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2-08-08 11:16:33)
男人转到苏颜身后,说你就这么不喜欢我送的丝巾,使这么大的劲扯,别扯坏了。你这戴的不对,当地人是这么戴的。男人也不问苏颜,径直把丝巾解开,这结碰了男人的手就散了。男人说应该这样,重新为苏颜挽了,手从苏颜的耳后顺过去,又搭在苏颜的颈肩。苏颜一下安静,桀骜不驯的头发也不敢乱动,好像男人在那里做一台精细的手术,自己只有无比的信用。苏颜突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8-06 09:17:44)
男人说周五有没有空,苏颜说你回来也不休息休息。男人说我这个人闲不住的,我打算约一票朋友,就在你们公司楼下如何,大家一起吃个饭,热闹热闹。苏颜不说话,当初以为这个男人丢了,现在如同土著人的飞镖一样又转回来,接还是不接。男人说这次多叫几个朋友,你见见,没准和你业务有关。苏颜想这是男人给自己的台阶,男人就是这样,恰到好处的让人不能拒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8-04 09:20:11)
散了场,苏颜说这戏不伦不类,一群年轻人为古人操心。男人说,和古人比起来,我们这些人实际的很,有些地方还不如古人。两人话不投机,都不言语,只往外走。苏颜发现四周都是一对对男女,才想到今天是七夕,正是旧历的情人节,到处是卿卿我我,这个夜晚,整个城市看上去就如同撒了一盆巨大的狗粮,苏颜想自己一向寡淡,居然也能在其间充数,为花好月圆夜添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2-08-02 10:39:15)
如果2加2等于5,苏颜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几个数字怎么也对不上,苏颜着急,这一下午的活儿难道都白干。这时候手机连着几个短信在跳,苏颜烦的不行,受不了挑开,是男人,说周五有没有空,一起看话剧。苏颜火上来,忍着气,捉住手机往外走,手机不安分的抖动,像捉的是一只活鱼生虾。过道没人,苏颜边走边对着手机喊,你是不是不上班,你是不是以为别人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07-31 11:22:17)

女人总是要出门才发现自己没有衣服穿,苏颜也不要例外,有上班的衣服,有逛街的衣服,就是没有看画展的衣服。搞艺术的人眼里,自己那几件时尚的衣服怎么都脱不开个俗字,苏颜以退为进,一件素的不能再素的衬衫,一条水洗磨白的牛仔裤,头发呢,苏颜索性只用手帕去扎,不过怎么也扎不好。苏颜头转过来,伸过去,恨不能钻进到镜子,或者把镜子里的人拉出来做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07-28 10:55:16)
苏颜收起记事本,拿住杯子,说我其实不喝咖啡。男人说,巧了,我也不常喝咖啡。苏颜想这人真是拿自己不当外人。苏颜说自己喝不惯咖啡,总觉得苦。男人没接话,只问苏颜有没有被雨淋到,语气关切,声音干净,像是专为咖啡预备,扔到杯子里可以有了甜味。苏颜懒的多说,一会儿抬腿就走,不值得再费口舌,只是这杯子暖和,捂在手里舒服,有些舍不得。苏颜于是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7-26 09:25:09)

我有个情人在设拉子下午4点的雨能掐会算,专等苏颜从楼里出来,辟头盖脸。苏颜刚被客户训的不成样子,雨水打在脸上,好像客户骂人余音绕梁,还上了手,简直有4D环绕的效果。A城的雨曾得过文豪盛赞,说如何酥嫩,比如女人。苏颜想总是女人难为女人,也对,这雨是A城的土著,自己异乡异客,欺负外来的,算是A城的良俗,这雨正是恪守妇道,尽地主之谊。苏颜突然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唐远贞到办公室,发现徐小姐的椅子是空着,昨天的雨好像不小,徐小姐一路走来的,又要生病,这次是肯定要去回访,别发卡的本领一定比上次好,送什么东西?西点,还是糕饼,唐远贞想到头发蓬蓬的徐小姐,对那个幼稚的门后,孳生了无限向往。主任说远贞,你病好了?唐远贞问,徐小姐人呐?她也生病吗?主任说,正要跟你说,徐小姐昨天辞职了。唐远贞说怎么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4-15 11:30:12)
刚过立冬,大家就约好,病的此起彼伏,这中间就有唐远贞。两天烧的稀里糊涂,第三天早上才见好,睡了一觉,快中午从楼上下来,看见母亲和几个太太叉麻将。太太们照例夸赞唐远贞,都是看着他从小长到大的,类似的话反复说了多少年,唐太太居然听不厌。唐远贞想父母的心的对于子女的赞美好像无底洞,简直有些贪得无厌。 唐太太有话要问唐远贞,按不住,请走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4-12 10:50:01)
徐小姐干脆扭头看窗外。上海的雨水见惯了各色年轻女人的脸,可是像徐小姐肯这样干净留白的,确实难得,一下活了心思,像孩子看见白纸白墙,要动手涂抹,不能轻易放过。 水滴串成线,一次次刷下来。玻璃上的徐小姐一会儿眼睛变大,一会儿鼻子被拉直,几下里居然凑成一张完美的脸。霓虹灯是热闹惯的,舍出一处红,往嘴上去,像石榴剥开个口子,给徐小姐素而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