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荣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博文
(2024-07-19 18:25:17)
成了孤儿的丢叔也想重操旧业去讨饭,可各路口都有民兵把守,不让出去,说是讨饭丢了社会主义的脸。本家族及村民的家家户户都在抓挠能吃的和不能吃的都向嘴里填,无力去管他的死活。干部家倒没有断顿,但也是野菜地瓜干凑合着吃。丢叔原想和解放前一样,站在干部家门口,拿着碗,伸着手,低声乞求:“行行好,给点吃的吧。”想想不行,如果那样做,不但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24-07-17 06:19:52)
今天大早,外面又热闹起来。对面大街上来了很多纽约警局的车,警笛像叫魂一样,尖厉刺耳,让人无法忍受。最近高温,我总是昏睡,直到听砸门声,乓、乓、乓,才意识到好像在敲我的门。紧急且响亮,铁门好像要被敲裂。我赶忙穿上衣服,跑到门后,打开猫眼往外张望。砸门的声响恨不能把我的耳膜震裂。看着楼道里乌压压头戴钢盔的人,我内心大惊,这是荷枪实弹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2024-07-14 13:54:05)
这两天犯疑惑,我的挨门邻居换了几代主人,怎么都是同一条狗? 八卦是好奇心在驱使,这我知道,尽管我不认为自己是八卦。年纪大了,待在屋里上网与网友虚拟对话自得其乐,蛮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24-07-12 17:34:07)
《人,在余晖中醒来》 作者:秋幽兰 第十一章三年灾害 轰轰烈烈的1958年过去了,报应随之而来。先是食堂的粮不多了,由管饱到定量,由两个馍馍改为一个馍馍,再由馍馍改为掺杂麸皮的窝头。后来连窝头都没有了,只有稀饭,而稀饭越来越稀,返销粮成了泡影。最后,坚持大半年的大锅饭终于熄火,人们回到连锅都没有的家,茫然四顾,连一点吃的都没有了。 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24-07-10 10:57:33)
《人,在余晖中醒来》 作者:秋幽兰 第八章到镇上去上学 不知什么原因,母亲突然间想把我从乡下接到镇上去上学。母亲说,她这个想法十分强烈,一刻都不能等。
那是1954年,我十岁。
父母住的房子很小,面南坐北,只有八九平方米。一张大床靠东墙放着。是父母亲和弟弟睡觉的地方。(我下面两个弟弟都夭折了,这是最小的弟弟)一张小抽屉桌靠北墙立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人,在余晖中醒来》 作者:秋幽兰;编辑:小花荣 序言 如果把人的一生当作一天,从清晨到傍晚,我都是在懵懵懂懂中度过的。到了夕阳西下,仅剩余晖的时刻,突然醒了。醒过来的我,感到永恒的逼近,感到时间的珍贵。抓过纸和笔,就着余晖,匆忙记下我磕磕绊绊的前半生。 秋幽兰 本文作者秋幽兰是我的堂姐,用十几年工夫写就几万字回忆录,主要记载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2024-07-06 15:59:36)
《人,在余晖中醒来》 作者:秋幽兰;编辑:小花荣 序言 如果把人的一生当作一天,从清晨到傍晚,我都是在懵懵懂懂中度过的。到了夕阳西下,仅剩余晖的时刻,突然醒了。醒过来的我,感到永恒的逼近,感到时间的珍贵。抓过纸和笔,就着余晖,匆忙记下我磕磕绊绊的前半生。 第七章我的小姑 我的小姑邱二妮是在50年自杀身亡的。 那年我六岁,小姑十七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庆祝美国国庆! 那是1986年的美国210年国庆。 我随着煤炭部顶板支护安装机项目验收组来到位于得拉华州的杜邦总部。 改开不久,中国还没有挣到钱。购买西方设备可以说是抠抠搜搜,缩手缩脚。我参加谈判全过程,由于中方难以启齿的拮据,谈判进行得很艰难。 例如,对方说,这些零配件是必需,价钱若干万。中方手里只有一百万美金指标,多一分钱也不行。而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2024-07-02 08:14:38)
《人,在余晖中醒来》 作者:秋幽兰;编辑:小花荣 序言 如果把人的一生当作一天,从清晨到傍晚,我都是在懵懵懂懂中度过的。到了夕阳西下,仅剩余晖的时刻,突然醒了。醒过来的我,感到永恒的逼近,感到时间的珍贵。抓过纸和笔,就着余晖,匆忙记下我磕磕绊绊的前半生。 秋幽兰 本文作者秋幽兰是我的堂姐,今年80周岁,用十几年工夫写就几万字回忆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2024-06-29 07:51:25)

(Timestamp:Fri06/28/2024Clear25C) 法拉盛的华人饭店可谓是多如牛毛,初来乍到赶时间,看哪儿都好,哪儿又都让人怀疑,性价比最重要,吃到好的还不肉疼。或者想吃正宗的,吃得大气。 我单说有座位的堂食,而且还只能拍几张外景,因为我要计数,看看缅街到底有几家堂食饭店。每一次单项调查都不让我失望。反倒增加了取舍的困难。如果你是商家,别生气,实在太多,浮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