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5-03 09:57:09)
十几双目光像剑一样齐刷刷指向玉青,有的担心,有的焦虑,有的暗暗窃笑。玉青没想到太太这么快就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这明摆着是设了个套让自己往里钻。罚也不是,不罚也不是。大管家之所以敢这么做,谁给的胆子?答案不言而喻。罚福通,无异于打太太的脸,可不处罚,这往后势利的日子还长得很那。玉青左思右想脑子像陀螺飞快地转动,可脸上还得维持从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4-30 13:32:48)
先前来时车门被帘子挡着不曾看清,等老夫人一行走远了,玉青才有机会仔细打量眼前。一座衰败的小院孤孤零零地坐落在繁华尽头的小路底端,凹凸不平的墙垣,油漆脱落的大门,寂寞中无时无刻不在述说着岁月的无奈和没落,门前的台阶落满了残花尘泥,高低不平的青砖缝中长满了杂草,门前的花木疏于管理而尽情疯长,杂草横生期间。看得出,这座院子已荒废了些时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4-25 12:42:47)
福通开了门,唤儿垂首站在门外。连老爷,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啊,是唤儿姑娘,迎亲回来了?福通满脸堆笑地看着唤儿。谢谢连老爷,晌午刚到。唤儿朝大管家礼貌一笑。一路可顺利?新娘子安顿好了?太太吩咐把小姐的西跨院给新娘子住,新娘子可满意?福通出了太太门就劈头盖脸地问了唤儿一堆问题。唤儿被问得一愣,新娘子明明被送进了后院的慌院子怎么变成了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19 12:11:45)
大管家姓连名福通,是太太娘家的一个远方亲戚,几年前投靠了太太。人虽其貌不扬,却善于察言观色,平时逢人三分笑,加之长得忠厚老实,为人又八面玲珑,很快赢得了阖府上下的好感,深得太太喜欢,在老管家告老还乡后就升为了大管家。唤儿领了命先到了连福通的住处,铁将军把门,不在,哼,一定又在太太处,唤儿转身往太太住的颐心院走去。颐心院是吴家大宅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14 16:50:57)
是唤儿。听得唤儿的声音,玉青心里一阵欢喜,唤儿又回来了。原来唤儿离了玉青就匆匆赶回了老夫人处。老夫人年事已高,不问世事,也不再过问府里的诸事,全权交予儿媳,一心礼佛,每日不是听经讲法就是诵经念佛。但老三的婚事却是老夫人一力主张的。原来,老夫人虽生养了几个儿女,但只存活了一个儿子,偌大家业却人丁稀疏,于是早早为儿子娶了娇妻,谁知媳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09 21:13:29)
歇了一夜,第二天大船继续启航赶路,约在晌时分大船靠了岸,这是个小小的码头,规模还不及陈家集的一半大。早有一群人带着两辆车等在河边,一辆雕花车轿驾在枣红色马拉的辕子上,四周挂着红色围帘,旁边则是一匹花马驾的乌篷马车,见船靠了岸,带头的和仓叔寒暄打了招呼,便把车拢了过来。玉青仍旧盖着盖头,由唤儿搀着下船站在车道旁,车夫将马车轿赶来停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04 00:18:12)
玉青站了一会,人有些乏,见绣榻前有只绣墩,就搬了来放在窗前,自己则坐在上面看着陈家集的方向,直到水天一色,辨不出哪是水哪是山哪是地才郁郁寡欢地收回目光,仔细打量起小小的船舱来。船舱不大,除了一张绣榻还有一张小小的桌子,当然都铺着喜兴的红绸缎。早饭还是晨起时吃的,吃的什么玉青已记不得了,然后就是被拉去梳妆打扮,前几日已经请了师父开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01 00:08:11)
宗孝像失了航标的小船不知该往何处去,只一心想离开陈家集,越远越好,仿佛距离可以抹平一切。宗孝就这样带着伤痛沿着大路一直狂走,天黑时到了一处人烟稠密之处,寻了家客栈,草草吃了晚饭,要了个单间。该怎么办?宗孝脑子里一片混乱,走了一路,身体困乏,躺在床上却依然睡不着。干脆穿了衣服站在窗前。不能这么漫无目的地瞎走,手里的盘缠也不多了,得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29 23:49:07)
有了俊平的补药,宗孝的身体突飞猛进地好起来,回乡指日可待。宗孝虽在养病,但多年军旅生涯养成的早起习惯始终改不了。翌日清晨,晨光微现宗孝就躺不住了,早早起来收拾行囊,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就是把前几日买的换洗衣服和随身用品简单地打了个小包。除了盘缠,其余的钱宗孝全部留给了老爹和毛头。毛头听见宗孝悉悉索索的响动也爬了起来,老爹知道宗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27 13:25:28)
宗孝跟着二爷南征北战的这些日子,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思想也渐渐从个人利益的禁锢中跳了出来。现在从军不仅仅是为了图谋个人命运的改变,除了能和玉青能长相思守外,也希望中华大地真能实现统一富强。所以刚才听到和看到的头条,不但无情地把自己的个人梦想瞬间毁灭,同时也使他开始怀疑所选择的道路真的能救国救民吗?军阀之间无休止的混争,国力削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