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什么是幸福?幸福感是什么?我为什么会问这个看似有点弱智的问题?时隔十二年的两次古巴行彻底地让我晕圈了,也彻底地颠覆了我以往多年对幸福的成见。
度假村前门
手机拍的度假村内景色
人类这个奇怪的动物群体晃荡到今天的这副模样和德性,该尝的政治生态环境,还有什么没有尝过吗?是不是什么都尝遍了呢?在几千年的时间轮回中,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中国的历史,几乎就是一部已经延续了五千年的彻头彻尾的帝王史。在这部卷帙浩繁的大部头史书中,芸芸草民的声音微弱得几乎连一个蝼蚁的喘气声都不如,简直可怜和微不足道得连任何一部最平凡的书籍中的最卑微的脚注位置也未曾捞到一个。而一部部厚重史书记载和费尽口舌的,几乎除了帝王将相们那点没完没了的破事之外,再就是永无止境的政治说教和力劝人们顺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三十年前的今天,如果我就站在现如今大雁塔广场这片浮华的土地上,我的想象力无论怎样地夸张任性,也无论如何建构不出今天这等盛世的宏大气派和略有点夸张的浮华场面。当年这块哀嚎着贫瘠和没娘疼缺奶吃的土地,有多少饥肠辘辘的人,为了果腹而不得不砸锅卖铁出卖体力,但无论怎样,也还没有穷得沦落到非要卖身鬻魂以换取正宗心灵鸡汤-银民币-的地步。可是,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20-09-15 09:33:50)
人的平淡一生中,至少应该倜傥地去体验一下什么叫做让生命被忽悠的感觉,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觉得生活的单调乏味,才能让枯萎的生命开出多元化的奇葩,才能更好地理解生命的深层次蕴含,真正地感悟到自己在烟波浩渺宇宙中的卑微处境。 中国的名山大川我已经去过不少了,但每次都是爬上滚下的,基本上都是快要累得吐血了,才稀里糊涂地草草收场,很少能有时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中有一句著名的台词:“脆弱啊,你的名字叫女人!”这里,我把莎翁的原话稍微改动一下,好洋为中用:“大宋啊,你的名字叫女人!” 唐,也许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最没有争议的王朝,可是,它之后的宋,虽然有许多东西可圈可点,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它是大多数汉人觉得相当窝囊的一个王朝;而它对我来讲,更是一个我怎么也读不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2001年9月11日,一个永远不会忘却的日子。那天,在美国本土上所发生的举世震惊的事件,既耸人听闻又不可思议。那几架被劫持的客机,居然能在同一天内的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在一种被劫持的极度混乱和恐怖的状态下,如此精准地撞上那么狭小的既定目标,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一些仅仅受过粗糙飞行培训的人,居然能在那种极端非正常的情况下,做出了极端正确、分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西安游的第一天就去了法门寺。到了那里才发现法门寺竟是如此的恢宏壮丽、气度非凡。 一九三八年,阿道夫•希特勒为了逼迫捷克斯洛伐克总统埃米尔•哈查就范,故意安排这位捷克总统从新总理府穿过。据说,当哈查走完长达四百多米的觐见之路后,他在心理上就已经匍匐投降了。希特勒深谙人性的种种弱点,他深知这幢由他亲自参与设计的新总理府,将会对人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20-09-07 06:02:12)
秦始皇,是第一个在华夏大地上首创“中国式帝国”的君王。他将前辈们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统御技术,靠着铁和血的润色,进一步提炼发展和推进到一个几近完善的地步。他之后的历代王者,不论是多么英明睿智、才华横溢,抑或是嗜杀成性、残忍绝伦,却没有一个人达到了他的那个令人目眩的高度。

可以肯定的是,后来的所有统治者,基本上不是简单地沿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公平地讲,作为一个“无为”而治的最“有为”的帝王,李世民无疑是中国吵吵闹闹了几千年历史上最值得一提的一位。他在位期间和他离去之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应该是中国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彩金时段”。他,中国的第一位,不幸地也是最后一位,让中国人不得不从骨子里仰视的君王,以自己“无作为”的作为,身体力行地让纵贯千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什么东西最不需要矫饰而浑然天成,最可能令人禁不住热泪盈眶吗?母爱。还可能有一种什么“爱”会超越母爱,敢于挑战母爱的公信力吗? 如果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一个微不足道的物种,而且是一种冷血的物种,出于一种比母爱还要不可思议的爱或精神,从一出生的那一刻起,在短暂的四年之中,将要费尽难以想象的艰辛环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