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 63

ICU 护士看人生最后岁月
博文
COVIDicu护士一天工作纪实:
早晨7:00接班,接管了全病区最重的病人。病人全家感染了,这是最重的一个。刚过的晚上病人几次差点就不行了,接班时病人一共有九种药物静脉持续输液,而且每种药物都到了最大剂量,加上其它尿管,肛管,呼吸机管道,胃管等,而且病人完全是俯卧位。病情极度不稳定,其中有一种升压药只要有停30秒,血压立即降到立即降到40多。早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COVIDicu护士一天工作纪实:
早晨7:00接班,接管了全病区最重的病人。病人全家感染了,这是最重的一个。刚过的晚上病人几次差点就不行了,接班时病人一共有九种药物静脉持续输液,而且每种药物都到了最大剂量,加上其它尿管,肛管,呼吸机管道,胃管等,而且病人完全是俯卧位。病情极度不稳定,其中有一种升压药只要有停30秒,血压立即降到立即降到40多。早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0/2/2019.今天是我的中国农历生日,早上七点上班,总交接班的时候,夜班直播护士长报告:有一个最重的病人,刚刚38岁,昨天因为吸食海洛因过量,入住我科。尽管四种最强的升压药静脉持续点滴,都用到了最大剂量,但病人还是没有血压,没有自主呼吸。在呼吸机上。我们都是自己选assignment(也就是事先根据病人轻重缓急搭配好,然后护士根据自己情况选病人)。因为这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