摆放盆景花卉,刘英诚背手从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11-25 22:48:07)
(74)救命草 玉青先于老爷回了家,乘锦姨还未回来,就借着帮刘妈小兰准备晚膳详细问了些锦姨的情况。 把问来的信息综合起来,玉青觉得锦姨肯定有事,而且还是需要用钱但又不能明说的事。到底什么事那?三少爷不在,无人能商量,玉青决定先探探锦姨的口风。 第二天,老爷走了,玉青来到锦姨门前。 锦姨,我是玉青。玉青停在锦姨门前轻叩屋门。 锦姨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