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剑恋歌

以西晋末年,八王之乱和‘五胡乱华’为时代背景,以晋惠帝皇后羊献容为中心, 从她出生到去世的传奇经历和当皇后的五立五废、忽荣忽辱为主线,描写了围绕着她的一些 英雄剑客侠义恋情及悲欢离合。(根据邓永瑞先生遗稿《九剑一魂》整理,谢绝转载)
博文
春娘带着雄儿,向弘农方向去。春娘骑一匹白马,着道装。雄儿骑一匹赤炭光背马,一路吹着胡笳,呜呜呀呀,十分得意,路上行人不少,都拿眼睛看他。这天正往前走,对面来了一辆三马骄车,车门紧闭,车帘放下,两边跟着一黑衣光头女尼,挂着长剑,一白衣披发楼兰女尼,佩着双刀,人很美,却显得凶恶。马车后跟着两匹枣红光背马,却无人骑。这一行车、马占地很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化鹤出来一时没辨清方向,因而被姚弋仲逃脱。他年纪虽小,盗马却有经验,知两尼姑厉害,竟一气奔出四十里,才绕大圈回到他们藏自己光背马的树林,见到猗卢。猗卢已把杨篪救出,放在地上,靠一株大树坐着。这次盗马,两人得意,不断互相吹牛,倒把杨篪忘在一边。好一会,杨篪才有气无力地说:“两位小兄弟,谢谢你们救了我,两个恶尼把我砍伤,还要送到京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再说圆澄弟子化鹤、化蝶,将杨篪擒走,打算带回洛阳,交圆澄、赵王处理、审讯,以彻底了解弘农天师道鲜卑族内情。化鹤洁身自好,化蝶学过‘房中术’,本为楼兰番女,有狂蜂浪蝶之性,擒住杨篪后,即灌了大量媚药,图称私欲,不想杨篪全身是毒,化蝶又用药过重,几乎将他药死,虽然救过来,却是奄奄一息。房上的拓跋猗卢和姚弋仲商量,由弋仲去盗马,猗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春娘给献容讲了自己的经历,献容珠泪满面,春娘也放声一哭,是自离开刘昆后的第一次发泄。献容合掌祝道:“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愿刘昆老师平安归来与师娘团聚,愿篪哥与我终生相守,那怕贫寒飘泊,我都甘愿。”春娘忍住泪水:“容儿,你来此一月,应回家了,免得家中挂念。我带雄儿到弘农走一趟,一定把你篪哥的确实消息打听回来,最好把他带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献容见到春娘,也如见到自己亲娘,抱着落泪,把王篪一去不归,自己的想念和委屈,一一道出,春娘抱着她好一番安慰。春娘决定把献容带到风巢去住一段时间,散散心。于是,留下羊琮、单蠡和乳娘在长生观等献容,其余人全回洛阳,过一个月再来接。春娘带献容和雄儿到凤巢,雄儿回到旧游之地,找到老朋友小金猴,鹿王、鹿后,和凤凰,别有一番快乐。献容到此洞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乳娘和献容住在扶风真人丹房小院、春娘原来住的右厢房中。前面说过,单蠡是武林高手,做事谨慎,负责献容的安全,同时他与乳娘艾氏是夫妻,很便于联系传话。其他同来的人则住在别处大庙中。献容很喜欢这儿,一片林海,幽静异常,院中有茶树,遍地玫瑰,开得如火如荼。小道士松针和松果,同献容都很好,领她各处玩耍。一天,献容偷偷瞻仰扶风真人的丹房,看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洛阳的献容,度日如年,王篪自送太后离京,已近一年,毫无音信,刘曜、张茂等去找,也有三月,如石沉大海。父亲羊玄之,已升中书令,但胆小谨慎,凡事不敢拿主意,事无巨细,均要请示裴危宰相,因而忙得一塌胡涂。玄之没有续弦,妾元桂代为理家,这位庶母对献容仁至义尽,乳娘艾氏对献容百般疼爱,只是她们都不懂献容心事,无法彻底安慰,倒是比她大两岁的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杨篪正在为难,突然云娘脸色一变,急呼:“快!快!”说时迟,那时快,灯影一闪,面前站着两个蒙面人,一着黑衣,长身玉立,手中宝剑寒光闪闪;一着白衣,身段丰腴,一对宝刀,冷气森森。白衣人一刀向云娘玉颈劈来,其疾如风。云娘穴道未解,身子仍不能动弹,虽然腰已被松开,但不能在一瞬间运气冲开穴道,因而只有右手一只空手能动。如是常人,一刀砍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原来,秋家与杨家关系很深,秋云两个妹妹秋水、秋花被小杨后带进宫中,秋云已嫁一杨家亲戚,是个县令。两人原来感情不错,不过秋云美艳、生性风流,20岁遇上张昌,一心迷恋,丈夫也不明不白地死了,秋云成为天师道的弘农大巫娘。教主张昌没有妻室,各处大巫娘就是他的姬妾,他最爱秋云,倾心传授,6年后不但秋云武功出神入化,而且驻颜有术,看来不过二十,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秋云一边说,一边把脸靠过来,不想杨篪更不老实,伸出左手,在云娘胸前、大腿上乱摸。还没等她感到异性的爱抚,却觉得胸突、前嗝、内元、连府四处穴位被点,两手两脚已动弹不得。她有些吃惊,仍用那带有磁性略为低哑的娇声说道:“小王爷,你这是干吗?不管你要我做什麽,我都顺从你,你何必多此一举?”她的纤腰被紧紧箍住,无法运气冲穴。杨篪笑道:&l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