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鱼儿 ---眸影摇红

背起诗囊/ 流浪/ 打开 一扇扇窗/ 眸影摇红/ 四季芬芳
博文
(2021-10-19 20:07:58)

今天收到《北京青年报》编辑的来信,这篇小文《露天音乐会可否带我回到朝思暮想的故乡》发表于10/19/2021的西洋镜版。 *********************************** 这篇是9月8日的原稿《夏夜的风:露天音乐会》。 夕阳西下,一抹淡淡的云霞挂在天际,娇羞地回眸;夜色弥漫开来,给大地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夏夜的风徐徐拂出,穿过空旷的山谷,飘逸的秀发随风舞动。这时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受文学城博主岁月沈香之托,上来跟大家汇报一下沈香姐姐回到上海的隔离近况。 跟沈香姐姐相识,缘于另一个热心的四川老乡亮亮。有一天,认识不久尚未谋面的亮亮发给我一条微信,说她的一个校友希望开通文学城博客,让我帮帮忙。我那时刚刚开通博客,历时四个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见文学城博客《九十九道弯:文学城博客开通记》)。举手之劳的事,理当义不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记得打完瑞辉第一第二针,懒散的我,以日记的方式记下接种之后的感受,只为纪念。因为4月才开通博客,我的疫苗日记贴在这篇文章里:《新冠疫苗:资深护士告诉你到底该打那只胳膊》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8483/202104/28980.html 1/18/2021,瑞辉第一针。
2/8/2021,瑞辉第二针。 接种完两针瑞辉疫苗,即使回到临床教学,心里也多了许多安慰,希望疫苗能够有效保护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根据LinkedIn今年2月的报告,在最被需要的工作种类里,注册护士排第五。其实,早在新冠疫情之前,注册护士的短缺就已经凸显。一方面,随着各种医疗服务项目的增加,各大医院对注册护士的需要不断增加;另一方面,新冠疫情致使其雪上加霜。在新冠疫情的打击下,不少接近退休年龄的老护士,纷纷退休;也有一些不堪身体和精神重负的护士,改行去干别的啦。 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0)

今天跟着护士长在医院实习了一天。护士长说昨天晚上她回到家已经快9点了,因为临时需要处理一些紧急情况。“希望今天能按时下班啊!好想睡觉。”她嘴里的按时,最早也得4点半以后。结果过了5点,她还没有走的意思。原来,她不放心那个有自闭症的20岁的年轻人。这个有自闭症的年轻人,最近因为家里没钱,断了几样药。没有按时吃药,导致情绪波动剧烈,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9/24/2021:早上7:30收到医院的邮电:昨天,美国疾病防控中心CDC的主任签了一系列关于瑞辉疫苗加强针的新指令:建议65岁以上的老年人以及18-64岁有基础疾病的人群,如果已经打完瑞辉第二剂超过6个月,可以接种第三针加强针。上午11:30分:又收到医院的来信,告知我们:CDC的主任Dr.RochelleWalensky决定把因为职业而承担高风险感染的人群也包括进去:医护人员(healthcareworkers),[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在所有的节日里,我最喜欢的,非中秋佳节莫属。 在童年的记忆里,我没有吃过中秋月饼。在我的家乡那个偏僻的旮旯里,乡亲们不知道月饼为何物。不过,中秋节,家家户户一定要吃的一种美食,名曰,糍粑馍馍。有趣吧! 哈哈,一方水土养一方习俗,说的极是! 糍粑馍馍,是用糯米做成的像月亮一样圆的厚度不等的大圆馍馍。 具体做法:中秋的头天晚上,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今天是9月17号,周五。早上收到BJC一把手(presidentandCEO)的电邮,他在电邮中骄傲地宣布:截止昨天(9/16)早上,我们这个圣路易斯地最大的医疗系统,疫苗的接种率达到99.4%。强制完全疫苗接种的截止日期是9月15日下午5点。只有两种人可以免除疫苗接种:1)有严重疫苗接种过敏史的员工;2)有特殊宗教信仰要求的人士。这两类人都需要填表交给医院的occupationhealthoffice审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今天去医院实习。这学期我需要完成210小时,DNP总共需要1000个小时的实习量。在医院的实习部分,跟随我们医院的acutemedicineunit的护士长(manager)凯丽。早上刚刚敲开她的门问好,她就说,走,去B区找Katie去。这个内科病房总共有38张床,A区有20张床,B区有18张床。凯丽的办公室在A区。我放下背包,就跟她走。跟凯丽实习,我都是全天侯跟着她,跟她听各种会议,跟着她学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这周收到学院的邮电,被告知我的同事Jan退休了。说实话,心里咯噔了一下,说不出的滋味。Jan她终于退休了,在护理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超过半个世纪之后,终于退休。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惯例的退休party,Jan就这样静静悄悄地从我们faculty的list里消失啦。 第一次见到Jan,是四年前我跟Jan一起教AdultHealthI的labsessions.我们几个faculty在开学之初聚在一起,讨论学生去医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