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一生

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卫生所/ 参军三年(1977-1979),部队番号51002/79年底复员/80年进南开大学
博文
(2024-02-17 10:14:48)
昨天下班在公司走廊上遇见阿莲,她说哎呀,我器械练不好,你教我游泳吧。我说你不是要练肌肉吗,怎么这一段没在健身房见到你?她说你刚教完我,我就回大陆度假了,然后回来就更年期了(嚯,这也和我说!),身体调养到现在,才好些。我说我早说过,你练啥器械啊,不合适嘛。她说,别废话,游泳你教不教吧?我说,你先去健身房请个私教,一个教程下来还学不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9-20 10:51:03)
有个我曾经很有好感的女生,是从外班转来的。当时大批判已过,她妈妈也是我们中学的老师,不晓得怎么想的,按照她的说法是,她母亲就认为我们这个班最好,所以就把她转进我们班了。她是个很文静温柔的女孩,又很害羞,学习很好,个子较高,偶尔几次和我说话,连头都不抬,也能看见耳朵和脖子红成一片。因为这些才对她有好感,又因为她不知道(我以为)我的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3-09-15 10:50:36)
N年前,我刚当兵。每年八一,在部队是大庆,那年正逢50周年,所以是大聚餐。从前干部战士同吃同住同战斗,到了我当兵那会儿已分出干部和战士食堂,只在八一前夜的聚餐上,象征性的大家坐一桌,一同吃菜,一起喝酒。因为大庆,所以军首长也平均分配到各部食堂聚餐。一桌八九人,我记得小梁在我左边,右边是卫生所查副所长(后勤部政委的老婆,人很和蔼)。先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9-09 10:59:17)
小雁是我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同学,在《长征组歌》表演中,我俩是男女生朗诵。小雁生的靓丽,身材高挑,是中学文艺队的舞蹈成员,也和小妹同为中学校排球队队员。从高中大家各自当兵后,再无联系。直到我考上大学,童叔叔(小雁父亲)告诉我说,小雁在66军直卫生所,已经提干当护士了。小雁应该是去学校看我的第一个女军人,加上她人又好看,当时引起小小轰动。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3-09-03 10:54:52)
那年春节大雪,卫生所小院儿里晶莹剔透,满目洁白。午休时,我坐在病房值班室看着窗外,心想南京该不会有这样的天气,太阳照着房檐上垂下的长长冰凌,折射出五彩缤纷的光线,在室内墙上闪闪发亮。小向悄没声儿地进来,在我肩上一拍,笑说:还生气呢?哪个生气?我一愣。昨晚我乱发脾气,都是我爸,不许我回家过春节。为这事儿啊。昨天晚饭后回来,在走廊上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9-01 10:24:52)
小吴常说,你要是和小向了,我绝无二话。小向的父亲原是本军军长,我们入伍前两年,去了军区。她并不漂亮,但身材很好,卫教队时因为身高被外号为“大洋马”,当时我是五班长,她是女兵二班长,班长的职位,我猜和中学成绩有关。卫教队第一次期中考试时,我第一,小向第二,名字对不上人,我们就猜小向是谁呢?多数认为是小曲,因为她看起来文雅精致,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8-30 09:54:24)
在我考上大学前就对我另眼相看的,我认他是真朋友。红是之后。。。当初我那么讨厌红,只是因为她是在我上了大学之后才对我表白,除了当时应付不过来外,心中又有一种不屑。这个不屑的感觉伴着我一直走过来,习惯成自然。。。红,竟然从中国跑来闹了一场,执意我夫妻回国谋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8-28 09:41:50)
良久无语,无言,沉寂。我写了一行字: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修成正果。你误会了,敏说。我只有一个小小请求,不认为会对你很难。你说。和我一起去看望我妈,叫她一声妈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8-27 16:50:45)
事情是边回忆边写,肯定会有疏漏发生错误,比如具体年代时长等等,发现了,或者想起来了,我会把它改过来;没发现的,暂且如此好了。敏出头建了北美发小群,不过五人,敏,奚、燕、建平、和我。奚在初一时,就随父亲工作上调军委而全家搬走了。奚的外祖父是民国时一位著名大画家。据说奚在高中时就移民来了美国,她有无数的亲戚都在此地,她现在在湾区某个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8-27 09:44:37)
与敏在饭店里那一面之后,再见就是同学四十年大聚会的2016年的春节了。这期间虽然没再见面,但由于我总算是回归正途,事业稳定后,于新世纪初开始回国探亲,从此每年一次,不曾间断。同学聚会逐渐地多了起来,加上我父母的相告,敏的消息也不绝传来。敏也是每年回来探亲一次,每次必来我家坐坐,嘘寒问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