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荣月

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
博文
(2022-11-30 14:18:28)
不显山不露水,他怎么会一夜之间摇身一变成了矿区革委会副主任,真真奇怪。 贾汪煤矿各个派别林立,最后跟着市里形势走,踢派胜出,就是踢开党委闹革命的那一派,成立革命委员会,夺取了矿党委大权。 这个王大爷平时寡言少语,看上去也得五十出去了,满头白发。 人们知道,花翎红帽历来是用人的鲜血染成,手上得有血。 文化大革命来临的前夜,王大爷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11-30 05:55:39)
精华一句百本书 幽幽思恋寄书香《幽谷百合》巴尔扎克:一个能思考的人,才真的是一个力量无边的人。 来自女神的圣洁光亮《女神》郭沫若:我是一条天狗啊!我把月来吞了,我把日来吞了,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我把全宇宙来吞了。我便是我了! 倾听女性的呼声《简爱》夏绿蒂.勃朗特:爱情是真实的,是持久的,是我们所知道的最甜也是最苦的东西。 无法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11-29 14:45:59)
三姐的大名恐怕只有她的父母知道,全街坊邻居只知道她的外号三拐子,因为她太好骂人。一个大姑娘家的,骂出来的话连老娘们都脸红,典型的泼妇。人比较胖,满脸横肉,上嘴唇看起来短那么一丝,只要见她眉头一皱,俩眼挤兑,就知道她不开心,要骂人了。 长辈的喊“她三姐”,所以,我见了她只能规规矩矩喊三姐,别找没趣。 家里父母管不了,只是说你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11-29 06:43:47)
评:饿了吃什么都香,渴了喝什么都甜。这是我们人人都有的贴切体会。然而,这个时候品出的香甜不能说食物就最好。以前传说“珍珠翡翠汤”,朱元璋讨饭几乎饿死,讨到半碗大米碎青菜咸粥,食之甘饴。后来做了皇帝,只记得那碗汤一白一绿,施主称“珍珠翡翠汤”交代御厨做来。哪里还有当年美滋味。人心也是一样,不同的境遇会有不同的感受,人如果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11-28 10:53:42)
煤矿事故频仍,家里男人在井下工作,最忌讳女人诅咒,例如你死在井下吧。再急,可骂,不可咒,因为事情往往就很邪门,一咒,就准。一旦家里的女人吵架忘记了戒条,男人立即暴跳如雷,赶紧跑到工区请假,今天不能下井。 高瘸子自小得了小儿麻痹症,左腿坡脚,走起路来整个身子向左偏,本来个头就矮,偏摆下去的时候,几乎就看不到人了。就一样,邻居不敢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2-11-27 12:37:15)
乌姨已经四十出头的人了,搁现在看得是小50岁,一家五口,丈夫在矿上是技术人员,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大的13,小的8岁,长得都随父亲,很好看。 可是乌姨不甘寂寞,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突然对矿上一个二三十岁的单身男人发生了感情。 于是这事儿搞得沸沸扬扬,满矿区都知道了她的事迹。 年轻男人是刚刚调配过来的大学毕业生,苏南人,个头很高,皮肤白净,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11-27 06:55:25)
评:其时,墨子学说自成一派,社会盛行“博爱”,就是“爱无差等”,无分内外,无分亲疏。然而,孟子批评墨家学者夷子直截了当:1)你夷子推行薄葬,可是自己的父母却厚葬,这难道不是爱有差别,亲疏有分吗?2)夷子又拿婴儿为例,婴儿人人都爱,你们儒家不也提倡“若保赤子”嘛。孟子说,你真的认为看自己的侄子与看到其他人的侄子是一样的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11-26 19:30:47)
1975年夏天,贾汪煤矿一条主街上高音喇叭震耳欲聋,高喊打倒,万岁之类的口号,热火朝天。人们纷纷向街上跑去,面色激动,声音急促,“要枪毙人了。” 那个时代不知怎么一回事,总是隔个一年半载的就会有行刑车队拉着死刑犯游街示众。 这一次不同,车上三个犯人都是煤矿工人。 一般来说,煤矿工人触犯极刑的概率非常小,因为大家有工资拿,生活相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11-26 09:51:39)
最初的两个原始人,实际上是两个不同的物种。一个带把的,一个不带把的,一个丰胸的,一个扁平的,甚至大脑思维或许也不一样。 这两个原始物种结合,神奇地生出一个第三物种,也是上述两个物种男和女的混合物种,我们权且叫他/她混血种。奇异的是,这个混血种除了兼有本源男女的共性,一半男一半女,但是她/他的物理特征只能二选一,要么随男性物种而有男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评:前四章比较短,可以并在一起读解。第一章谈培养身心,等待天命,以此来立命安身。第二章讲虽然一切都取决于命运,但顺理而行,即致力行正道而死的人,接受的是正命。第三章说求则得之不求不得的东西,追求才是有益的,因追求与否完全取决于自己。第四章强调“诚”的重要。其中“万物皆备于我”乃一名言。我们看到“天命、命运、追求、诚心&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