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蒙村红山玉日记(几日札记)
最近好几天没有写下只言片语,并非是因为无话可说。而是想说的太多太多。。。
今天早晨在吃饭的时候,和二妞就争论了起来。她的中文不是那么好,但是仍然尽力举些例子和我表明她的观点。
“你今天中午网课下课后,还是要和我一起到后院跳绳,你跳,我看。”我对二妞说。
“不,我要出去跑步。我们体育老师说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蒙村红山玉日记之五(行动中的城)2020/03/17从早晨就没来由的下起雪来,虽然每年这个时候,我们这里都会下雪,但是今天的雪还是感觉到不一样。雪花在天上飘,好像漫无目的的旅人一样,不知道何处是家乡,何处是正确的落脚处。而我的思绪如雪花一样,在室内也紊乱着。早晨一睁开眼睛,自然是拿起手机看微信,看网络。市里最著名的男校突然出现了病例,没过多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从窗向外望去,残雪仍未消融。街道上空空荡荡,连狗叫声都听不到。平日里门口小公园到处跑的松鼠也没了踪影。连这些小生灵们都躲了起来。外面静的让人不禁心烦意乱。
遥远的美国,不远的省内,我都在装着出口的货,但是我又不能亲自去看。只好在家里守着电脑,更新着邮件。心里却始终也不能落地。
吃过午饭不久,看网上新闻,魁省病例已经上升到50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16 05:48:44)
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三月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可是我们的魁北克还到处是残存的白雪,青草都在雪下面憋着劲儿等待复苏。醒来的先生第一句话就问我“特朗普测试阳性?”,我回复说:哪个报纸报人家阳性?明明是阴性不是吗?他转发给我一个不知名的头条,上面的确写着川普阳性。这个世界从去年起就不太平,先是贸易战,焦灼了两年,总算签下了第一段协议。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15 04:59:44)
今天还是一样的大风天。窗前的树摇晃的比昨天还厉害。还没有完全起床的时候,侄女的视频邀请就发了过来。小外孙在咿咿呀呀的和侄女聊着天。母子两个欢喜着,我心里很是欣慰。这一年对我们家族来说,有了很多的磨难。弟媳妇没有熬过这个春天,虽说我不经常回国,和她多聊多见面。但是我们姐妹的情谊一直都很好。她的不幸离开,给全家人带来了忧伤。想到这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14 13:46:33)
秋序2019/09/05 冷雨逢时节,临窗影入神。 黄蜂逐落蕊,粉瑰曳浮尘。 瑟瑟秋风起,莹莹玉露频。 笙箫寒夜话,赠予远征人。 游趣2019/09/05 树静湖清水鸦鸣,岸边知了闹声声。 舒心更觉风光好,湖畔凝眸赏落英。 《捣练子》晚秋2019/09/12 云戏月,雾成霜。蝶恋果香逐远方。友指西园相对望,举杯欢饮悦他乡。 秋日车中眺远山有感2019/09/12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14 13:20:59)
秋天魁北克的枫叶有着千娇百媚的模样,每一个当地人,每一个外来的游人,无不被枫叶的美所折服和倾倒。电视里,电影里,人们的相册中,人们日常交流的微信朋友圈中,到处都洋溢着一片片大好的秋色,赤橙黄绿青蓝紫染红了人们的视野,也璀璨了人们的心灵。世间绝大多数人都喜欢看绿成茵,彩叶斑斓的树们。可是又有谁人注意到那些落光了叶子的秃树之美?没有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14 13:20:00)
去年回国出差,抽空回老家看望父母,我又特意去看了老宅,老宅还在那里,破破烂烂的,但是仍然挺拔的矗立着。院子里多年前的那棵老杏树早已没了踪影,母亲说那棵树死了,老枣树还在。一年能结百八十斤的红枣,母亲说我品尝到的醉枣就来自于老宅的那棵树。此时父母年长,也没有精力再对老宅做什么改造,但是也没忍心拆它。在父母的心里,老宅有着同样难以割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03-14 13:19:00)
女人牵了两条狗走进了大厅,一黑一花,排在队伍的后面,窗口的柜员只有两个人在办理业务,队伍前行的缓慢,玉儿就在队伍中查看着手机里的邮件,装货的集装箱出了问题,一卷四吨的纸上去,还没等站稳,集装箱的地板嘎吱一声裂了,这是仓库那边传来的信息,仓库说货柜质量不好,货车司机说仓库叉车工没有当心,玉儿夹在中间,想着如何解决燃眉之急,队伍的后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14 13:17:54)
2008年那一年,冰来到蒙城已经有5年了,五年来,家里又添了一个小妞,三口之家变为四口之家,是时候带孩子回国见见家里的亲戚了,家族里已经有好些年没有新成员诞生了。计划很快就付诸于行动,冰定了三个人春暖花开时候的航班,冰的先生不得不接着打工,以便赚取养活全家的生活费用。这5年间,冰和她的先生都还没有找到可以称得上很体面的白领工作。但是好在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