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唐远贞到办公室,发现徐小姐的椅子是空着,昨天的雨好像不小,徐小姐一路走来的,又要生病,这次是肯定要去回访,别发卡的本领一定比上次好,送什么东西?西点,还是糕饼,唐远贞想到头发蓬蓬的徐小姐,对那个幼稚的门后,孳生了无限向往。主任说远贞,你病好了?唐远贞问,徐小姐人呐?她也生病吗?主任说,正要跟你说,徐小姐昨天辞职了。唐远贞说怎么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2-04-15 11:30:12)
刚过立冬,大家就约好,病的此起彼伏,这中间就有唐远贞。两天烧的稀里糊涂,第三天早上才见好,睡了一觉,快中午从楼上下来,看见母亲和几个太太叉麻将。太太们照例夸赞唐远贞,都是看着他从小长到大的,类似的话反复说了多少年,唐太太居然听不厌。唐远贞想父母的心的对于子女的赞美好像无底洞,简直有些贪得无厌。 唐太太有话要问唐远贞,按不住,请走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4-12 10:50:01)
徐小姐干脆扭头看窗外。上海的雨水见惯了各色年轻女人的脸,可是像徐小姐肯这样干净留白的,确实难得,一下活了心思,像孩子看见白纸白墙,要动手涂抹,不能轻易放过。 水滴串成线,一次次刷下来。玻璃上的徐小姐一会儿眼睛变大,一会儿鼻子被拉直,几下里居然凑成一张完美的脸。霓虹灯是热闹惯的,舍出一处红,往嘴上去,像石榴剥开个口子,给徐小姐素而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2-04-08 11:03:14)

这天徐小姐加班。唐远贞本没什么事作,想起徐小姐勉强算是自己的属下,索性留下来。自从上次探望,徐小姐反比当初冷淡,总是躲着自己,唐远贞不知道是发卡没别对,还是找不到红糖让她看轻,这样两个人清静独处,多少难得。徐小姐一直低头抄写,唐远贞凑上去,看见字写的漂亮,真心夸赞。徐小姐不接话,稿子抄完,归了类,才说我在中学练过,不过我写字,全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22-04-05 10:27:40)
徐小姐说都忘了,我让房东带了糕饼回来,我一生病就想吃家乡的糕饼,这里找不到的,有几处买的总觉的淡,我们家乡那里,是要拿红糖熬成浆,浇在上面,那样才好吃。今天将就一下,请你到那边柜子里,取了红糖来,撒上。唐远贞在柜子里翻,拿了盐,醋,最后举起一个瓶子,说这个也不像,又说你这里乱呢,看不清,你肯定有红糖?徐小姐说你从不碰灶台的吧,你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4-02 08:12:18)
唐远贞推门进去,暗的很,先是一把椅子顶在眼前的,然后是桌子,应该是两个箱子落起来,铺了块布,顶头牵了几根线,挂的是主人体己的衣服。唐远贞虽然是半个老门槛,可也只瞅了一眼,再不敢多看。 徐小姐躺在床上,脸朝里,给被子压的就剩一个头。谁知徐小姐这个样子,唐远贞想这下多了照料的责任,原本逛庙烧香,如今是要被拉了去充和尚念经。唐远贞鼓了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3-29 10:44:52)

电车没了声息,一动不动,像当街死个人。 有人喊车子坏掉,算是开了荷兰水,大家吱哗百叫。到底是上海,随手圈了一车的人材,本地的,英文的,不消说还有俄国话,花色齐全。最厉害是买票的,前后全是嘴,无论哪里飞来一句,头也不动打回去,倒是一种舌战群儒的气度。兵荒马乱中,唐远贞做个梦,照例梦见女人,几张画报上的眉眼,女招待的腿,还有就是徐小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1]
[2]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