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剑恋歌

以西晋末年,八王之乱和‘五胡乱华’为时代背景,以晋惠帝皇后羊献容为中心, 从她出生到去世的传奇经历和当皇后的五立五废、忽荣忽辱为主线,描写了围绕着她的一些 英雄剑客侠义恋情及悲欢离合。(根据邓永瑞先生遗稿《九剑一魂》整理,谢绝转载)
博文
在诛杀汝南王司马亮同时,贾南风的侄儿贾谧奉贾后旨带校尉去废杨太后为庶人,禁锢金墉城冷宫,并捕杀庞氏。在这事上,贾谧与太后没有仇恨,又受过刘昆之托,有转圜之意,但为自己前程着想,也要禀承贾后的鼻息。这时,刘昆正在崤山欢乐,贾谧所能做的,就是不凌辱太后。所以,当如狼似虎的校尉簇拥着他来到修身斋颁旨,宫女跪在地上,庞氏由秋水扶着,俯伏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太宰汝南王司马亮手下有人密报,皇后贾南风在大园寺与原太医令、现金紫光禄大夫程据幽会。司马亮大怒,令赵王司马伦逮捕程据,秘密处死。 赵王伦已知司马亮遭贾后所忌,地位不稳,而且自己正在结交贾后,想进入最高权力机关。因而,采取了阳奉阴违的作法,一方面逮捕程据,却加以优待,同时又立即派人送信给贾后。 贾后一听,如丧魂魄,立即召集楚王司马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金梭仍练她的暗器‘金梭’,长九寸,两头尖,像织布的梭子。一天,一个朋友来访,四方脸,络腮胡子。黑胡子鬼谷子介绍,说这络腮胡子名叫欧阳冶,是着名的铸剑师傅,冶金学家。金梭小心侍候,摆出酒菜。欧阳冶说:“你竟老来收一女徒儿,可喜可贺。”鬼谷子一面和欧阳冶饮酒,一面说:“欧阳兄,你是位兵刃专家,咱们来研究一下我徒儿的暗器,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鬼谷子输了牌,情绪低落,不愿多话,对金梭说:“小姑娘,我送你到后洞去睡。”心中想,这丫头可没给我带来好运气。他点起一小灯,带金梭到后洞。后洞很宽大,有许多石桌石案,堆满书籍。金梭爱书,忘了礼貌,赶忙拿灯去照,只见桌上分门别类写着:兵书类,有孙滨兵法、吴起兵法、孙武兵法等。另外一桌是外交类,有张仪的《论连横》、苏秦的《合纵之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金梭为何武功大进?且说金梭三姐妹,随刘曜回家过年。玉梭玩弄贾豹给她的短剑,银梭抚摩张茂送她的玉尺,两人心中高兴,溢于言表。玉梭天天练她的干将、莫邪,很有心得,每天要劈断几柄凡刀俗铁;银梭请来老师,教她用玉尺丈量测算,津津有味,把家中土地、房舍量得一清二楚,左贤王府收支,算得明明白白。只苦了金梭一人,进京一趟,没有时间与王篪单独相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王篪叩头谢恩。太后把三份诏令装入锦袋,连凤宝一起交给王篪,要他收好。又从柜中取出一匣,说:”这是一对镶宝嵌金的翡翠手镯,价值连城,给儿聘妇用,让儿妇记住这苦命的母亲。“王篪含泪谢了。两人走出地室,仍把板盖好。太后说:”天已四更,儿快走吧,天亮不便。“太后将他推出门外。当年武帝新得小杨皇后,宠爱备至。老夫少妻,恩爱缠绵,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王篪在三位佛门大师帮助下,功力大进,尤其是轻功和剑术。他不费力进入后宫,向御花园搜去,有时贴墙根燕子式飞行,有时在墙上壁虎样游动,有时在房顶蛇行。巡夜之人,打着灯笼,脚步又重,很易避开。但转来转去找不着修身斋,不得已,抓住一个太监,把剑架在脖子上,问了七八处殿名,把修身斋夹在中间。太监战战竞竞一一回答。王篪点了他的穴道,把他藏在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杨骏灭门后,中枢无人,暂由四大家族之一的距鹿公裴危辅政,他建议召汝南王司马亮回朝。贾后正因楚王司马玮、赵王司马伦、侄儿贾谧争夺权势,十分为难,这三人都与她关系密切,难分厚薄。裴危的本章一上,立即同意,召汝南王司马亮回朝,封太宰,居首辅,与裴危共主国政。赵王司马伦为车骑大将军;楚王司马玮为骠骑大将军;贾谧为散骑常侍。汝南王司马亮回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到了大圆寺,大家惊异建筑之宏伟,香火之旺盛,善男信女之众多和虔诚。寺前广场,已成一个热闹市场,吃食、百货、杂耍,应有尽有。进山门后,他们随着知客僧一殿殿瞻仰拜佛,一殿殿布施,献容和羊琮虔诚地为爷爷和母亲祝福。一会功夫,不见了张茂、银梭。王篪正要寻找,单蠡说不妨事,他已派‘霹雳’雷鸣远远跟着。再一会,又不见了贾豹和玉梭。‘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王篪等为让献容开心,想一同去新建的的北门外大圆寺上香。这是张茂出的主意,这样为献容祖父、母亲祈冥福的行动,果然得到羊玄之的批准。玄之见献容忧伤过度,也希望她出去散散心。献容坐车,由奶娘艾氏和两个丫环陪同,6名武装家将跟随。王篪、张茂、贾豹一齐早早来了。这一段时间张、贾住在王篪家,王篪自然也每晚回家。贾豹原想穿金甲红袍,提上他的红樱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