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叫的苗

基督徒中的写作者,爱神爱道爱文章
个人资料
博文

卡拉法特是这次南美之行停留最久的城市,四天三夜。我们选择了民宿,中餐在外面吃,游玩结束后到超市买食物回家做饭,不必天黑后冒着严寒出去找吃的,这个安排很舒服。卡拉法特介于阿根廷首都和乌斯怀亚中间偏南,虽然也是旅游城市,至少一半以上的店铺开门,即便在旅游淡季,仍然正常运转。小镇上基本就是餐饮、旅行社和礼品店,很悠闲。小镇最大特色是很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在智利和阿根廷的首都,凉爽宜人,我暗暗嘀咕是不是衣服带多了。飞到乌斯怀亚,立刻体会了老人讲的“饱带干粮暖带衣”,人生智慧啊。飞行的最后一小时,看到大片大片的雪山;飞机降落后的滑行中,看地面的工作人员,一个个全副冬装,哈气成白雾,心就先冷起来。出机场前都加了防寒服,到旅馆第一件事打开箱子加衣服。保暖秋裤、羊绒衫、帽子围巾手套,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阿根廷太有名了。连我这个不爱足球的人,都知道马拉多纳和梅西;连我这个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都知道贝隆夫人和那首有名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号称南美的巴黎。老公特意调整了机票,保证我们在布城有一天的时间。我们的旅馆离布宜诺斯艾利斯方尖塔非常近,旁边宽阔的七九大道、共和国广场,加上植物搭出的BA,布宜诺斯艾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过去对智利知之甚少,知道复活节岛的石像,知道一位流亡诗人聂鲁达,碰到过一个嫁给智利人的朋友,描述智利南部人家,在后院养几只企鹅当宠物…好像就这些了。2024年六月去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主要目的也是中转访友,好像智利是一个存在感不高的国家。从炎热的美南出发,凌晨到达十来度的圣地亚哥,精神一振。我们在科罗拉多住过六年,洛基山脉就在西边,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在美国和台湾朋友相处,已经体会到用词造句的一些不同。最明显的是你和我,台湾人发音为你汗我。据说1949年之后,为了普及国语,电台请了一个北京人教中文。那人把和念成汗,于是所有台湾人都如此发音。可是好像仅限于你汗我,诸如和平、和气、和好等等,又和大陆一样。不知道那位北京老师受了什么影响?此外,台湾人说的一脚踢,类似大陆的能人,什么都做得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那次台湾之行,还有一个任务。先生有个本家大伯在台湾,和家人保持联系了几十年,回过家乡、年节时打个电话什么的。但近些年失联了。先生回国的时候,听其家人念叨叹息,不知生死,于是自告奋勇去探个究竟。我们手上有两个台南地址,周日午间到了第一处,类似工作单位,无果。第二处明显是民居,白色三层小楼,不锈钢的栅栏门,看起来家境殷实。然而院门紧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12-27 11:49:38)

人变老的一个标志或许是厌烦过节过年吧?已经成年的孩子们早就不信圣诞老人,想买什么用老妈的亚马逊卡网购就是。自己也到了做减法的阶段,添置什么都三思,不需要礼物。圣诞到新年之间的旅行,更看重的是朋友小聚,而不是去什么地方。一言以概之,日子平平常常过就最好,过节嫌麻烦。2023年的圣诞节,新婚的侄女小两口来访,难得打起兴致去华盛顿一游。圣诞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12-20 13:09:41)
1984年龙应台出《野火集》,里面批评道,在台湾吃东西有中毒的危险,过街有被撞死的可能。她还有事实有细节地描写了亲身经历:【走在人行道上,有辆计程车扫着我的手臂飞过,马上又被红灯挡住。我生气地走过去,要他摇下窗户,说,“你这样开车太不尊重行人,我们的社会不要你这样没有水准的公民…”很可笑的知识分子的调调,我知道。灯绿了,这个司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12-13 07:33:53)

从小到大的表格中,在籍贯一栏我都填山东。父亲生长在山东宁津县,和孔子的家乡曲阜相聚不远。所谓一方水土一方人,或许遗传也有几分地域性?父亲搞了一辈子翻译工作,我们兄妹三人,都喜欢写点东西。至少在我们家,真的有一点文字基因。作为七十年代生人,小时候听过批林批孔,打倒孔老二之类的口号,潜意识里对孔子缺乏敬仰。现在当然知道孔孟之道影响了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3-12-07 07:30:26)

华人重吃,再普通的人家,应该都有一两个拿手菜。因此老公从来瞧不上美国的中餐馆,认为绝大多数都无法和他的厨艺相比。事实也的确如此。曾经在某家中餐馆点红烧肉,上面几块还OK,下面的越来越凉。原来是早早烧好一大锅,挖一大勺装盘微波炉加热。可惜偷懒到连这个都减时间,凉的就上了桌,真是连国内的学生食堂都不如。最近听朋友吐槽,中餐馆两美元一个的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