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城娘子説故事

旅美華人,說故事,發感慨,学歪嘴和尚念幾句正經。
博文
(2020-01-23 19:52:08)
再谈败家娘们邱明自从《败家娘们儿》发表之后,很多留言,也有很多电话。朋友问我为什么要自毁形象,其实形象无论是自毁还是他毁,都是毁不了的。我之所以写这些东西,初衷是因为装蒜装得太久,老是这么端着很累。早在国内的时候,我有一些私人的事情想要处理,跟领导请假,但是单位的领导不同意,我问:“为什么别人可以,我不可以?”回答是:“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0-01-15 22:25:58)
败家娘们邱明这个征文活动,似乎大多数人都是写自己的幸福生活。我这个人有个毛病,自曝糗事,所以想说一说我是怎样败家的。用咱们国内经常流行的一句话是,我就是一个败家的娘们。对于金钱,我觉得全世界的人应该都差不多,真正视金钱为粪土的,我总觉得是说说而已,即便是说,也让人觉得相当矫情。但是对于一个家庭来讲,如何处理金钱关系,确是维系的根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19-12-19 16:38:17)
你确定要吗?邱明
人类研究生死,和研究其他各种未知的事物一样,也有著相当长的历史了,直到现今,人类已经破译了DNA,我们读书的时候,知道染色体,它是细胞核中容易被碱性染料染成深色的物质,生物老师一直告诉我们,人类的遗传密码,存在于染色体上。后来举世欢呼,人类破译了遗传密码,知道了染色体是由DNA和蛋白质两种物质组成;DNA是遗传信息的载体,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18 18:39:49)

他变成了穆斯林邱明我先生Chris是生长在天主教家庭的,从小都是在主日学里面度过周末。在他的想法里,信奉上帝、有事求告上帝,那是非常自然的事情。记得有一次,他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询问之下,知道他公司裁员,他是担心自己被裁。他拉着我到了一间教堂,我说:“你看清楚了吗?这是东正教的教堂!”他说:“都信同一个上帝!只是划十字的方法不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19-12-06 08:13:24)

嫁给了字典 左起:汉武帝、婆婆Mary、作者邱明、Chris 1989年,来到洛杉矶,因为某些原因,本打算几个月就回国去的,却回不去了。只有$45.00,为了能够活下去,就必须工作。英文是一句不会说的,上学没钱,要糊口也没时间。自己是举目无亲,没人帮忙。有人说: “要不然这样吧,你每天晚上到酒吧去,在那可能会碰到一些人。不要去那种音乐震天响的夜总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10-24 19:05:58)
不送不送生下来时,不叫不送,他长得好,白白胖胖、安安静静的。人人都说这孩子真好看。爸爸妈妈万分宝贝,取了个名字叫天送,可是到了三岁,还不会说话,医生说他是自闭症,智力会不高。爸爸不高兴,不想要他,要把他送去福利院。妈妈坚持要留下他,说无论怎样,也要好好地把他养大,还给他改了名字,叫不送。爸爸总想再要个孩子,妈妈却说没有精力再要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0-06 23:15:36)

秘密这是一个机会,在大家一起谈茶的时候,我终于可以把一个藏了几十年的秘密说出来了。这个秘密就是:我根本不懂茶,物理上不懂茶性,生理上不懂茶味,人文上不懂茶文化。从初中起,我就一直在装,装作很懂,因此很高雅,这一装就装了几十年。心中一直惴惴,自己端着也着实累,今天有这个机会把压了快一辈子的“雅士”帽子摘了,尽还我下里巴人的本来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9-29 17:07:05)
五十三斯蒂夫痛不欲生,这时有人跑去调仪器,但是仪器不够用,那女人拖着伤腿爬到仪器车跟前,以头碰地哀求,终于调来了扩张仪和顶深机,桑可儿被救出来了,一根尖利的木头,穿进了她的胸膛,人还活着,面色灰白,没有半点血色,见了斯蒂夫,伸着手:“baby?妈咪?”那女人抱着孩子,跪在可儿面前,可儿摸了摸孩子的脸,又指指女人的腿,“快治疗。&r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9-24 17:09:12)
五十二“这是桑可儿。我的朋友。”春娇把可儿介绍给她的新男友。“我是麦可!”那男朋友说。“你好!”桑可儿说。打量了一下这个麦可,高、富、帅。一身名牌,卷曲的头发,浑厚的嗓音。谦恭有礼,魅力十足,心里暗想,“难怪春子舍了小罗和那个老美。”三个人闲聊时,麦可频频说出既幽默又不失高雅的段子。只见春娇充满欣赏和崇拜地附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16 16:20:42)
五十一桑可儿为《旅美华人发展史》的一篇稿件来到赌场,与华裔老板核实一些细节,谈完了之后,向停车场走去,有几个人,身着员工制服,一边走一边说说笑笑,当中有两个女孩子,笑闹起来,不小心撞到了桑可儿。而桑可儿也刚好边走边看记录,两个人都摔倒了。那人连忙道歉,并且对其他的人说:“你们先走吧!我带这位小姐去警卫办公室做个笔录。”“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