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剑恋歌

以西晋末年,八王之乱和‘五胡乱华’为时代背景,以晋惠帝皇后羊献容为中心, 从她出生到去世的传奇经历和当皇后的五立五废、忽荣忽辱为主线,描写了围绕着她的一些 英雄剑客侠义恋情及悲欢离合。(根据邓永瑞先生遗稿《九剑一魂》整理,谢绝转载)
博文
张昌到洛阳是因为鲜卑天师道的教民,在荆州、江州很多,荆州首府在襄阳,江州首府在扬州。江州刺使刘舆,即刘昆的大哥,尚能抚众,而荆州刺使新野王司马歆贪婪残暴,搜刮民财,又加上天灾,民不聊生,于是石岩山天师道教民起事,抗粮抗税,与官府冲突。石冰性如烈火,同刘伯根领教民一阵冲杀,竟把荆州刺使新野王司马歆杀死。这一来朝廷震动,派羊觚小弟子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时,惠帝司马衷是白痴,贾后专权,杀人内行,朝政不通,专信侄儿贾谧,倒行逆施,国事日非,四处流民饥民教民胡人起义,遍地烽火,中央无权,各亲王引兵自重,已是乱成一团,中央只有空名。首辅钜鹿公裴危忙于补漏洞。两王两首辅被杀(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太傅杨骏),他们都是有力量反抗的,只因畏惧犹豫,没有担当,束手被擒,惨遭灭门。因而各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王篪起来后,感到周围一片光明,面前站着白衣圣母,脸上是祥和的光,说:“杨篪,你跟我来。”他已不知自己是谁,姓王还是姓杨,身在何处,不知何时身上已穿薄薄的白衣,被圣母拉手走了几步。圣母指着玉塌上花瓣中埋着一人,说道:“那是你的本命原身,王篪公子,少了一魂二魄,我们要设坛练魂固魄,三日他即可复原,五日后我们送他回洛阳。你现在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圣母合掌躬身后,请王篪起来同下到第四层,两人面对茶几而坐,圣母说:“恭喜殿下,杨家还有一遗孤女子,是大杨皇后的嫡亲幼妹,太尉杨骏的侄女,太后杨芷的小堂妹。她生而多病,不能养活,三岁时被一仙姑带入深山修练,占卜得知,她在婚前不能见日,见日即死,所以至今在岩洞中生活。因她昼息夜出,见月不见日,故名梦姬。”王篪大喜,多日烦恼一扫而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白莲圣母向王篪、大巫娘等招手,大巫娘举手作答。三个采莲女划出三只小舟,请王篪等一人一舟,向湖心石坛划去。按王篪等人的轻功,踏着湖石上坛是不成问题的,但客随主便,是一种谦虚,主人以舟载客,是一种礼敬。在荷叶莲花清香中,到达石坛。白莲圣母请三人坐在石墩上,自己对面相陪,身后站着两位十五六岁的贞女。大巫娘秋云对白莲圣母说:“这次奉教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王篪有了一个小兄弟说说话,只称他大哥而不称殿下,平等相交,心中无比高兴。近来,王篪日渐感到不适,算算日期已到候玄所说一个月。开始感到全身乏力,无精打采,渐感全身难受,甚至鼻涕眼泪流出,也控制不住,浑身如蚂蚁乱爬,搔痒难熬,不思茶饭,也睡不安枕。大巫娘给他按摩推拿,甚至通宵陪护,略觉好些。这天到了月中,秋云来领他同去素界山,朝拜白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练这两种内功同时,王篪也学‘莲花八剑’,张昌让秋云和千锤与王篪喂招。云娘用剑,招招到位、身形飘逸、姿式很美。千锤小小孩儿,天生神力,喜用重兵器,左手使一把48斤短柄生铁瓜皮锤,舞动有风雨之声,十分威猛。张昌在弘农,除两天接见访问教民外,一直陪王篪论文练武,两人谈论,颇为投契,成忘年交。张昌待了15天,这天告别王篪要走,临走时说:&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云娘捧着一剑,千锤提一铁锤。张昌先抽出云娘手中宝剑起舞,意态从容、舒展大方,如行云流水,丝毫无烟火暴戾气。张昌说:“剑如君子,是礼仪之兵,非杀人之器。君子佩宝剑、读诗书、持礼仪、行仁侠,是为剑客。剑术虽是武技,更是文化。适才所示,为莲花八剑,应如出于淤泥而不染的红莲白蕖。”王篪觉得此论新鲜,从未听过,深以为然。张昌又演示了两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天,他遇到一个老道士,说他有仙根,收为弟子,上山修道。这老道士是太平道张鲁、张角等传下来的第九代教祖,在‘羽化’前,令他改名张昌字天然,立为第十代教祖。他改太平道为天师道,以鲜卑族为主,并收其他胡人和汉人,在宗教掩盖下,民族特征不明显。并融合民间巫教杂教迷信,逐渐发扬光大,得到迅速传播。现在教旨是:应天顺人,教友皆兄弟姐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张昌汉化很深,但也能辨出是鲜卑人,自有一种威严和雍容的气派,他说话不多,几人在他面前似也无拘无束,但他一开口说话,其他人立即恭听,显然有一种很高的威望,受手下人崇拜。四天师中可能杜韬是汉人,但王篪深思后,觉得纯种的汉人或胡人,已经不多了。云娘更是一双爱慕的眼光,简直离不开张昌。他说的话,都是一些悲天悯人的事,简单地向王篪谈了谈荆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