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4-09 21:13:29)
歇了一夜,第二天大船继续启航赶路,约在晌时分大船靠了岸,这是个小小的码头,规模还不及陈家集的一半大。早有一群人带着两辆车等在河边,一辆雕花车轿驾在枣红色马拉的辕子上,四周挂着红色围帘,旁边则是一匹花马驾的乌篷马车,见船靠了岸,带头的和仓叔寒暄打了招呼,便把车拢了过来。玉青仍旧盖着盖头,由唤儿搀着下船站在车道旁,车夫将马车轿赶来停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04 00:18:12)
玉青站了一会,人有些乏,见绣榻前有只绣墩,就搬了来放在窗前,自己则坐在上面看着陈家集的方向,直到水天一色,辨不出哪是水哪是山哪是地才郁郁寡欢地收回目光,仔细打量起小小的船舱来。船舱不大,除了一张绣榻还有一张小小的桌子,当然都铺着喜兴的红绸缎。早饭还是晨起时吃的,吃的什么玉青已记不得了,然后就是被拉去梳妆打扮,前几日已经请了师父开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01 00:08:11)
宗孝像失了航标的小船不知该往何处去,只一心想离开陈家集,越远越好,仿佛距离可以抹平一切。宗孝就这样带着伤痛沿着大路一直狂走,天黑时到了一处人烟稠密之处,寻了家客栈,草草吃了晚饭,要了个单间。该怎么办?宗孝脑子里一片混乱,走了一路,身体困乏,躺在床上却依然睡不着。干脆穿了衣服站在窗前。不能这么漫无目的地瞎走,手里的盘缠也不多了,得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29 23:49:07)
有了俊平的补药,宗孝的身体突飞猛进地好起来,回乡指日可待。宗孝虽在养病,但多年军旅生涯养成的早起习惯始终改不了。翌日清晨,晨光微现宗孝就躺不住了,早早起来收拾行囊,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就是把前几日买的换洗衣服和随身用品简单地打了个小包。除了盘缠,其余的钱宗孝全部留给了老爹和毛头。毛头听见宗孝悉悉索索的响动也爬了起来,老爹知道宗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27 13:25:28)
宗孝跟着二爷南征北战的这些日子,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思想也渐渐从个人利益的禁锢中跳了出来。现在从军不仅仅是为了图谋个人命运的改变,除了能和玉青能长相思守外,也希望中华大地真能实现统一富强。所以刚才听到和看到的头条,不但无情地把自己的个人梦想瞬间毁灭,同时也使他开始怀疑所选择的道路真的能救国救民吗?军阀之间无休止的混争,国力削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3-23 16:55:33)
见俊平挨着自己坐下,维云先前的怨气立时消得无影无踪,光洁的脸泛着红晕,看着俊平痴痴地问,平哥哥,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俊平佯装不解,拿起筷子夹了块松鼠鱼放到维云碗里,嬉笑道,你是我妹妹怎么会讨厌你,这是你最爱吃的,吃吧。对于俊平轻飘飘的回答,维云并不满意,撅起小嘴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维云,俊平刚下火车,就马不停蹄地随我东走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19 22:16:24)
吴俊平帮着小二把宗孝扶进楼,平放在二楼雅间的小榻上,俊平让小二拿了凉水毛巾,亲自为宗孝敷上湿毛巾,又拿了几元铜元让小二到楼下报童哪里买了份南华晚报,剩余的就赏了小二。吴俊平拿了报斜坐在榻前,打开报,在头版头条赫然刊登着孙大帅下野的新闻,除此之外并无什么震撼的新闻,俊平看看宗孝又翻翻报纸,心里渐渐明了了,刚才就怀疑宗孝的身份,宗孝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15 15:13:14)
楼上二人霍然起身同时把头探向窗外。只见不远处,一粉衣女子扬鞭立马停在路中,面前一青年男子怒目而立单臂拦在马前,男子脚边卷缩着一个小男孩。让不让开?女子厉声问,手里的马鞭高高扬起。不让,你不赔礼道歉就不让。男子一只手死死揪住马的缰绳不放。再不放,我可就抽了。女子厉声再问。光天化日之下撞人不说,还敢打人,你眼里难道就没王法?青年厉声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10 22:46:30)
宗孝虽然拒绝了老爹的好意,但心里却无时无刻不记挂着玉青,单等伤势好转了就决心回乡。在老者毛头的精心照顾下,宗孝伤势渐渐好转,和毛头也成了好朋友。孝哥哥,孝哥哥,毛头没事就来到床前让宗孝讲些山外的故事,毛头天真又朴实,和宗孝很是投缘,宗孝没事时就拿着木炭教毛头认字,毛头聪明又好学,几个月下来,不仅会写自己的名字和许多字,还会背三字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07 22:30:16)
毛头老者带着啊黄出了屋,屋里又变得静悄悄,喝了汤,年轻人的气色明显丰润了些,在竹床上躺了会儿,脑子渐渐灵活清晰起来。年轻人努力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虽然记忆有些断断续续,但大致脉络还是很清晰。自己跟着二爷奉命率兵围困吴大帅的精锐,敌军已被我军围困了数日,眼见胜利在望,突然从斜刺里冷不丁杀出一支精壮的援军,我军毫无防备防线很快被打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