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t

听一段文字,
听一首歌...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所生长的地方》文:沈从文诵:陆洋
拿起我这枝笔来,想写点我在这地面上二十年所过的日子,所见的人物,所听的声音,所嗅的气味,也就是说我真真实实所受的人生教育,首先提到一个我从那儿生长的边疆僻地小城时,实在不知道怎样来着手就较方便些。我应当照城市中人的口吻来说,这真是一个古怪地方!
只由于两百年前满人治理中国土地时,为镇抚与虐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木心:爱这世上最好的》文:李娟诵:暗夜之声
初夏的乌镇,烟雨迷离,还有阵阵凉意。踏上湿漉漉的青石板路,走进小巷深处,去看望木心先生。
十三岁的木心,就在枕水而居的院落,听着乌篷船吱呀的摇橹声,几乎读完了手头所有的书。白发如霜的时候,他回来了,叶落归根,像少年时一样,住在古朴的小院里。品一杯龙井茶,尝一块定胜糕,和学生们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人没有不懒的》文:梁实秋诵:Bobo
人没有不懒的。
大清早,尤其是在寒冬,被窝暖暖的,要想打个挺就起床,真不容易。荒鸡叫,由它叫。闹钟响,何妨按一下纽,在床上再赖上几分钟。
白香山大概就是一个惯睡懒觉的人,他不讳言“日高睡足犹慵起,小阁重衾不怕寒”。他不仅懒,还馋,大言不惭的说:“慵馋还自哂,快乐亦谁知?”白香山活了七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五十岁后最好的活法》文:贾平凹诵:简宁
我今年五十岁,到了五十,人便是大人,寿便是大寿,可以当众说些大话了。
差不多半个多月的光景吧,我开始睡得不踏实,一到半夜四点钟就醒来,骨碌碌睁着眼睛睡不着。
我知道我是在老了。明显地腿沉,看东西离不开眼镜,每一个槽牙都补过窟窿,头发也秃掉一半。
老了的身子如同陈年旧屋,椽头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那些租来的房子》文:周云篷诵:江小北
平生第一次租房子住,是在圆明园福海边,一间朝北的小房子,比我的身体稍大些,能将就着放一张床,月租八十元。
那时,圆明园里多数房东还是农业户口,身上还保留些农民的淳朴。房东之间也是有竞争的,我们房东李大姐的宣传口号是:住进来就成了一家人。李大姐在公园里管船,可以免费划,所以我们那个院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李白醉了》文:水风诵:左旗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古往今来,可曾见如此可爱的诗人?天子是谁?李白醉了,醉了的李白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世界,一个美的王国。什么天子,什么王侯贵胄,都湮没在李白的酒里,幻化出这样一个任情恣性的诗仙,“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千古一醉,快哉李白!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6-08 13:17:15)


《中举人》文:丰子恺诵:Bobo
我的父亲是清朝光绪年间最后一科的举人。他中举人时我只四岁,隐约记得一些,听人传说一些情况,写这篇笔记。话须得从头说起:
我家在明末清初就住在石门湾。上代已不可知,只晓得我的祖父名小康,行八,在这里开一爿染坊店,叫做丰同裕。这店到了抗日战争开始时才烧毁。祖父早死,祖母沈氏,生下一女一男,即我的姑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6-07 07:40:24)


《神童》文:史铁生诵:Bobo
灯丝断了再接上,怎么会比原来还亮呢?明明两脚悬空地坐在大椅子上,望着头顶上的灯泡出神。他问过姥姥,姥姥说“那当然,还能比原来黑么?”他又问了老师,老师说“先把你的算术搞搞好,再说其它的!”算术!唉……明明只好先不去看那只灯泡,趴在摊开在面前的作业本上。8+()=20。加几呢?总不至于是加“15”吧?“八加几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故乡老屋的黄昏》文:敖玉琴诵:麦恬
在我的家乡,黄昏是从周遭的各个山峦顶上,向下缓缓落下的。落到我家老屋前的院坝里,已经像一张灰色的网。远处的山峰和人家皆不见了。我们的小院子里升腾起炊烟,一天就要结束了,更深的夜色正蹒跚而来。
我家的老房子,在我心中是有神和鬼及某些神秘力量的场所。说起来,如果童年时家庭和美,则关于童年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离骚(现代版)》文:余秋雨诵:GoOn
我是谁?来自何方?为何流浪?
我是古代君王高阳氏后裔,父亲的名字叫伯庸。我出生在寅年寅月庚寅那一天,父亲一看日子很正,就给我取了个名字叫正则,又加了一个字叫灵均。我既然有先天的美质,那就要重视后天的修养。于是我披挂了江蓠和香芷,又把秋兰佩结在身上。
天天就像赶不及,惟恐年岁太匆促。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