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t

听一段文字,
听一首歌...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阿坝妹子-山那边的云朵
那年你从崖上走过
风儿吹去,只看见你远去的衣角
一转身就没了踪影
只有那山藤,在转角处轻摇
山谷里仰着脸的黄花
在风中吹着轻快的口哨
怎么风越大心越荡
远行的脚步,在山壁上轻敲
山林的树尖上飘着雾的薄纱
风打着旋,摇晃着山径旁的小草
要把草棵里藏着的记忆
溶进白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10-02 14:02:07)


《异秉》文:汪曾祺诵:姚科
王二是这条街的人看着他发达起来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在保全堂药店廊檐下摆一个熏烧摊子。“熏烧”就是卤味。他下午来,上午在家里。
他家在后街濒河的高坡上,四面不挨人家。房子很旧了,碎砖墙,草顶泥地,倒是不仄逼,也很干净,夏天很凉快。一共三间。正中是堂屋,在“天地君亲师”的下面便是一具石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10-01 13:31:54)


《鸡毛》文:汪曾祺诵:姚科
西南联大有一个文嫂。
她不是西南联大的人。她不属于教职员工,更不是学生。西南联大的各种名册上都没有“文嫂”这个名字。她只是在西南联大里住着,是一个住在联大里的校外的人。然而她又的的确确是“西南联大”的一个组成部分。她住在西南联大的新校舍。
西南联大有许多部分:新校舍、昆中南院、昆中北院、昆华师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家过去年代的一只猫》文:李娟诵:Bobo
我们祖上几乎每一辈人都会出一个嗜赌成性的败家子。到了我外婆那一代,不幸轮到了我外公。据外婆回忆,当时破草屋里的一切家私被变卖得干干净净,只剩一只木箱一面铁锅和五个碗。此外就只有贴在竹篾墙上的观音像及画像下一只破破烂烂的草蒲团。连全家人冬夏的衣裳都被卖得一人只剩一身单衣,老老小小全打着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命若琴弦》文:史铁生诵:Bobo
第一章
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走着两个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后,两顶发了黑的黑帽起伏攒动,匆匆忙忙,象是随着一条不安静的河水在漂流。无所谓从哪儿来,也无所谓到哪儿去,每人带一把三弦琴,说书为生。
方圆几百上千里这片大山中,峰峦叠嶂,沟壑纵横,人烟稀疏,走一天才能见一片开阔地,有几个村落。荒草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9-21 12:16:33)


《脚印》文:王鼎钧诵:Tony
乡愁是美学,不是经济学。思乡不需要奖赏,也用不着和别人竞赛。我的乡愁是浪漫而略近颓废的,带着像感冒一样的温柔。
你该还记得那个传说:人死了,他的鬼魂要把生前留下的脚印一个一个都捡起来。为了做这件事,他的鬼魂要把生平经过的路再走一遍。车中、船中,桥上、路上,街头、巷尾,脚印永远不灭。纵然桥已坍了,船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是一个零》文:苏叔阳诵:MvMvM
录音机是好东西。它可以使一切想不朽的人获得精神的满足。他可以死去,而他的声音却可以超越他朽腐的骨灰而长存。想想吧,当至亲骨肉都不再记起死者的时候,只要装上那么一盒售价四元五角的录音带,揿动按钮,就可以听见死者的侃侃长谈或低吟浅唱,这是够多么有意思的事情。
可是录音机所包含的这神秘而庄严的意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孔乙己》文:鲁迅诵:李立宏
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四文铜钱,买一碗酒,——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碗要涨到十文,——靠柜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买一碟盐煮笋,或者茴香豆,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文:鲁迅诵:Tony
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叫作百草园。现在是早已并屋子一起卖给朱文公的子孙了,连那最末次的相见也已经隔了七八年,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但那时却是我的乐园。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成人不自在》文:朱天心诵:Bobo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完全不敢感慨,虽然那正是自己或身边友人有很多人事变幻沧桑之际,所以总歆羡别人怎么能自自然然地过活长大,顺适地去踏上人生的一个个阶段,而自己却似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又仿佛胸前别了一个名牌,上书“女作家”或“文人雅士”,临事必须挤出一些对人生的诠释或冷然以观——极可耻的。
高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