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玉青一觉醒来发现天已大亮,心里一惊,该死,我怎么睡着了。急忙坐起,还好,自己衣裙整齐,另一半床也整整洁洁不像有人睡过,紧张的心这才略微踏实些。玉青猜想昨夜他没来床上睡,那一定是在屏风后睡的。目光移向屏风,小心起身下地,轻手轻脚迈向屏风,离屏风越近心越紧张,万一他质问自己为何窥探,自己该如何作答那?玉青犹豫该不该过去。 正犹豫间玉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玉青顶着盖头端坐在床沿,目光紧张地盯着脚下,两耳竖得像兔子,捕捉着房内的任何声响,心却不停地紧缩,等待着三少爷。坐了许久屋里还是悄无声息一点响动都没有,玉青有些失望,坐得累了,直了直腰干脆把盖头一把抓掉。一对红喜烛高插在灯台上,摇曳的烛光把屋子照得模模糊糊,借着恍惚的烛光玉青打量起新房,新房布置得倒也喜气洋洋,只是窗户大开着,一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5-17 12:33:00)
每日和太太共进三餐实是一种煎熬,如果不知道太太和三少爷的过节也就罢了,一旦知道了就会生出一身冷汗。玉青深知祸从口出,为了牢牢管住口舌,玉青收起真实的自己,除了必要的应对就埋头吃饭,几天下来玉青成了个只会吃喝顺从的小媳妇,太太甚觉满意,于是高高兴兴张罗着给玉青和三少爷完婚。回到听春阁的玉青精神焕发,和红儿翠儿一起浇花弄草或一起做女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5-12 17:16:10)
这顿美味午餐玉青吃得胆战心惊,直到离开了太太的颐心院还心有余悸,不过平心而论,这顿午膳还真是不错。玉青跟在红儿身后回味着太太的午餐。少奶奶,太太对你真好,还送了首饰衣料,有了太太的关照,以后在府里什么都不用愁了。红儿手捧一个红木匣子,脚步欢快地在前面带路,不时回头和玉青搭讪。匣子里是太太送的几件首饰,太太的关照?玉青心里一阵苦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08 22:24:03)
玉青跟着福通红儿翠儿出了荒院子,顺着小路往房屋密集处走去,进了一个月亮门,是一处开阔的大园子,假山水榭,流水亭台散布在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之中,红儿道这是府里的后花园,小姐以前常来这里读书,出了花园就到小姐住的的院子了。出了花园,远远就望见一枝红红的杏花娇艳地从白墙灰瓦后探出头,一院春色也从两扇敞开的淡绿色木门涌了出来,走近些,又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5-03 09:57:09)
十几双目光像剑一样齐刷刷指向玉青,有的担心,有的焦虑,有的暗暗窃笑。玉青没想到太太这么快就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这明摆着是设了个套让自己往里钻。罚也不是,不罚也不是。大管家之所以敢这么做,谁给的胆子?答案不言而喻。罚福通,无异于打太太的脸,可不处罚,这往后势利的日子还长得很那。玉青左思右想脑子像陀螺飞快地转动,可脸上还得维持从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4-30 13:32:48)
先前来时车门被帘子挡着不曾看清,等老夫人一行走远了,玉青才有机会仔细打量眼前。一座衰败的小院孤孤零零地坐落在繁华尽头的小路底端,凹凸不平的墙垣,油漆脱落的大门,寂寞中无时无刻不在述说着岁月的无奈和没落,门前的台阶落满了残花尘泥,高低不平的青砖缝中长满了杂草,门前的花木疏于管理而尽情疯长,杂草横生期间。看得出,这座院子已荒废了些时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4-25 12:42:47)
福通开了门,唤儿垂首站在门外。连老爷,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啊,是唤儿姑娘,迎亲回来了?福通满脸堆笑地看着唤儿。谢谢连老爷,晌午刚到。唤儿朝大管家礼貌一笑。一路可顺利?新娘子安顿好了?太太吩咐把小姐的西跨院给新娘子住,新娘子可满意?福通出了太太门就劈头盖脸地问了唤儿一堆问题。唤儿被问得一愣,新娘子明明被送进了后院的慌院子怎么变成了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19 12:11:45)
大管家姓连名福通,是太太娘家的一个远方亲戚,几年前投靠了太太。人虽其貌不扬,却善于察言观色,平时逢人三分笑,加之长得忠厚老实,为人又八面玲珑,很快赢得了阖府上下的好感,深得太太喜欢,在老管家告老还乡后就升为了大管家。唤儿领了命先到了连福通的住处,铁将军把门,不在,哼,一定又在太太处,唤儿转身往太太住的颐心院走去。颐心院是吴家大宅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14 16:50:57)
是唤儿。听得唤儿的声音,玉青心里一阵欢喜,唤儿又回来了。原来唤儿离了玉青就匆匆赶回了老夫人处。老夫人年事已高,不问世事,也不再过问府里的诸事,全权交予儿媳,一心礼佛,每日不是听经讲法就是诵经念佛。但老三的婚事却是老夫人一力主张的。原来,老夫人虽生养了几个儿女,但只存活了一个儿子,偌大家业却人丁稀疏,于是早早为儿子娶了娇妻,谁知媳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