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08-01 16:02:28)

我家的这只猫算是一只户外猫,每天早上7点多放出去,12点多回家就不准出去了,偶尔出过状况,他12点多没回来,那就得到4,5点才回来。我们大概知道他会在哪里晃,不过并不能够准确的定位。上周六也就是7月24号,猫基本正常,早上出去溜一圈,后来他回家,我们出门。晚上我们到家,他还挺好的,睡觉前玩了一会儿。猫晚上在床上睡觉,早上发现躺在地板上面,当我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07-23 13:50:04)

加拿大BC省2014年有一个非常严重的矿尾坝事故,MountPolleyMineDisaster。事故的起因根据事后调查是因为工程师在大坝基建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地下冰川泥沙层,造成了因为大坝结构上强度的不足而坍塌(Aninvestigationintothecauseofthespillrevealedmineengineersfailedtoaccountforglacialsiltunderneaththetailingscontainmentpond,leadingtostructuralinsufficienciesthatcausedthedam’scollapse.)。 事故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周一看到朋友圈的各种暴雨贴,我还没当一回事。下暴雨排水不及时在郑州的夏天是常态,但很少说是像前两年北京一样水漫车顶。
没想到周一晚上同学群里就有人提醒不要出门,危险。后来有朋友发来地铁五号线的视频,乘客困在地铁里面,水已经漫到胸口,手机好像还有信号,他们在讨论报警求援,知道了后面的结果再看这段视频,真的是揪心。
赶紧在同学群里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1-07-11 09:07:09)

终于,第二针疫苗也成为了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看着透明的液体不到一秒钟就被扎进了我的胳膊,医生熟练地拿起一张小的医用胶布贴针口上,示意我可以走人了。 坐在大厅等了15分钟,查查手机,没有Wi-Fi,这待遇,没鸡蛋没抽奖也就算了,好歹给个免费的Wi-Fi吧。 朋友说我太积极了,要是能等到九,十月份,该打的都打了,剩下的,政府就有可能采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1-07-04 13:25:15)

有一次同事聊天说都喜欢啥运动,有喜欢打壁球的,也有喜欢打篮球的,还有喜欢啥都不动的。虽然喜欢的各有不同,可是当他们说起不喜欢的就一个:跑步。为啥呢,他们一致认为无聊。我想了想,好像跑步和他们那几项比起来似乎是有点无聊,没有冲撞,也不需要有队友,甚至说都不需要场地,的确是一项没有入门限制的孤独的运动。 我是一个挺喜欢热闹的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1-07-01 16:21:38)

这几天我的心情比较好,既不是因为安省疫苗供应充足,也不是因为加拿大政府终于认识到了历史上的错误采取了积极面对的态度,而是因为我家以前的邻居卖房了。 这位邻居是我家五年前的芳龄,不过小城市,我们虽然搬走了,她家的消息还是有所了解。 这邻居是一位孤独的老太太,一般孤独的老人无论是老头还是老太太脾气都会比较古怪,她也一样,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21-06-30 12:27:39)

我家门前这条路叫木蔷薇街,这只猫在我家住了一年多后基本上就变成了木蔷薇街的名人,就是一些拒绝社交的邻居也知道街上会偶尔有一只灰色的猫游荡。 说句良心话,我是真心不想开门放猫的,在家里当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是当年对这只猫的期望,可惜随着年龄的增长,猫自带的基因显示出来强大的力量,每天蹲在门口各种叫,如魔音贯耳。有时候我们终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6-06 15:24:43)
第一个是带口罩。口罩问题无需质疑,应该是covid期间最为戏剧化的一个现象了。最初世卫,西方国家的最高医疗长官都言辞凿凿地说带口罩不能减少被传染的风险,公众无需带口罩。这个说法得到了西方社会大部分民众的支持,也造成了少数华裔带口罩出门被攻击。 可是后来政府又跟着世卫建议大家带口罩,网上出现了各种教做口罩的视频,还有推荐各种可以用来替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06-04 09:16:45)

刚才上Google查东西,发现今天的GoogleDoodle是一条黑丝带,没找到Google关于这条黑丝带的解释。 加拿大这一段新闻一直在报道关于BC省的一个原住民儿童住宿学校发现了215具孩子的尸骸的新闻,最小的才3岁。这可能是加拿大历史上最不光彩的事件之一了,把原住民的孩子强制带离他们的家庭,通过住宿学校来实现同化,这个政策除了留下罄竹难书的罪证以外,没有对历史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6-02 02:50:23)

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白银马拉松”)到今天已经过去12天了,从刚开始听到的震惊,不敢相信到现在的心痛,惋惜,已经过了12天。 逝去的生命里有一位中年女性,张凤莲,文学城有一位博主写了一首诗悼念她,看完有关她的简介后我很伤心,还有一点点愤怒,虽然我知道这点愤怒除了对我的心脏和血压有点影响外,可能没别的用处。 张凤莲,50岁,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