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t

听一段文字,
听一首歌...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清塘荷韵》文:季羡林诵:GoOn
楼前有清塘数亩。记得三十多年前初搬来时,池塘里好像是有荷花的,我的记忆里还残留着一些绿叶红花的碎影。后来时移事迁,岁月流逝,池塘里却变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再也不见什么荷花了。
我脑袋里保留的旧的思想意识颇多,每一次望到空荡荡的池塘,总觉得好像缺点什么。这不符合我的审美观念。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喜欢》文:张晓风诵:肖玉
我喜歡活著,生命是如此地充滿了愉悅。
我喜歡冬天的陽光,在迷茫的晨霧中展開。我喜歡那份寧靜淡遠,我喜歡那沒有喧嘩的光和熱,而當中午,滿操場散坐著曬太陽的人,那種原始而純樸的意象總深深地感動著我的心。
我喜歡在春風中踏過窄窄的山徑,草毒像精緻的紅燈籠,一路殷勤的張結著。我喜歡抬頭看樹梢尖尖的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追梦的鱼》文:风吹馨兰诵:GoOn
游弋在深蓝的海,无垠的碧波中,你是一条追梦的鱼,用世世代代沿袭下来的,与海共舞的诚念,捧起拳拳赤心,情系一脉,摆渡一生。
当海用憨憨的笑容拨弄风羽的时候,你的梦也是恬淡的,有着仲夏夜风携来的荷香,更有着烟雨古巷漫撒的清韵。海偶尔邀来的一线微光,便可以让你周身剔透,于是,那些有关柔情的词,流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只有云知道》文:碑林路人诵:江小北
云起了,云又散了。
风来了,风又走了。
夕阳从云层里渐渐浮出,又悄然隐去……
我坐在山顶,看夕阳落山,山顶上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地,草地里开满了各色的花儿,我就坐在草丛中凝望着远方的山。身后有音乐从车厢里传来,隐隐约约的神秘而安详。
我像一个跋涉了很久的旅人,独自在风中流浪,偶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末班车的乘客》文:木心诵:Bobo
长年的辛苦,使我变得迟钝:处处比人迟一步钝一分,加起来就使我更辛苦——我常是末班车的乘客。
也好,这个大都市从清晨到黄昏,公共车辆都挤满了人。排队候车,车来了,队伍乱得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青壮者生龙活虎抢在前头,老弱者忍无可忍之际,稍出怨言,便遭辱骂:
“老不死!”
最深入浅出的反唇相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沈园的故事》文:夏雨清诵:候焜
一个宋朝的园林,能够一代代传下来,到今天还依然有名,也许只有绍兴的沈园了。沈园的出名却是由一曲爱情悲剧引起的。诗人陆游和表妹唐琬在园壁上题写的两阙《钗头凤》是其中的热点。
陆游也许是宋朝最好的一个诗人,但肯定不是一个值得唐琬为他而死的人。
表妹唐琬是在一个秋天忧郁而逝的,临终前,她还在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安静的颜色》文:段奇清诵:江小北
周国平说:“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安静,是因为摆脱了外界虚名浮利的诱惑;丰富,是因为拥有了内在精神世界的宝藏。”
因他的这句话,我则想到了:安静之所以丰富,是因为安静是有着颜色的。
也许有人认为,说安静是有颜色的,那么它就是黑色的了,因为夜色沉沉时最安静。不是这样的!周国平早就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说和做》文:臧克家诵:姚科
“人家说了再做,我是做了再说。”
“人家说了也不一定做,我是做了也不一定说。”
作为学者和诗人的闻一多先生,在30年代国立青岛大学的两年时间,我对他是有着深刻印象的。那时候,他已经诗兴不作而研究志趣正浓。他正向古代典籍钻探,有如向地壳寻求宝藏。仰之弥高,越高,攀得越起劲;钻之弥坚,越坚,钻得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子夜昙花》文:张错诵:环佩叮咚
恩师过世。其子邀我去拿些物品,留作永久的纪念。于是,我去他家搬回一株昙花。
也许是对老师的感情难以割舍吧,总觉得世间万物,包括花魂鸟魄,冥冥中可以沉默交流。人离开了,见不到了,但他在我心中,于是便存在。
昙花搬回来,静静紧靠屋檐下数月。自春入夏,人花无语,岁月无声,只有偶然翠绿,显示出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窗前的树》文:张抗抗诵:Tony
我家窗前有一棵树,那是一棵高大的洋槐。
洋槐在春天,似乎比其它的树都沉稳些。杨与柳都已翠叶青青,它才爆发出米粒大的嫩芽:只星星点点的一层隐绿,悄悄然绝不喧哗。又过了些日子,忽然就挂满了一串串葡萄似的花苞,又如一只只浅绿色的蜻蜓缀满树枝——当它张开翅膀跃跃欲飞时,薄薄的羽翼在春日温和的云朵下染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