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荣月

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
博文
(2022-10-02 13:33:29)

京人“局气”饭店在我们纽约法拉盛中国人聚集地正式开张。 一边品尝这一边就唠上几十年前在北京晃悠的情景,虽然记忆支离破碎,可是也马马虎虎地拼出一个大概的模样。 暂且称为“北京零碎印象”。 人不能写字,写字就写古时候。 我一般的开场白:在那远古的上世纪80年代初。 改开,北京是中心,政治中心,还是各大部委掌握进口指标的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2-10-01 16:38:52)
恋爱不成反丧命姑娘刷刮,反应快,说话节奏也快,走起路来风风火火。工作以后,一个男同学对她有意,找点儿理由到她的单位约她看电影。姑娘心里素净,不知道人家这是在追她,并不介意,乐呵呵地与同学一起看电影,吃饭什么的。直到一天男同学明白地表达了对她的爱慕之心,这才恍然大悟。对不起,对不起。她说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个意思,实在不好意思,就把这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10-01 11:07:10)
风水杂议 911双子楼被北楼被飞机穿入以后,大家懵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南楼的人看着对过大楼高处浓烟滚滚,预感遭到恐怖分子炸弹袭击。因为前两年楼底停车场曾经发生过炸弹袭击,没有造成重大损害,所以,当楼里紧急通告喇叭让大家震惊,是北楼发生的事情,与南楼无关,请留在办公室继续办公。 在高层办公的摩根斯坦利华裔女副总命令员工立即放下手里的任何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9-30 15:27:22)
洪建兰穷山恶水泼妇刁民,说的就是洪建兰这种人。洪建兰是当地特色,地地道道的泼妇,打街骂巷,无人敢惹,在矿外街面上所向披靡。一个不够看,还有另外一个泼妇,许家的好生了得,她住在矿里,是矿里一霸,矿里矿外真是旗鼓相当。造反派形式多样,唯独缺少妇女造反派。于是,洪建兰打听好了,许家的是支派,那我就参加踢派,与她对着干。两个人有私仇,路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没打过架就不是真男人?我们那个地方,男孩子没有打过架,那就是脓包,囊货。文革乱那会儿,邻居几个男孩子去矿上的矸石山玩,回来的途中碰到一个新华街男孩,正背着一口袋煤块迎面而来。我们最大的哥们12岁,叫楼楼,突然说:“麻袋”。只见那小子把口袋摔在地上,指着楼楼的鼻子,大声说“你敢骂我,我揍你!”我们还没有吃出味,麻袋怎么就是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09-30 11:20:27)
被吃豆腐的月色 “哈喽,月色!”一个浑浊的女声招呼让月色激灵了一下,抬头看见对面站着一个笑容可掬的老太太苏珊,只见她左胳膊平端着一个串,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副巨大的奶罩,肉色,快搭到地的长度让月色吃惊匪浅。这是在灯火通明的大商店,女子服装部前,月色走在旁边过道上,恰巧经过此处。 月色收回眼光,不经意看到女人隐私,怪不好意思。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9-29 20:35:59)
无论男女,初次婚姻相对严谨排他,又因为子女而结成的血亲关系,基本不会出轨。但是,生活的细节却又会导致婚姻的破裂,时长时短没有定数。 第一次离婚,搬到百十英里路以外的城市,工作生活。婚姻的惯性把月色拘束在狭小的自我里。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可是令人垂涎的钻石男。公司副总,六位数工资,不到五十,当地美国人觉得月色也就是四十岁。心气高,英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现代人讲养生已经窄化到“饮食养生”,例如最盛行的生酮饮食法。 其实,古人一直就讲求养生,道理宽泛也很简单,容易接受。 但我们毕竟是凡夫俗子,难以养性,年轻时恣意妄为,老了临时抱佛脚,就在饮食上找长寿。 圣贤的语言历来通俗易懂,不搞玄虚,养寿着重于一辈子的修养。 但是后人,包括帝王将相,为了追求长寿,甚至永生,去寻找仙草,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9-29 07:25:06)

直肠查出息肉 肩膀上有人轻轻地拍,我毫无知觉地睁开眼,一两秒钟恢复意识,只听女护士说,醒醒。我醒了!醒了真好。 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记得麻醉医说,深呼吸。吸了两口,像似大口抽烟的感觉,脑子闪过丝丝麻意,然后就脱离了现实社会,仙游去了。 我问护士手术做了多久。半小时。啊?半小时,我怎么一点点感觉都没有?死劲往外磕,可脑子里绝对磕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9-29 06:34:21)
男人挺犯贱的。谈恋爱的时候,男孩子看女孩子那是一个俊,看得茶不思饭不想,闹得百爪挠心,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然后癞皮狗般地百般谄媚,好话说尽,极力讨好,疯狂追逐,个个堪称情场高手。谈恋爱时期,昏头昏脑热烈追求,把对方的优点放大看,而缺点则放小看或者看不着,结果越看越花眼,越看越好看,然后就觉得非她莫属,娶回被窝,一辈子就她了。男人猎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