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4-05-29 10:17:33)
本文系2002年10月22日刊出在世界日报上下古今栏目中的一篇舊文,现今重读,感到那个年代又是何等的荒唐可笑,让人啼笑皆非。现稍作修改,以飨读者。按照大陆计划生育政策中晚婚晚育的规定,结婚男女双方年令必须超过廾五岁,或双方年令之和大於五十岁。于是我们的婚期被延搁到一九六八年的夏天。此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最颠狂的时期,打倒帝、修、反,破四旧,横扫一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21 07:38:43)
人们常说,当一个人喜欢回忆往年旧事,便是年老的开始。对我而言,对以往旧事不只是回忆,还要对其進行審视其中的功过是非。本为一介草民的我,无功可言,論过失则有不少,人非圣贤,都会犯錯,也在所难免,贵在有则改之,無则加勉。如未能及时悔过,必将遗留悔恨,遗憾。至於是非,那就叫人守住良知的道德底线,真诚待人,以礼为先,亦是至关重要。一场小小的误会这場误会发生在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14 12:11:55)
读了Mychina先生的“回味小时候当穷人的日子”,恕我以老卖老,冒昧地写点读后的感想。文中提到的各种当年所谓穷人吃的东西,现今郤成了有钱人歺桌上的佳肴,大鱼大肉吃腻了,成了改々口味的调胃味品罢了。当年真正的穷人应是那些連野菜和树皮都吃不上的被餓死的苦难冤魂。在大饥荒的年代,作为首都、上海这类的大城市,为了保持城市固有的虚荣的门面,人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4-05-07 10:42:44)
黄大仙友人从香港归来,送我一组香港观光景点的彩照,其中有一张是香港黄大仙祠廟,此廟宇是为供奉東晋时南中国道教著名神祇黄初平的。亦是供奉儒、佛两教的神祇,如孔子、观音等的地方。在国内廣大的地区,也有一位同名同姓的黄大仙,此乃是被称为大仙的黄鼬,俗称为“黄鼠狼”。在我们家乡民间,不但对黄鼠狼偷鸡颇为反感,对牠还有“附身”本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4-29 17:39:16)
写在前头:本人是一位老爺儿们,先天的性别染色体就註定了與做伴舞女毫無缘份,再则又是一介草民,与社会上層领導者们的舞会毫無瓜葛,只是在凱文-科斯特纳执导的電影,名子叫「与狼共舞」的啓示下聯想到了「與毛共舞」的一段往事,雖無參與,只是將周围参加与毛共舞女同学们興奮激動和難以忘懐的叙述稍做整理记錄如下。那是初冬的一個星期天,在大躍進和全民大炼钢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1-01 19:0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