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2-27 22:12:54)
福贵弄巧成拙差点害了自己的亲儿子,这亏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好在玉青答应了婚事,解了福贵的燃眉之急。玉青被逼无奈答应了婚事,福贵立刻给吴家修书一封,把玉虎被劫之事详述一遍,吴家马上投之以桃,次日就下了聘礼,福贵也报之以李即刻定了婚期,两家商定玉虎回来后就行婚嫁。宗孝别了玉青离了刘家集到了二爷身边,摇身一变成了二爷的贴身侍卫,追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23 07:53:13)
福贵端了杯热茶恰巧从屋里出来,和刚进了月亮门的大柱几乎撞了个满怀,手里的茶泼了一地。什么事,慌慌张张的。福贵一边责备大柱莽撞一边低头掸着衣衫,月白布长衫上星星点点全是茶渍。老爷,可找着你了,出大事啦,少爷被土匪劫了。大柱看见福贵像见到救星一般,喘息着粗气说。少爷怎么啦,快说。福贵扯开嗓门大喊,扔下茶盏一把抓住大柱,杯子飞出砸在地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20 20:15:32)
福贵并不理会玉青的愤怒,而是将视线越过玉青落在了桌上的簪子上,清了下嗓子,不紧不慢地讲起了故事。 十几年前,一个年轻姑娘未嫁人就有了身孕,被父母赶出家门,万般无奈之下要自寻短见,后来被人救下生下一女。福贵讲到这儿停了下来,把目光停在了玉青脸上。 玉青侧着头耿着脖看着窗外,目光冷漠而愤恨。故事与我何干?玉青极不情愿地听着。 故事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0 23:02:00)
死水一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地过着,昨天今天明天对于玉青毫无区别,但对陈福贵就大不一样。民国政府大力推行新生活,倡导文明卫生,加之对往来客商的观察,陈福贵开了间杂货商行,定期从省城进一些生活日用品,有洋货也有国货,像上海生产的三星牌牙粉,蚊香,洋火,香烟和一些新女性用品。由于福贵眼光独到,进货及时,因此生意兴隆,玉虎夫妻忙不过来时,福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08 09:29:19)
宗孝死了,宗孝死了。宗孝就像窗外海棠树的叶子一夜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玉青呆坐在床榻上,像具无魂的僵尸。自从听到宗孝的噩耗后,玉青就这么痴痴呆呆地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捧着荷包自言自语,嘴里一遍一遍地反复地念叨着这句话。木窗被风吹得吱吱作响,冷风呼呼地吹过海棠树光秃秃的枝条灌进来也浑然不觉,玉青不敢相信,那个说一定会回来娶自己的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1-29 21:25:54)
二爷走之前,大爷寿源特意叫了宗孝和另一个刘氏青年来见二爷,二爷见二人年轻忠厚,又通文墨,甚是满意,嘱二人把家里安顿好了就可往县里去。宗孝家事简单,把染坊的工辞了,房子交予玉青看管,便商议着一道往县里去。玉青一针一线花了一夜的功夫绣了一只芙蓉出水的紫色荷包,又把自己贴身带的小青石放了进去。当年陈家因逃避战乱从外省迁移至此,宗孝的爹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4 12:41:18)
和了八字换了庚帖,玉青和宗孝的婚事算是定下了,只等时机适宜就可完婚。宗孝一心盼着二老爷能早日回乡省亲,跟着二爷总比在这乡下强,将来说不定也能衣锦还乡,光耀门楣。果真二老爷要回来了。二老爷回来的日子,不仅刘氏全族出街欢迎,刘家集半个镇子都出动了,争相目睹二老爷的风采。一匹黑缎似的大洋马,马头高高扬起,二老爷一身便装,马后跟着一个副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16 14:02:07)
花大嘴风风火火像花簇一般眨眼就滚到了院门,一闪就融进了春光。玉青呆呆地愣在原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半年来提心吊胆的事就被花大嘴这么三言两语说成了。陈福贵斜眼瞟向身边的玉青,见玉青还在发怔,便拿起算盘哗啦一抖,清脆的算珠声才使玉青猛然清醒过来,玉青脸儿一红,扭身跑向门外。玉青一口气跑到刘宗孝家想问个究竟,谁知铁将军把门,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11 10:18:48)
哎呦,我就说今天日子不一般,我这走一路,喜鹊就叫一路。话音未落,媒婆花大嘴手里挥着一条水红的汗巾眉开眼笑地站在了院门口。玉青心下暗暗欢喜,孝哥的媒人终于到了,微红着脸儿低头不语,两只杏眼却瞄向陈福贵。陈福贵见状心明眼亮,原来玉青在等刘家来提亲。陈福贵沉下脸夺过算盘噼里啪啦闷头打了起来。汗巾一扬,花枝一扭,花大嘴拿出十二分的精神直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2-11 21:56:25)
手里研着磨,一双乌溜溜的眼眸却瞟向院外,媒婆怎么还不来,玉青心里着急可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一定要拖住父亲,不能让父亲出门。爹,我帮您算,您来记,这样快些。玉青放下砚台就要来拿算盘。陈福贵像没听见一样纹丝没动,左手继续飞快地在算盘上飞舞,拨得算盘珠子噼噼啪啪,发出一连串清脆悦耳的碰撞声,右手同时记着笔录。玉青见状心里叫苦,爹是有名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